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9(Sat)

弗洛宏‧艾歐(Florent Heau)專訪之二

* 原文取自The Clarinet雜誌2011年夏季號Vol.39

 

是對音樂的熱情讓我動了起來

 

~弗洛宏‧艾歐(Florent Heau)專訪

 

採訪:郡尚惠(日本單簧管演奏家)

不負責翻譯:Tony Huang

 

PDR_0309.jpg

法國單簧管演奏家弗洛宏‧艾歐(請注意照片中右手小指按的音準補正鍵)

 

<前言>

 

以獨奏者與音樂指導者活躍於世界樂壇的弗洛宏‧艾歐先生,是本雜誌第三十五期封面專題「雷寶貝五重奏」的創立者。今年四月預定要開獨奏會以及參加日本單簧管音樂節在琉球的活動來日本的艾歐先生,在許多海外音樂家因東日本大震災而陸續取消前往日本演出之際,仍然依約出現在日本樂迷之前。艾歐先生自己也說:「我認為現在我能做的事,就是依約前來日本」。所以,我們特別想請教他演奏各種風格音樂的原動力來自何處。

 

 

作為阿西農先生的入室弟子而進入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

 

郡尚惠(以下略稱郡):

艾歐先生學習單簧管的契機是?

 

艾歐:

我父親是業餘的單簧管演奏者,有一次我試了父親的樂器,就這麼喜歡上這個樂器了。那時候我們住在巴黎南方約一百公里外的奧爾良(Orléans)市,而我就在奧爾良音樂院中向米歇爾‧阿西農(Michel Arrignon)老師學習。

(註:在法國,小孩子就可以進入音樂院就讀了)

 

郡:

所以您是一開始就跟阿西農老師學習了嗎?

 

艾歐:

沒錯,我是從一開始就跟阿西農老師學習的。

 

我到十五歲為止,是每天只練三十分鐘左右悠悠閒閒地練習,但我十五歲時參加了某項音樂比賽,當時阿西農老師也是評審而聽了我的演奏。當時有個有名的長笛演奏家也是評審,他也對阿西農老師說:「這個小朋友真的吹得很棒呀」。於是,就從那時開始勸我:「請努力考入法國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以下簡稱巴黎音樂院)」。在這之前,我雖然隱約覺得我遲早會當單簧管演奏家,但真正下定決心走這條路的還是從那時候開始。

 

在我進入巴黎音樂院時,基‧德普流(Guy Deplus)教授還在任教,所以我先和他學了一年。而在德普流教授退休後,之後的兩年就跟著接他位置的阿西農老師繼續學習了。然後又在那裏念了第三課程(研究所),而從1990年開始的四年間,就留在巴黎音樂院擔任阿西農老師的助教而協助教學。

 

 

 

從「對比」中產生新的音樂構想

 

郡:

說到艾歐先生,就會聯想到您去年率領「雷寶貝五重奏」來日本演出的強烈印象,你們不僅是演奏流行音樂,也演奏古典音樂是嗎?

 

艾歐:

是的。從1991年起,我和鋼琴家派崔克‧季格曼諾夫斯基(Patrick Zygmanowski)先生一起參加兩項國際音樂比賽獲勝,所以得到了灌錄CD的機會。那張專輯的標題就叫做「法國音樂(Musique française)」(譯註:這張CD曾在國內發行過,但現在很難找到了)。在這張全部都是收集法國作曲家作品的專輯中,鋼琴並不只是單單演奏地像單簧管的伴奏,而是彈奏出讓我不要忘了室內樂意義的感覺。而拜此之賜,這張唱片被評為「可以繼承真正法國音樂傳統的音樂家出現了」。而接下來,我就也想要演奏與法國音樂互為對照的德國音樂看看。因為我總是對能夠以對比的方式來演奏音樂感到非常有興趣。

 

我後來把布拉姆斯與雷格(Max Reger)的單簧管奏鳴曲一起放在專輯中發表,也是因為想要試試看對照的關係。通常在法國,幾乎沒有人演奏雷格的單簧管奏鳴曲。然而這些奏鳴曲,是作曲家雷格在聽了布拉姆斯的單簧管奏鳴曲六年後,覺得「自己也想寫出像布拉姆斯一樣的奏鳴曲」而創作出來的。所以我也想試著表現出布拉姆斯和他的曲子之對比,而進行錄音。

 

我對雷格的曲子最感興趣的地方是,他在原譜上把所有他想表現出的表情用紅字寫上去。也是這樣,我會特別注意去仔細表現出這些他標註的地方。

 

這套專輯一開始是以雙CD的方式發行的,不過現在卻以單張的方式個別銷售。但我又用這樣「對比」的概念,出了第二套專輯,收集的是巴爾托克與史特拉汶斯基的曲子。

 

郡:

您好像也製作了莫札特的單簧管五重奏與四重奏的專輯是嗎?莫札特的五重奏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作品,但他的四重奏是怎樣的編制呢?

