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1(Fri)

[連載]讓你的棋敵痛哭懊悔的書(32)

填鴨式記憶知識,是目標業餘初段的學習法

 

此外,一天中與其想這個想那個地亂想,不如把像是趙治勳或藤澤秀行等喜好棋士一年份的棋譜拿出來擺一擺,把原來是要這樣攻擊、或是要這要治孤的方法背起來,相信棋力一定會有相當大的進步。

 

只不過用這樣的方法,即使能到達業餘高段的水準也進步不到職業棋士的程度。即便是僥倖到了職業級,了不起也不過是職業二流的水準。

 

最近在將棋的職業棋士中,也看到有很多人用這樣的方法來用功,我是一點也不會覺得不可思議。

 

之所以會這麼說,主要來是儘管你記了再多的職業棋士所使用的手筋與定石,以圍棋的之高達天文數字的變化來看,仍然只不過是其中非常小的一部份而已。這些變化也許偶爾在遇上類似的局面上可以發揮作用,但在其他的場合下就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了。我想這些現代教育填鴨式的惡弊,即使在圍棋與將棋上也會發生。

 

換句話說,就像許多有識之士所指責的一樣,現在的學校教育與其說是在追求學問,不如說是想盡方法把知識塞入腦中,然後再用學力檢定的方式來衡量學生到底知道多少東西。所以一流國中、一流高中、甚至一流大學中所教授的內容都還只是知識,而不是在教學生怎麼思考。說到現代日本的菁英層級的代表,仍然還是東京大學法學系畢業然後進入大藏省(譯註:相當於財政部)或日銀的那些人。但他們這些人的學習方法,其實和以圍棋業餘初段為目標的學習法非常的相像。

 

把職業棋士的手筋記起來、定石也背起來,重要的是要能活用。原因就在於如果只是死背的話,不管背得再怎麼牢,人生的能力就差不多僅止於此了。

 

真要說圍棋業餘初段和大藏省的這些人有甚麼不同的話,就是後者有高級官僚的頭銜,而產生出自己就能推動日本一國運作的自負心吧?這和跑去棋社露臉時可以說「我是初段」的心態,也不過就相差這麼一點點吧。

 

另一方面,我已經藉著我自身的經驗告訴大家該用怎樣的方法來達到業餘四、五段的棋力程度了。至於該怎樣學習才能突破最難的職業棋士程度呢?我想以將棋為例,稍微談一下我自己的想法。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713.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