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5(Sun)

Anthony McGill專訪

* 原文取自The Clarinet雜誌2011冬季號Vol.40

 

對音樂與人生來說柔軟的彈性都非常重要

 

~安東尼‧麥克吉爾(Anthony McGill)專訪

 

                                                                                採訪翻譯:木村圭太(日本低音號演奏家)

不負責翻譯:Tony Huang

 

AnthonyMcGill.jpg  

單簧管演奏家 安東尼‧麥克基爾(引自網路)

 

 

安東尼‧麥克基爾簡介:

 

於寇蒂斯音樂院及因特羅肯藝術學院(Interlochen Arts Academy)分別師事唐諾‧蒙塔納羅(Donald Montanaro)與理查‧霍金斯(Richard Hawkins),並曾獲得著名的艾維里費雪職業大獎(Avery Fisher Career Grant)。他也曾連續三年參加了美國最有名的馬爾波羅音樂節(Marlboro Music Festival)。自從1991年以獨奏家出道以來,就和巴爾的摩、紐澤西、卡拉馬祖(Kalamazoo)、希爾頓海德(Hilton Head)交響樂團與芝加哥及紐約青年交響樂團等合作演出協奏曲。歷經辛辛那提交響樂團單簧管副首席後,現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管絃樂團首席單簧管。目前任教於皮博迪音樂院(Peabody Institute of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紐約茱莉亞音樂院、曼尼斯音樂院(Mannes College of Music)以及巴德學院音樂院(Bard College Conservatory of Music),並且在寇蒂斯音樂院與天普大學開設大師班。他也是iPhone應用程式「Music in Reach」中單簧管的講師。

 

 

<前言>

 

2009年,作為超越人種、性別的四重奏之一員於美國總統歐巴馬就職典禮上演奏,而讓安東尼‧麥克基爾先生成為全世界注目的焦點。這次隨著大都會歌劇院來日本公演的他,是以低沉穩定的聲音來回應採訪的安靜個性。他是為了能追隨學習長笛的哥哥,才踏入了音樂的世界。當他說起哥哥時散發出溫柔的眼神,讓我們印象深刻。以下就請大家來欣賞一下這篇他的專訪。

 

崇拜哥哥認真的樣子

 

採訪:

這次是您第幾次來日本?

 

麥克基爾(以下簡稱M):

這是第五次。第一次來日本是五年前,當時也和這次一樣是和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一起來巡迴。

 

採訪:

所以您算是來日本相當多次了。您覺得日本怎樣?

 

M:

是我非常喜歡的國家。因為東京和紐約一樣非常相似,都是容易居住、非常舒服的環境。

 

採訪:

那麼麥克基爾先生是甚麼時候開始吹單簧管的?

 

M:

我是出生在芝加哥,在九歲時開始學單簧管。我家裡是兩兄弟,哥哥在學長笛,所以我也想要學些甚麼樂器。本來我是想學薩克斯風而加入樂隊的,結果老師卻建議我去吹單簧管。從此我就一直吹單簧管了。

 

採訪:

府上是音樂世家嗎?

 

M:

我的父母並不是音樂家,不過他們卻是從事畫圖的視覺藝術創作,所以頗能理解藝術類的活動。所以他們讓我們兩兄弟聽了許多各式各樣的音樂,還讓哥哥去學樂器,培養出了一個總是能夠聽到音樂的環境。

 

採訪:

我聽說令兄也是在管弦樂團吹奏的長笛家呢。

 

M:

是的。哥哥一開始是加入聖地牙哥交響樂團,現在則是西雅圖交響樂團的長笛首席。我偶爾也會和哥哥一起開演奏會。

 

採訪:

麥克基爾先生你是幾時開始打算要走職業單簧管演奏家的路呢?也順便請教一下會做出這樣決定的理由。

 

M:

大概是我開始吹單簧管後的兩、三年左右吧?當時在密西根州舉辦了因特羅肯音樂營。當時哥哥從芝加哥的音樂學校中拿到了參加這個音樂營的獎學金,所以就帶著我和父母一起去因特羅肯玩。在那裏,我看到以哥哥為首的學生們,每天都花了數小時拼命練習而讓我非常感動。這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體驗,也讓我覺得自己非走這條路不可。

 

 

演出歌劇要求的就是忍耐力,但卻是非常棒的經驗

 

採訪:

您過去是誰學單簧管的呢?