 

艾歐:

這首曲子是單簧管與弦樂三重奏的編制,似乎是莫札特死後才發行的作品。本來是他寫給中提琴和鋼琴的奏鳴曲,不知道是不是樂譜出版社或是相關人士改編成單簧管和弦樂的編制。不過現在找到的這個四重奏版本改編的並不好,所以我和參與這次錄音的音樂家們一起再改編過。我認為經過這樣改編後,就變成很有魅力的曲子了。

 

只要有熱情,再忙也能克服問題

 

郡:

最近您出了一張全部是探戈曲風的專輯是嗎?

 

艾歐:

是的,這是以卡洛斯‧瓜斯塔維諾(Carlos Guastavino)這位作曲家的作品十八首曲子所構成的專輯。其實瓜斯塔維諾是和希納斯特拉(Alberto Evaristo Ginastera)、皮亞佐拉(Astor Piazzolla)等並稱的阿根廷著名作曲家。瓜斯塔維諾比起其另外兩位同胞留下了更民俗風的浪漫作品。本來有很多是以聲樂加鋼琴演奏的曲子,這張專輯中將聲樂的部分改用單簧管來演奏。而這張專輯中和我合作的鋼琴家也是阿根廷人(馬爾瑟拉‧羅傑利=Marcela Roggeri女士),我想應該可以讓大家充分感受到阿根廷音樂的原汁原味才對。

 

Melodias Argentinas

艾歐先生今年發行的新專輯「阿根廷旋律輯」

 

郡:

您真是嘗試了許許多多的挑戰呢。

 

艾歐:

這是指我演奏了很多當代作曲家的音樂吧。在法國的確有現代作曲家替我寫了單簧管協奏曲,並且由我擔任首演呢。

 

此外,我也曾參加過喬治‧柯林頓(George Clinton)等人的爵士五重奏與莫札特單簧管五重奏一起演出的音樂會。當時,我在爵士的曲子中還出來跳踢踏舞喔,簡直就像是在演出「雷寶貝五重奏」的音樂會一樣。

 

郡:

您能夠持續演出這麼多不同風格的活動,真讓人覺得會相當辛苦才對;不知道您會選擇這種路線的理由為何?

 

艾歐:

我的確持續著每天都很忙的日子(笑)。例如從今年一月開始的六週間,大致上是一個禮拜都要演五天的「雷寶貝五重奏」音樂會,就瘦了四公斤。後來三月又演出了十場音樂會,其中有三首曲子還是首演呢。所以今年一月和二月的時間,都花在晚上演出「雷寶貝五重奏」、白天練習古典音樂會上。而這一段時間中,剛好也是我自己的學生要準備考巴黎音樂院的時期,也必須花心思在他們身上。說到這裡,今年考上巴黎音樂院四個單簧管名額中,其中一位就是我的日本學生宮子雅子小姐喔。

 

要首演的新曲子當然是非常難,而雷寶貝的音樂會也真是辛苦沒錯。但是只要不覺得這是義務性非做不可的工作,而是因為自己的熱情而真正想做的事,就不會覺得很辛苦。我自己也喜歡能夠做很多很多的事。因為這樣能豐富我自己的想像力,所以我才會去嘗試這麼多種性質的工作。

 

最近除了「雷寶貝五重奏」外,我又組成了一個和打擊樂合作的團體,嘗試以打擊樂與單簧管來演奏保加利亞的民俗音樂等作品。於是今後又必須要記住很多很多新曲子了呢。

 

現在同時在教室與網路上授課

 

郡:

現在您在琉埃優‧馬爾梅森音樂院(C. N. R. de Rueil-Malmaison)中任教,可以請您談一下授課的狀況或怎麼去指導學生的過程嗎?

