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7(Thu)

吳清源棋談(38)

紅卍
 
吳先生接著說:「我二哥住在天津,因此打了電報通知他,他就來接我了。」
 
「二哥當時常在天津『庸報』報社社長李先生那裡出入,所以也把我介紹給李先生認識。李先生是紅卍的熱心信仰者,所以他就告訴我他加入紅卍的故事,也建議我一起信仰紅卍教。」
 
吳先生在天津認識了李先生,又知道了紅卍的教義,這就像吳先生所說的一樣,可以算是神示吧。吳先生在精神上的煩惱,也因為紅卍而獲得了解脫。就從那時開始到現在,吳先生持續了十八年紅卍教的信仰與修養。
 
也因此,如果要描述吳先生的內心,就必須先知道紅卍教是個怎樣的宗教;可惜我對紅卍教的教義也是一無所知。但若只根據請教吳先生紅卍的回答來寫,其實也很困難。另外,我本來以為吳先生是個很愛讀書的人,在戰前似乎也真的是如此;不過吳先生說書籍大多因為戰禍燒毀了,所以後來除了紅卍教的教典以外,就幾乎不太看書了。
 
「我的眼力不好,所以讀起比較小的字,其實是很辛苦的事。因為我左眼是遠視,右眼是近視,所以就算戴了眼鏡,眼睛也很容易疲倦。遠視和近視不是相反的嗎?所以我兩眼的視線其實是沒辦法在腦中合在一起的。」
 
譯注:想不到吳大國手也有弱視,真是令人意外。其實譯者我也有弱視,所以可以體會這種不便。我們家的將軍大人就常說我看電視時都只有用一隻眼在看。更令人驚訝的是這樣也可以橫掃棋壇,那如果眼力正常的話,不是更超凡入聖了?
 
和坂田八段的十局賽第一局時也是如此:
「很累吧?」我向吳先生打招呼時問道。
吳先生回答:「只要一看棋盤,眼睛就覺得疲倦。左邊是遠視,右邊是近視呀。」而吳先生並沒有戴眼鏡。
 
譯註:吳大國手和坂田榮男十局賽的第一局剛好是在這篇訪談同一時期所下的(1953年11月),結果是持白輸掉,所以我想川端先生才會藉著這個內幕來替大國手解圍吧。
 
在吳先生箱根的家中,他拿出了幾本紅卍的教典給我看,另位也示範了紅卍的坐法,即打坐的樣子。
 
我問:「如果只用一句話來解釋,紅卍是個怎樣的宗教呢?」
 
吳先生說:「簡單來說,就是『道慈』。也就是說,藉由神給予人類精神的重要根本,大家互相友好合作、維持和平,成為自然的型態。換句話說,就是只要能依循『道』或說是真理來回歸人類的本心,表現到行為上,就是『慈』,就是慈愛。」
 
總結起來,可以說回歸真理而修德就是『道』;心中懷有慈愛,並配合神示來救助世間就是『慈』吧。在吳先生給我看的教典中,還有著如下所述的文字,我想也許也可以顯示出紅卍的性格:「不拘泥黨派、非關政治、不限教別、也不論靈異,以不超過道慈的範圍為原則。」因此,與其說紅卍會是一種宗教派別,它似乎也具有真理探求會、修養團、甚至是慈善團體的一面。吳先生也這麼說:
 
「與其說它是一種宗教,不如說是真理的道院。所謂的真理就是道。就是要修習真理,並且要實行而將之顯現於世。既不偏於一宗一派,也不針對某一民族。所以我們可以在日本建起道院,也可以在美國蓋道院。基督教的人可以加入、佛教的人也可以。我們不會特別提攜某個宗派,卻也不會加以排斥。和日本的新興宗教相比,最大的不同點就在於紅卍並沒有教主。」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