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5(Mon)

奈迪克談布拉姆斯單簧管奏鳴曲(下)

用「黃昏的音樂」來形容布拉姆斯的音樂真是亂來

 

採訪:

常常有人說布拉姆斯的音樂是「黃昏的音樂」,您對這點有何看法?

 

N:

布拉姆斯的確是多愁善感型的人物,但如果因此就拿「黃昏」或「秋色濃厚」來形容他的音樂,就是亂來了。看看他的第一號單簧管奏鳴曲最終樂章等,就洋溢著節慶的氣氛,而同曲的第一樂章也標明為「熱情的快板(Allegro Appssionato)」就知道。雖說這首曲子的第二樂章是比較陰鬱風格一點,但全曲絕對不是憂鬱的作品。

 

我覺得人們的這種誤解,往往也同樣出現在莫札特的作品上。像莫札特的單簧管協奏曲也常被說成「帶有秋意的音樂(Autumn Piece)」。特別是這首曲子中優美的第二樂章由於是D大調的調性,也會讓人聯想到秋天。但莫札特在替這曲子編寫管絃樂分譜時,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壽命所剩有限;更何況這首曲子本來就是在他去世很久以前所寫的G大調樂曲(譯註:未完成的巴賽管協奏曲)所改寫而成的。

 

我認為在莫札特與布拉姆斯的這些單簧管作品中,其慢板樂章的旋律是特別優美好聽沒錯,但我認為這是單簧管這種樂器本來的特性所造就出來的。這兩位大作曲家就是感受到單簧管擁有的音色之最大魅力,才會在他們寫的單簧管作品的每個音中都加入不同的表情。這一定是樂器本身的優美特色造成的。

 

 

當時的演奏速度是變來變去的

 

採訪:

不過,據說布拉姆斯希望把樂曲的演奏速度交給演奏者自行決定,因此並未在樂譜上標註出每個樂章相當於節拍器的多少速度。也因此,他的作品往往會被演奏成許許多多的不同速度。例如他的單簧管三重奏作品114號的第一樂章開頭,速度記號雖寫成是「快板(Allegro)」,但通常聽到的演奏速度卻是比一般的快板慢上許多的速度。

 

N:

演奏速度本來就是個人的詮釋想法問題,所以的確可能用許許多多不同的演奏速度來演奏。如果把作品114號的三重奏第一樂章開頭想像成是序奏,接下來的部分才是樂曲的主要部分的話,那麼用比較慢的速度來做開場就是合理的了。

 

布拉姆斯有一位叫做法妮‧德伍士的女學生(也是克拉拉‧舒曼的學生),試著把布拉姆斯自己彈奏他的B大調鋼琴三重奏(Op.8)的速度紀錄下來,這首曲子在樂譜上把速度指定成「有活力的快板(Allegro con brio)」,但布拉姆斯一開始是彈成每分鐘六十拍的速度,然後到曲中強奏記號出現時才升到每分鐘八十幾拍左右的速度。

 

我也聽過據說是馬勒指揮的唯一錄音。據說是非常嚴格的指揮的他,在指揮莫札特的g小調交響曲時,卻也是用非常慢的速度開始,然後再慢慢加速上來。像這樣的節奏感,如果用我們現代人的角度來聽,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但也許對以前的音樂家來說,這樣才是自然的演奏方式呢。

 

採訪:

也就是說布拉姆斯本人彈琴時,速度也是變來變去的吧。

 

N:

不只是布拉姆斯這樣,而是當時的演奏都是如此。在二十世紀初活躍的英國單簧管名家查爾斯‧崛瑞帕(Charles Draper)也曾和倫敦弦樂四重奏灌錄過布拉姆斯的單簧管五重奏,如果聽過這個錄音,就會發現他的速度也是時時在變化的。在演奏不同的主題與樂句中節奏性的特徵片段時,就會用速度變化來表現之。像這樣的演奏,對於布拉姆斯時代是怎麼演奏的來說,是很重要的參考錄音。對我來說,雖然不會像崛瑞帕先生那樣演奏,但也理所當然地參考了不少他的想法。

 

我認為恐怕是錄音技術的發達,助長了大家要用固定速度演奏之習慣。在這之前的演奏家,對於演奏速度只能仰賴自己的記憶,而無法事後仔細核對。而且應該也有很多演奏家沒發覺自己想要演奏的速度和實際演奏出來的速度是不一樣的吧?舉例來說,有一個關於托斯卡尼尼的小故事就非常有名:他在最早錄過的貝多芬英雄交響曲中,在開頭的強奏和弦過後,就把主題一下加速演出來了。如果這是在彩排中發生的話,可以說他是一定會生氣的。但在一個偶然的場合中,他聽到了自己是這樣指揮的錄音後,他就不再頑固般地要求要遵循精確的速度了。(笑)。

 

也會演出穆爾菲爾德也吹奏過的舒曼作品…

 

採訪:

您好像常和以莫札特研究學者著名的世界性鋼琴名家列文(Robert Levin)一起合奏呢。

 

N:

以前也曾以古樂器合作過,並且和他合作灌錄過包含韋伯的二重大協奏曲(Carl Maria von WeberGrand Duo Concertant for Clarinet and Piano in E Flat Major, Op.48)與丹濟的單簧管奏鳴曲(Franz DanziSonata for Clarinet in B-Flat Major)在內的CD。現在每年也會在薩拉梭塔(Sarasota)音樂節中合作演出一次。他是非常棒的鋼琴家,也是一代鋼琴巨匠。

 

大島文子(奈迪克夫人):

就我來看,這兩位是非常相似的音樂家。有一陣子甚至連面貌都有點像,以至於查爾斯還甚至被觀眾誤認而要求握手呢(笑)。列文先生是講話速度非常快的人,所以甚至對我來說,都很難聽得懂他的英語。不過,這次列文先生也會在十月二十日於東京大學的安田講堂中舉行沒有口譯的演講(主題是莫札特與環境學)。

 

採訪:

這次的音樂會中這兩位演奏家除了布拉姆斯外,也會演奏舒曼的單簧管作品呢。

 

N:

我想穆爾菲爾德一定也在克拉拉‧舒曼鋼琴伴奏下吹奏過這些曲子。所以我認為也有使用歐騰斯坦那樂器的意義才對。而我們演出的是現在改訂過的原始版本(夜曲集=Soiree Stucke)。我覺得原始版本更美,但不知當初為何沒有出版?

 

現在的版本和原始版本差異最大的就是其中的第三曲。在原始版本中已經不像是單純的單簧管樂曲,在結尾處比較像是宣敘調式的風格。我認為這樣才像充滿創意的舒曼作風。在第二曲的最後,現行版是用鋼琴的兩個音來收尾,然而在原始版本中,並沒有這個小節,而是直接接入第三曲單簧管的開頭琶音樂句。而在原始版本的第一曲中也還有美麗的反覆樂段等等不同之處,我想這些都可以讓聽眾有些新的欣賞樂趣呢。

 

除此以外,我們還會演出克拉拉‧舒曼原來為小提琴所寫的浪漫曲。這是克拉拉‧舒曼年輕時的作品,但她很年輕時就放棄作曲的念頭,因此這也是她做曲生涯的最後作品了。從這首曲子中,我們也可以了解其實克拉拉‧舒曼是非常有才氣的女作曲家呢。

 

採訪:

真令人期待。也謝謝您的接受採訪。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ȯ

GREE

2012

E-Girls

E-Girls

nosawa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