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10(Sat)

追憶小西泰三八段

同時身為棋士與平常人

~小西泰三八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四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最令我害怕的其中一項事情,就是有棋士過世了。明明此專欄才剛剛開始沒多久,小西泰三八段卻去世了。以我和他的私交之深,卻要寫些紀念小西先生的文章就令我非常悲苦。也許小西先生在天上會說:「我不是名棋士,卻要讓你排入其中,真是不好意思啊」。說實話,我們的確很難將他列入名棋士的範疇中,但小西先生卻是人生的達人,自然沒有不將他列入本專欄的理由。

 

小西先生是昭和十四年(1939年)出生於長崎縣的佐世保,在他中學生時,就已經是九州第一流的棋力了。為了當上職業棋士而來到東京成為院生,就在十五歲前後入段目標即將達成之際,因為某些緣故不得不在門檻前繞了一大串路。原來是某天看到小西少年進行院生對局的某院生導師,突然臉色大變生起氣來:「你這渾蛋,圍棋是用右手下的!」。小西先生正是左撇子。現在的棋壇以井山名人為首(當時)頗有不少人是慣用左手下棋的,但當時卻是不用右手來下就不可原諒的環境。更糟的是導師說的也太過火了,只要警告一下叫他改回用右手下就好了,他卻突然罵出「渾蛋」二字,所以小西少年也不多做辯解,二話不說就辭掉院生離開棋界。

 

我想,他辭去院生後的十年雖說是苦難,但也是形成他精采人生的豐饒期。由於他很喜歡看法語片,希望能夠不看字幕也知道影片在演些甚麼,於是進入了早稻田大學的法文系就讀。然而,他在那裏學到的不僅僅是法文而已。根據當時去過他公寓拜訪的棋士說:「在他那狹窄的房間中卻擺滿了總共四十幾本的幸田露伴(著名日本小說家)全集,真讓人驚訝」。

 

雖然他學了一身好教養,但也不能拿這些東西當飯吃。於是他在麻將店工作一陣子後,去到了藤澤秀行大師的辦公室上班,從事起不動產事業。不用說,他獲得了藤澤老師全面性的信賴。小西先生曾說:「我想寫些只有我知道的藤澤先生給大家看看」,結果卻壯志未酬。當然,他也沒拋下圍棋,仍然進步到最強院生等級的棋力。昭和四十一年(1966年),他以外來的身分挑戰了職業入段考試,一舉通過測試。不過,這十年的空白還是讓人相當遺憾,所以他也早早放棄了成為比賽型棋士的夢想,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圍棋教學與寫作上了。

 

當我開始踏入此世界時,就被小西先生給看上了(我猜)。而我也常常受邀和他一起去喝酒,沉醉於小西先生有趣的話題之中。從歷史、文學、美術、音樂開始到賭博為止,都可以算是他的「守備範圍」。他也曾替產經新聞寫過觀戰記,文章相當簡潔明瞭。雖然他自己也是職業棋士,然而卻沒有因為對局者的身分是誰而下筆有所收斂,總是爽快地有話直寫。也是這樣,有時會惹來其他棋士的不高興,不過他卻仍然貫徹著想寫就寫的態度。

 

大概是七年前吧,他覺得牙齒有些異狀,在家裡附近的牙醫診斷過後,被介紹去大醫院轉診。由於小西先生的父親與兩位哥哥都是醫生,因此他也察覺到這樣的安排必定事有蹊蹺而相當愕然。果不其然,大醫院的診斷是口腔癌,而且宣告他壽命僅僅剩下幾個月了。好在抗癌劑奇蹟似地發揮效果,一度看起來像是治癒了,然而四年前卻發現癌症轉移到肺部去了。絕不哭喪過日的小西先生卻還是照常工作、喝酒、抽菸、賭馬。但是到了去年夏天之後,我們就幾乎沒有碰面的機會了,而他也從產經新聞的觀戰記工作中退了下來,我想這是他在為臨死而做準備了吧。終於,他在今年二月六日一去不返了。

 

小西先生的作品雖然不多,但卻常寫俳句。這裡且介紹一首給大家欣賞:

 

朝寒或至富士之白使人傷痛。

 

句中的朝寒是晚秋的用語,時節上和現在的春季並不相符,但卻是吟詩用的好詞。而傷痛至富士之白是形容心痛的感覺吧?現在已經無從得知他的真義了。

 

寫到這裡,我才注意到幾乎沒有寫些關於小西先生棋士生涯的部分。和他交情不錯的福井正明九段評他是「快腳步且巧妙的棋」。雖然會讓人可惜他要是沒有那十年的空白該有多好,但對小西先生來說,那也不是無意義的吧。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