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2(Sun)

菲利浦‧貝侯專訪(下)

採訪:

您身為巴黎管弦樂團的一員,而且也以獨奏家的身分活躍著,另外像是木管五重奏或重奏等演奏活動也非常多,您認為不同的演奏型態需要注意的地方是否也不一樣呢?

 

B:

不論是哪一種演奏型態,樂曲與音樂廳的大小規模等種種條件都不一樣,所以必須配合這些條件差異來演奏。在這些不同的條件中演奏是不得不調整改變的。在室內樂中,常常會在和整個管弦樂團不一樣的小型音樂廳演出,當然就和管弦樂演奏時需要製造的共鳴效果不一樣。在和巴黎管弦樂團團員共組五重奏時,因此彼此非常熟悉,所以只要經過一次彩排就知道要怎樣調整,可說是一種優點呢。

 

 

希望能挑選更多不同的作品來增加音樂上的知識

 

採訪:

貝侯先生您本身也是巴黎音樂院的教授,有沒有那種在世界屈指可數的高水準音樂院教導優秀學生的壓力呢? 另外您在教導學生時,有怎樣的感覺?

 

B:

我拿到巴黎音樂院的教職,也才不過是三個月前的事,這是接替阿希農(Michel Arrignon)先生的位子。在學生之中,會聽到因為我擔任教授而感到滿足的聲音出現,這讓我很開心。教學時,有時是我建議學生要上那些東西,有時則是學生自己拿著想上的曲子來上課。我認為這樣的氣氛非常好。

 

我感覺到法國年輕學生的問題是大家都是技巧上非常優秀的學生,但在音樂上擁有深厚知識的人卻很少。也是因為這樣,我建議不要花好幾個月來練一首曲子,而是去學習更多的樂曲。

 

採訪:

很感謝您說了上課的內容,那麼實際上課是怎樣的情形呢?

 

B:

我上課時會有助教幫忙,所以學生是和助教一起練習音階和練習曲。我雖然是負責上實際的樂曲,但並不是要學生把曲子練完美了才來,大致是要他們在上課時,如果到了能和伴奏合起來的程度時,就會請他們開始練下一首曲子。一首曲子的一個樂章不會持續兩週以上。因為不做長時間的練習,所以如果有需要而回頭重練某首曲子時,往往就會有新的發現。

 

另外我也會建議他們做些新的嘗試,好比說我會請他們寫寫看以帕格尼尼主題為題材的練習曲。寫好之後再請他們用所有不同的調性來背譜演奏。當然,除了帕格尼尼以外的曲目或是甚麼樣的練習曲都好,反正就是請學生寫出可以吹奏、應用的短小練習曲。然後把這個練習曲背起來,用所有的調性演奏出來。接下來會請其他的學生也吹吹看這個練習曲,請他們說出自己哪個調性比較差,慢慢地就不會有調性造成的順或不順的問題,而能獲得非常大的效果。

 

採訪:

練習曲或是其他方面的曲子上有沒有甚麼規定一定要吹的?

 

B:

沒有甚麼特定的曲子,有時會上比較旋律性的練習曲,有會上炫技而以技巧為主的練習曲,行是非常多變化。雖然有很多學生希望能上練習曲的課,不過能進到巴黎音樂院的學生基本上都已經很厲害了,所以與其再吹練習曲,我希望不如讓他們多增加自己的曲目,讓他們能學到更多的作品。

 

希望能使用單簧管自由開心地表現

 

採訪:

貝侯先生您現在還會做些基礎練習等日常練習嗎?

 

B:

現在在樂團、重奏、獨奏或是上課中已經吹了非常多的樂器,包含排練或是正式演出在內,一天會吹個五到六小時。在這樣的狀況下,如果還在家裡吹些長音或音階,嘴就會累垮,所以我就不再做個人練習。除了練習以外,好比在排練或音樂會之後上健身房做做運動,或是去喝喝好喝的紅酒放鬆一下也是非常重要的。

 

所謂的音樂,從某些角度來看,可以說是和人的生活是一樣的。在樂團之中有時會被要求表現出非常纖細的部分,有時也會有即興式自由表現的機會。而單簧管這種樂器,有時可以看成是像變色龍一樣的樂器,根據需要可以做出嚴謹的表現,有時也能自由地演出。到了我這個年紀時,如果還要拼命去練練習曲的話,反而會把自己綁住了。所以我認為使用單簧管自由開心地表現出更加多樣性的音樂,對我來說是最好的。

 

採訪:

單簧管可以說是一種根據不同音域,很容易出現阻力差異或音色不平均的樂器,然而貝侯先生您卻具有全音域都很漂亮的音色,讓人感覺不到因為音域造成不平均的問題呢。

 

B:

多謝。不過我自己從來都不曾對自己的錄音滿意過呢。畢竟,我認為錄音只能聽到特定的東西而已。對於音色來說,不要因為音域而產生不平均的問題雖然非常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能做出各種音色的變化。我很懷疑錄音是否能讓人聽出這樣的變化。所以我還是比較喜歡現場演出。我認為在音樂會中可以聽到這樣重要的部份,而能讓聽眾感覺到演奏家想表現的內容。

 

我常常覺得必須要配合樂曲或場景而具有音色的柔軟變化。只是光去聽這些東西的話,並不能說是音樂真正的趣味。我唯一能說的是,在過去或現在的錄音時,有很多人會用類似蒙太奇的手法剪貼樂句來調整音色。不過,我不會這樣做。我大致上都是錄個兩三次,然後從中挑選一個錄音來用而已。為什麼我這樣做?就是希望能做出接近現場音樂會的CD。如果在錄音時,如果出現了過分強調現在是錄音的意識時,此刻的錄音就某種角度來看就失去了趣味性,所以要像實際的音樂會一樣能夠自由地表現出各式各樣的感情。為了盡量接近這樣的感覺,因此我不做剪接。也是這樣,希望大家能盡量來聽我的音樂會喔。

 

採訪:

最後可以請教您所使用的樂器設備嗎?

 

B:

我的降B調與A調都使用是賽爾瑪(Selmer)公司的榮耀型(Privilege)。吹嘴則是凡德倫(Vandoren)公司的B40 Lyre,束圈也是凡德倫公司的M|O鍍24K金版本。這些配件可能會因為不同的曲子而調整好比束圈之類的東西,但基本上我認為這是誰來吹都很適合的搭配。像我這樣的樂器與配備,也有很多學生在用,是我非常推薦的搭配。

 

採訪:

那簧片呢?您會為了調整而削整簧片嗎?

 

B:

我用的是凡德倫公司的V12三號半簧片,不過我從不修簧片。因為在法國有很多的簧片,如果簧片不好時,只要爽快地丟掉再去找新的就可以了(笑)。

 

===

 

菲利浦‧貝侯簡介:

 

畢業於法國巴黎國立高等音樂院。1997年開始擔任巴黎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除了古典音樂外,他也在克列茲默(Klezmer)音樂或爵士樂上活躍著,參與現場音樂會演出與CD的製作。他於2010年開始擔任賽爾瑪公司的顧問。現在則擔任巴黎高等音樂院的教授,進行指導後進的工作。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814.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