 

M:

我在芝加哥的時候是和芝加哥交響樂團的前首席賴利‧柯姆斯(Larry Combs)與迪波爾大學(DePaul University)的茱莉‧迪洛施(Julie DeRoche)老師學單簧管。後來我參加了兩年因特羅肯為高中生安排的課程,那時的老師則是理查‧霍金斯先生。之後,我進入了費城的寇蒂斯音樂院,而開始和唐諾(大衛)‧蒙塔納羅老師學單簧管。

 

在我大四時,參加了辛辛那提交響樂團的甄試會而成為了他們的單簧管副首席。我一共在辛辛那提交響樂團待了四年,然後就加入了大都會歌劇院交響樂團而持續參加了七個樂季的演出。

 

採訪:

您加入的是主要為演出歌劇的管弦樂團,是否有相關的甘苦經驗談呢?

 

M:

最困難的是持久性或耐久性,因為歌劇的演出時間都非常長,而必須挑戰數小時一直集中演出的能力。而且和普通音樂會不一樣的地方是必須要配合舞台上演戲與歌唱的進行來演奏。指揮家、管弦樂團與舞台上的歌手並不是演出規矩機械的音樂,而是常常會有彈性速度(Rubato)變化。正是演出活生生的音樂,所以有很多要注意調整的地方。不過像這樣的情形,換個角度來看也是很好玩、很開心的事。之所以會這麼說,就是明明參加的是大型管弦樂團,卻有演出室內樂的感覺。當然不用說,因為歌劇裡有一大堆精彩的曲子,所以能夠演出可算是音樂中最美類型的音樂,對我來說是非常開心的。

 

 

就職典禮演出的緣由是來自於日本

 

採訪:

麥克基爾先生除了是管弦樂團的團員外,也是著名的室內樂演奏家。管弦樂團和室內樂的演出都需要很高的演奏水準,我以為要能兼顧是很困難的事,不知您是怎麼辦到的?

 

M:

其實還真的是很忙碌呢(笑)。除了演奏以外,當然也有教學指導的活動,所以在管弦樂團休息時安排的教學、室內樂與獨奏會是非常累的事。不過,在管弦樂團以外,我個人也很喜歡在生活中追求柔軟的彈性。不只侷限演出管弦樂團的音樂,而能演出其他的音樂,會有相輔相成的效果,能讓身為音樂家的自己在演奏技術上更加進步。而且演奏其他類型的音樂,也能讓自己不是只專注在一種型態的演出,而有轉換心情的效果。就是有這樣的豐富變化的生活,人生才會快樂。

 

採訪:

麥克基爾先生,您因為參加了歐巴馬總東統的就職典禮演出而廣為世人所知呢。當時參與演出的馬友友(大提琴)、帕爾曼(Itzhak Perlman,小提琴)、加布利艾拉‧蒙特羅(Gabriela Montero,鋼琴)與您,是出生地、人種完全不同的四位藝術家,這經過電視轉播傳送到世界各地後,引起了廣大的回響。因此是否能請您談一談參加這個四重奏的緣由呢?

 

M:

有一天馬友友先生打電話給我:「要不要一起演出音樂會?」。其實我第一次和馬先生合作演出,就是在日本參加鋼琴家內田光子女士的音樂會。在那之後,我們有段時間沒見過面,卻突然接到了這通電話,而參加了這場就職音樂會。順便一提,我和馬先生、內田光子女士今年夏天又一起合作演出囉。

 

採訪:

真是太驚人了!原來這個演出和日本的合作有關啊。

 

 

聽出自己聲音的「耳力」非常重要

 

採訪:

您在從事這麼許許多多的演奏活動之間,也在很多學校裡任教呢。甚麼是麥克基爾先生能在全美或是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教學的動力呢?