 

艾歐:

我的班是特別以考上巴黎或里昂國立高等音樂院為目標的。到現在為止,共有三十五位學生考入了國立高等音樂院。

 

我班上的學生,可以說是八國聯軍。因為我巡迴演奏時會順道開大師班,而有許多人會想到法國來留學。其中有很多是日本的留學生,但六年前我有一位韓國學生也考入了巴黎音樂院,所以現在也會有很多韓國學生來打聽。

 

由於在我班上有很多來聽講的學生,所以我也試著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分享自己的許許多多秘招。甚至為了讓學生參考,我還把蒲朗克(Francis Poulenc)的單簧管奏鳴曲首演的影片連結貼到部落格中。在我的部落格與首頁上會用英文與法文寫出音樂用語集或練習方法的說明。例如,如果想要讓學生練怎樣的音階,我就會試著用這樣的方法寫出來讓他們看的懂。

 

「托斯卡」就是我的好夥伴

 

郡:

艾歐先生您好像很喜歡巴菲公司出的「托斯卡」單簧管呢。您是特別喜歡上這種樂器的甚麼特點呢?

 

艾歐:

我喜歡它的音準非常好。特別是左手無名指以及中音域的SiDo附近的音準非常平均,音質也很好。當我第一次試吹時,就覺得非常棒。

 

而我一開始就使用了帶著格林蘭型號(Greenline,是以木頭為主的合成材質製作的單簧管)的托斯卡。這是除了考慮到我會常常巡迴演奏,這種設計也許不容易讓樂器的狀況跑掉,另外我也很喜歡這種樂器在音響上的共鳴。

 

其實我最喜歡的還是這種樂器可以附加上低音E的音準補正鍵。在單簧管的低音域有音準偏低的傾向,靠著這個補正鍵就能調整回來。當按著低音F鍵時,同時按下這個低音補正鍵,音準就會變好。

 

例如在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的第二號單簧管協奏曲第一樂章中,開頭的「F-F-E」的樂句中就有音準偏低的問題,就能靠著這個鍵來改善。而在聖桑的單簧管奏鳴曲第三樂章前半段,也能利用這個鍵來讓音準變正確。聖桑本身是管風琴演奏家,所以在單簧管的樂曲中也使用到很多低音域的部分。為了能讓此樂章前半段(強奏)與後半段(弱奏)能有清楚的對比,所以前半段是以低音持續著葬禮進行曲風的樂句。正是為了要與後半段作出對比,前半段希望能演奏好強奏的感覺,但這樣會使音準更加對不準。有了這個鍵加以改善後,就能隨心如願的吹出強奏,真是非常寶貴的設計啊。

(註:此附加鍵必須在巴菲工廠安裝)

 

能來日本真好

 

郡:

雖然到了採訪的最後了,還是要談談您能夠在很多因為震災而取消演出的風潮中,還是依照原定計畫來日本演出獨奏會與音樂節。想請您談談願意來日本的理由與對現在日本狀況的想法。

 

艾歐:

在法國,大家把核電廠的故障事件看得比地震本身還嚴重。這是因為法國自己也是有很多核電廠的國家(譯註:日本使用的核電原料就是來自法國),過去又有蘇聯車諾比電廠事件的慘痛印象。法國人也懷疑這次日本這邊是不是有隱瞞甚麼?因為過去車諾比電廠事件時,法國政府的廣播還曾經播送「輻射能的濃煙會停在德國與法國的邊境上」的說法(笑)。然而,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法國人對這次大震災中,日本人可以有條不紊地行動,感到非常敬佩。

 

我自己也非常喜歡日本這個國家。我在念巴黎音樂院研究所之前第一次來訪日本後,就非常喜歡上這個國家了。之後,我也常和日本鋼琴家一起巡迴演出。去年,我們「雷寶貝五重奏」不也到日本來演出嗎?當時就受到郡尚惠小姐您為首的日本學生的許多照顧。我真的覺得和日本人有非常親近的感覺。所以我也認為法國人應該要像日本人愛護法國人那樣來愛護日本人。

 

至於現在,我在思考能為日本做些甚麼之時,就想到能夠去日本是我最應該做的事。因為現在的日本也必須要有音樂活動持續下去才是。

 

我在日本演出音樂會時,觀眾先對我能夠來到日本表達感謝之意,而他們似乎也很享受我演出的音樂內容,這讓我很高興。我總是希望觀眾們能夠給我許多熱烈的回響。好比他們說:「能來音樂會就能獲得能量」、或「好像補充了維他命一樣」,都讓我非常開心。

 

郡:

請您務必要再來日本演奏給我們聽,也多謝您今天接受採訪。

 

===

艾歐先生的官網網址如下:

http://florent.heau.free.fr/ (法文)

http://florent.heau.free.fr/eng/ (英文)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