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Mon)

日本第三十六屆碁聖戰羽根直樹專訪

這是引自碁世界月刊201111月號的「名局劇場」。原本是碁聖戰第五局的自戰解說,這裡僅翻譯專訪部份。

 

 

二連敗後三連勝!其強大的根源是「心情上的重建」

 

羽根先生參與的挑戰賽總是非常戲劇化。

 

這次來挑戰坂井秀至碁聖的羽根直樹九段又是一上來就連續輸掉了第一、第二局,早早就被逼入了絕境,然而接下來卻連勝三局,奪下了碁聖頭銜。

 

在春季的本因坊賽也是一開始就連輸給山下道吾本因坊三局,然後接下來也連勝三局將七局挑戰賽的氣氛炒熱到最高點,不過,可惜最終局還是輸掉,沒能絕地大復活。雖然大家難免擔心這對同時展開的碁聖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然而看起來這樣的打擊似乎就像微塵一樣幾不可見,最後又大逆轉拿到碁聖頭銜,真的只能用太厲害來形容了。

 

再接下來,今年秋天羽根先生又成為了王座賽的挑戰者,即將和張栩王座展開第一次的頭銜挑戰賽呢。

 

所以,我們將要採訪和井山裕太名人(採訪當時)並稱為「棋界最忙的男人」之羽根直樹新碁聖,請他來回顧這次的碁聖賽以及談談各式各樣的話題。(訪談整理:甘竹潤二)

 

記者:恭喜您獲得了碁聖頭銜。對於羽根先生來說,這是從前年的本因坊以來的兩年後,重新獲得的新頭銜呢。

 

羽根:多謝。碁聖戰本來是和我沒甚麼緣分的比賽,所以特別覺得光榮。

 

記者:奪取碁聖之後,您還是排滿了許多重大比賽,得特別插空隙才能來東京接受我們的採訪呀。

 

羽根:忙碌是狀況好的證據,所以我不以為苦,反而覺得很感激呢。

 

 

記者:有沒有因為打滿七局結果卻輸掉的本因坊賽而有所退卻?

 

羽根:我是把本因坊賽與碁聖賽的一局一局切開來分別對待,所以並不會因此而有所退卻。反而在終局之時,我還是會把該局棋在我心中消化成自己的東西。

 

記者:那麼,會不會因為輸棋的懊悔而睡不著?

 

羽根:不會。

 

記者:某位和羽根先生很熟的棋士說:「現在應該找不到像羽根先生那樣在精神與體力上都充滿活力的棋士吧。羽根先生強大的祕密就是『神經大條』。」

 

羽根:哈哈哈~這樣說也許沒錯呢。我是一向就不太會感覺到壓力、也不會有負面思考的人。

 

記者:所以即使像本雜誌這樣拜託您在繁忙的行程中接受採訪,您還會說「忙碌是令人感激的事」吧。(笑)

 

羽根:啊哈哈。

 

記者:您對坂井先生的棋有怎樣的印象?

 

羽根:印象上他是重視實利,會在各種小地方花盡心思的棋。擅長後半盤拚輸贏的這一點,則和我有共通點的感覺。

 

記者:坂井先生在去年的碁聖賽向張栩先生挑戰時,事前光研究張栩的輸棋譜是很有名的一件插曲。而羽根先生這次有先研究過坂井先生的棋嗎?

 

羽根:在此之前,雖然我和坂井先生對局的機會非常少(註:僅有兩局,而且都是坂井獲勝),但我平常就有常常在擺他的實戰譜,所以並不需要特別研究。

 

記者:我想坂井先生一定有先研究了羽根先生的棋才對。反而羽根先生您卻是無防備狀態嗎?(笑)

 

羽根:不,我有稍微改變了一下佈局的形式喔。

 

記者:例如?

 

羽根:第一局我小目高掛之後,又跟著小飛罩,這是我平常不太下的棋。其理由也許可以說是當時下本因坊賽而受到山下先生的影響。至於第二局的白4下在星位上,對我來說應該也是很罕見的。因為我為了牽制黑棋下黑17、白A、黑B的迷你中國流,所以常常白4是下在C的小目上。

36th_Gosei_exl.png

 

記者:也就是您有讓坂井先生的研究落空之意?

