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0(Fri)

菲利浦‧貝侯專訪(上)

* 原文取自The Clarinet雜誌2012年春季號Vol.42

 

單簧管是一種像變色龍一樣的樂器

 

~菲利浦‧貝侯(Philippe Berrod)專訪

 

日文翻譯:大川信一郎(野中貿易,這是一家很大的樂器代理商,代理的公司有凡德倫公司等等,事實上台灣有些吹嘴也是透過野中貿易進口的)

不負責中文翻譯:Tony Huang

 

Phillippe_Berrod.jpg

法國單簧管演奏家菲利浦‧貝侯(取自網路,與其專輯唱片封面相同)

 

<前言>

 

身為巴黎管弦樂團的單簧管首席而活躍著、另一方面也舉行很多獨奏、室內樂演奏活動的菲利浦‧貝侯,目前也是巴黎高等音樂院教授(譯註:接替保羅‧梅耶的位置),已經是法國代表性演奏家的他,發售了一張集合了其母國近代單簧管作品的專輯「The Art of Clarinet」。去年(2011年)11月他來日本之時,我們就是試著採訪他,請他談談他美麗音色、多采多姿音樂性的秘密。

 

 

解決各種問題之後,才能開始自由地表現音樂

 

採訪:

貝侯先生您的音樂中,可以讓人感受到豐富的表現力。這樣的音樂性是怎樣培養出來的?

 

貝侯(以下簡稱B):

多謝您的讚美。我認為音樂這種東西最重要的就是「接受」。也就是說,不論是音樂的形式、構成與作曲背景都必好好接受入心中,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這首曲子是古典時期的?還是浪漫派的?是義大利的音樂、德國的音樂、維也納的音樂還是俄羅斯音樂?...等等。而且如果有了演奏上的技術問題,就必須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而練習。

 

在這之後,就要去找出作曲家是受到怎樣的啟發而作曲的原因。因為這些東西不會寫在樂譜上,所以為了豐富自己對樂曲的想像,這樣做是必要的。我認為像這樣的東西解決之後,演奏者才能開始自由地表現。也是這樣才能從許許多多的束縛中掙脫出來,用自由的想法來演出。因為同一首曲子可能有許多的音樂家演奏過了,如果還用同樣的演奏方式就太離譜了。

 

最重要的是,演奏者必須要解決各種問題,讓這首曲子真的變成自己的作品後,才能夠自由地表現出這首曲子。如果被樂器的技術問題給綁住的話,就會因為樂曲中吹不好的部份而搞得處處都緊張兮兮,是不可能在表現上有所進步的。雖 然我們當然不可能像一百年前的演奏家那樣演奏,不過在一百年前這首曲子被演奏之時,卻必須要意識到那個時代的感性,而用現代的方式表現出來,才能使每個人都為這首曲子而感動。我認為非得這樣去研究樂曲不可。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