 

M:

現在我的確在很多學校裡任教。不過我在各個學校中都只有幾位學生而已,所以才能在各個學校中跑來跑去。現在有在教的學校有巴爾的摩的皮博迪音樂院與紐約的茱莉亞音樂院、曼尼斯音樂院以及巴德學院音樂院

 

其實我覺得在教學的過程中,自己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對學生來說有好處的地方或不好的地方一定有所不同,為了找出適合各種不同的最佳解法,會讓自己也有新鮮的感覺。而且藉著教學,我也可以把過去各式各樣的人給我的意見或學到的東西和學生一起分享,互相一起創造更好的單簧管演奏能力。此外,教學這種事非得透過語言來說明,既可以在其中確認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和學生一起談談音樂,這讓我自己也能學到許多道理。

 

採訪:

麥克基爾先生如果有甚麼每天一定會做的好練習方法的話,請一定要跟我們說一下。

 

M:

由於每天時間有限,很難抽出時間練習,不過如果能練習時,我一開始會做音量練習,從弱音開始慢慢漸強。然後再加上一些普通的簡單音階練習,再挑個不同的教本集中練習自己比較弱的地方。有這樣的練過的話,就會自己多少有變厲害一點(笑)。

 

採訪:

那能否請您談一下有沒有甚麼改進音色與運舌的練習方法?

 

M:

音色的練習,必須從低音開始。然後按下泛音鍵練習超吹泛音。接下來再練上行與下降的琶音。這聽起來可能是很單純的練習,但不管練甚麼,最重要的就是要仔細聽自己的聲音。必須要實際去比較自己想吹出怎樣的音色與實際吹出音色的差異。

 

對運舌來說,就是在音階中加上舌奏的部分來練習。這必須要使舌頭不會變硬地放鬆練習。我認為不論是吹斷奏或連音時,最重要的是要能吹出柔和的音色。

 

 

單簧管是能用音色表現出心意的優秀樂器

 

採訪:

可以請您談一下您所使用的樂器嗎?

 

M:

當我開始學單簧管時,使用的是巴菲(Buffet)公司的樂器。之後,我雖使用過各家不同的樂器,但最近又在重新試過巴菲公司的樂器後,覺得還是他們家的樂器在音色或感覺上是最接近我自己的聲音,所以現在是使用巴菲公司的樂器不

 

採訪:

那您現在使用的是巴菲公司的哪種型號?而又喜歡這種型號的那些地方呢?

 

M:

我現在用的是威望型(Prestige)。因為它的音色很溫暖、也很容易做出各種表情。雖然有很多種樂器都有很好的音色,但卻很少有能夠照自己意願做出各種表情的樂器。自己的心意、感情其實是和樂器是連在同一條線上的。我認為能夠依照自己心意表現出感情的優秀單簧管,是別的樂器無法相比的。

 

採訪:

也想請教一下您所使用的束圈、吹嘴與簧片。

 

M:

因為理可(Rico)的簧片比較穩定,所以我很愛用。我用的吹嘴是巴坤(Bakun)公司出品的。束圈則是住在紐約的單簧管演奏家卡爾‧傑克森先生(Carl Jackson)手工製作的。這種束圈還沒正式成為銷售商品,但在一些演奏家中很受歡迎。

 

採訪:

這種束圈還真是特別呢,好像釘書機式的固定方式。

 

M:

沒錯。而且壓制簧片之處放的是銅板喔。

 

採訪: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束圈呢。

 

M:

是嗎?(笑)不過,這種束圈卻能發出不可思議的好音色喔。

 

採訪:

請教一下您今後預定有哪些演出活動?

 

M:

九月開始,大都會歌劇院管弦樂團的樂季就要開始。而接下來我也會和費城室內樂團合作莫札特的協奏曲,並在卡內基音樂廳和大都會管弦樂團合作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我也預定和密西根的管弦樂團合作莫札特協奏曲。

 

採訪:

也請一定要再來日本演出。今天多謝您的接受採訪。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