2012-08-16(Thu)

赤坂達三專訪(下)

作曲家彼此之間的關係也是法國音樂的魅力之一

 

採訪:

您喜歡哪些法國音樂的作曲家呢?

 

赤坂:

我喜歡的法國作曲家非常多。在法國的近代音樂中有拉威爾與德布西,以這兩位作曲家為中心的話,在他們之間則有薩提(Erik Satie)。我最喜歡的就是這三位作曲家的作品。而在音樂上接受薩提建議指點的六位作曲家集合起來組成「法國六人團(Les Six)」,這六位作曲家的作品我也非常喜愛。而在它們之後衝入現代音樂前到梅湘為止的法國作曲家們也非常棒。

 

拉威爾或德布西的樂曲雖被稱為印象主義音樂,其實這是從繪畫上的「印象派」得來的名稱。由於馬諦斯(Henry Matisse)、莫內(Claude Monet)、哥雅‧路西恩斯特(Francisco José de Goya y Lucientes)和高更(Paul Gauguin)等新作風的畫家被稱為印象派(譯註:其實哥雅‧路西恩斯特並不是印象派的,赤坂可能有點誤會),而某雜誌的記者也拿這個名詞來形容作曲家,從此也跟著有了印象派音樂的名稱。但對於法國六人團就被稱為「反印象派」音樂。這六個人是迪雷(Louis Durey)、奧乃格(Arthur Honegger)、米堯(Darius Milhaud)、塔耶芙爾(Germaine Tailleferre)、奧里克(Georges Auric)、以及普朗克(Francis Poulenc)。其中塔耶芙爾是女性作曲家,而奧里克則是因為替好萊塢寫電影配樂而非常有名。至於奧乃格,其實是瑞士人,曾經崇拜過華格納呢。不過,法國人一般來說很討厭華格納,所以他只好隱藏這個喜好來進行作曲活動。

 

採訪:

在法國樂曲中,聖桑的單簧管奏鳴曲也是很重要的曲目呢。

 

赤坂:

聖桑是和德布西勢不兩立而非常有名。聖桑是所謂的保守派,所以據說非常不認同創造出新音樂作曲技法的德布西。但由於他非常長壽,所以他在保守派上的主張到了晚年也有部分開始動搖,這就是聖桑音樂的有趣之處。另外安利‧哈伯(Henri Rabaud)這位作曲家也是有名的保守派,甚至被稱為「現代樂派之敵」。在知道這些作曲家的主張或關係後,就會對音樂抱持更深入的興趣喔。

 

另外對於單簧管演奏家來說一定知道的「短歌(canzonetta)」之作曲者皮耶爾聶(Gabriel Pierne)平常主要的工作是音樂指導,另外他也以身為「達夫尼與克洛伊」、「火鳥」等作品首演的指揮者而著名。

 

 

法國音樂是要照譜演出的音樂

 

採訪:

您認為法國音樂的特徵是?

 

赤坂:

法國音樂的代名詞就是「洗鍊」。所謂的洗鍊,指的就是優雅而中庸(不是僵硬而是調和)的狀態。再來就是非常纖細。所以不能有太過誇張的表現。這裡要怎樣、那裏要怎樣的誇張演出,在法國可是會被批評的。演奏音樂就是必須要中庸、洗鍊才行,這也是法國音樂中最困難的地方。

 

 

採訪:

在音樂上以及對演奏者自身來說,要一直要保持著纖細中庸的表現,應該是非常辛苦的吧?

 

赤坂:

真的很辛苦。所以我常常想這怎麼可能嘛(笑)。不過,這就是法國人。這也是法國人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我猜啦)。

 

採訪:

演奏法國音樂時需要注意甚麼呢?

 

赤坂:

對於單簧管樂曲來說,總之一定是音符非常多的。也因此,越是近代的曲子,就越得好好練習。雖然如此,其實這樣卻非常簡明易懂喔。之所以這樣說,法國音樂會把樂曲各處該怎麼演出全部都會寫得清清楚楚,所以只要照著樂譜演出就對了。而且基本上,也不能做出樂譜上沒寫的表現出來。

 

我把以前在日本練過的法國樂曲拿到法國上課時,一開始就被老師批評:「日本人真是不懂法國音樂,樂譜上不是都寫了要怎麼吹了嗎?所以不要亂吹樂譜上沒有的表情出來」。好比說,如果樂譜上沒有寫要漸慢,就不能奏出漸慢的效果出來。總之就是不能自己隨便加東西進去。而且,即使是照譜演出,還是會有演奏者自身的音色與樂句感覺出來,並不等於是要你像機器一樣地照樂譜指示演出。只是要你演出樂譜上寫的東西就好,這樣說雖然是很簡單,但做起來也相當難。

 

相反地,德國音樂從古典時期到浪漫樂派時期為止,在樂譜上卻沒有太多的指示。雖然還是會有「快板」或是「熱情的」這種大方向的標示,但卻不太會寫要載哪裡漸慢或樂句的分句等比較細微的說明。所以如果在學生階段只吹法國音樂的話,看到貝多芬或布拉姆斯的樂譜時可能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德國的音樂,是講究傳統的繼承。好比說,你必須一面去學習「布拉姆斯是這樣說的所以必須要這樣詮釋」,一面又必須自己去思考該怎麼構築音樂的表現,這樣不是反而更難嗎?

 

採訪:

也是就說對於樂譜的想法是不一樣的囉。

 

赤坂:

沒錯。看到法國的樂譜與德國的樂譜時,絕對不能用同樣的吹法來演奏。如果能思考過德國音樂與法國音樂的不同之處,就能醞釀出不同的音色出來。不過如果把法國音樂一定要這樣、而德國音樂就一定不是這樣當作結論的話,我也覺得不太好就是了。

 

我要開始教音樂了!

 

採訪:

赤坂先生至今為止錄過了非常多的法國樂曲呢。您對過去灌錄專輯中那首曲子印象最深呢?

 

赤坂:

在「懷念巴黎(Hommage a Paris)」這張專輯中,我灌錄了以法國音樂為中心的單簧管樂曲,但其中我最希望大家能欣賞的卻是聖桑的雙簧管奏鳴曲的單簧管改編版。過去應該有人用單簧管錄過這首曲子的第一、第二樂章,但連第三樂章都一起收錄的錄音這應該是第一次吧。雖然這第三樂章非常難,但我還是很努力地錄完了(笑)。另外我在「莫札特單簧管協奏曲」這張專輯中,也吹過莫札特雙簧管協奏曲的單簧管版本。其中的裝飾奏演奏是非常符合我的風格,如果大家能聽聽看的話,我會非常開心。

 

另外「夜宴之夜」這張專輯中,請大家一定要聽一聽弗朗賽(Jean Francaix)的「主題與變奏曲」,這可是我完全照譜的詮釋喔。另外,達瑪斯(Jean-Michel Damase)的單簧管和豎琴奏鳴曲,在這張專輯中作曲家可是為了我而特別改寫成單簧管和鋼琴合奏的版本。

 

至於「巴黎之門(Porte de Paris)」這張專輯,則是以巴黎印象為主題請作曲家寫作的流行風格新樂曲集。

 

採訪:

對於想要演奏法國音樂的人來說,您建議從甚麼曲子開始演奏看看會比較好呢?

 

赤坂:

我建議可以從剛才談到的皮耶爾聶之短歌開始。這是首非常短的小品,我也曾在高中時吹過。但還是要請大家務必照著樂譜演奏喔。

 

採訪:

聽說赤坂先生您從今年四月開始要去廣島伊莉莎白音樂大學擔任教職了是嗎?

 

赤坂:

是的。我雖然是在1992年出道的,但到現在為止都一直在從事演奏的活動,完全沒教過學生。今後我也想要好好進行教學的工作了。以前我常常被問到:「該要去哪裡找您上課?」現在可以回答:「來伊莉莎白大學的話,就可以跟我上課囉」。我也很期待能和新生們相會呢。

 

雖然以後我也會從東京搬去廣島住,但本來我的演奏工作就是去日本各地或是海外演出,所以我想不管我把據點搬去哪,對於演奏活動來說應該也不會有很大的影響。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818.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