 

羽根:嗯,我是有這樣的意識。

 

記者:當時羽根先生您是身在像下表那的緊密行程之中。

 

6/23                碁聖戰第一局(敗)

6/29、30    本因坊戰第五局(勝)

7/4                    龍星戰(勝)

7/7                    名人循環圈對溝上(敗)

7/10                碁聖戰第二局(敗)

7/13、14    本因坊戰第六局(勝)

7/20、21    本因坊戰第七局(敗)

7/25                棋聖循環圈對瀨戶(勝)

7/29                碁聖戰第三局(勝)

8/1                    NEC杯對小縣(敗)

8/4                    名人循環圈對坂井(勝)

8/8                    名人循環圈同率加賽對山下(敗)

8/10                富士通盃第一輪對瀨戶(勝)

8/11                富士通盃第二輪對补文堯(敗)

8/18                碁聖戰第四局(勝)

8/22                棋聖循環圈對河野臨(敗)

8/29                碁聖戰第五局(勝,奪取)

 

記者:您在本因坊戰扳回一城變成一比三時開始進入碁聖賽,結果第一、二局卻連敗。而且本因坊戰打滿七局輸掉最後一局後,卻要面對碁聖賽也是差一局就挑戰失敗的苦境。

 

羽根:明明碁聖戰第一局是優勢的局面,卻一著錯滿盤輸。第二局也是在意識到快要獲勝的路上,於官子中疏忽輸掉。這兩局都有機會贏棋,卻沒有贏下來,可說是很好的反省材料。

 

記者:就像我們開頭問的一樣,應該沒有因為本因坊賽輸掉而有所退卻吧?

 

羽根:是的。只是雖然心裡想的是即使輸掉也要馬上站起來,但卻常常沒有自信可以做到。

 

記者:您在金澤的第三局前夜祭中表達了:「希望一定要撐到第四局可如預期在名古屋舉行」的熱烈意願呢。

 

羽根:雖然自己加上壓力不太好,但日本棋院中部總本部已經有很多年沒舉行過頭銜賽了(註:上一次是二十二年前的王座戰,加藤正夫王座對羽根泰正──羽根直樹的父親),所以不論在甚麼環境下,我都想能實現在那裏比賽的夢想。而且難得在我的主場比賽,我認為替我加油的棋迷應該也會很高興才對。

 

記者:結果您從第三局開始三連勝大逆轉,奪下了頭銜。羽根先生您也更新了自己面對再輸一局就會輸掉頭銜賽的局面下14勝4敗的驚人好成績。(和羽根相關聯的紀錄如下)

 

七大頭銜賽的通算成績:八勝四敗

逼入絕境下的戰績:14勝4敗

參加七大頭銜賽共十二次中有六次下滿局數,其中又贏了五次。

三連敗後四連勝:一次

三連勝三連敗後一勝:一次

三連敗三連勝後一敗:一次

二連敗後三連勝:一次

在七大頭銜賽中只輸給過山下本因坊一人

 

羽根:我自己也驚訝。(笑)

 

記者:等下會請您詳細解說碁聖賽最終局,但在奪取碁聖寶座的十天後,您在王座戰的挑戰者決定賽中擊敗了井山裕太名人,終於實現了和張栩王座在頭銜賽中對決的機會。

 

羽根:由於這是我第一次和張栩先生下頭銜賽,所以我自己也很期待會下出怎樣的的棋。

 

記者:張栩先生最近的棋給您有怎樣的印象?

 

羽根:常下出志在中央的棋呢。我雖然可以大概了解張栩先生會下出怎樣的佈局,但如果光是打譜研究、模仿他人的下法而不配合自己風格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記者:羽根先生是在知道有新的頭銜賽時,會事先考慮要下怎樣佈局型的棋士嗎?

 

羽根:我會在早上先想好第一手怎麼下,但其他的就完全不考慮了。

 

記者:那麼,可以請您說一下對這次五局賽的決心嗎?

 

羽根:由於張栩先生常常在挑戰賽中出現一面倒的優勢,所以我希望至少要努力下到最後一局。

 

記者:這真是符合羽根先生風格的謙虛抱負呢。

 

羽根:我是一局一局沉著地去下,就是這樣而已。這次也希望能下出「已經使盡全力」的五局挑戰賽。

 

記者:也請您談一談世界賽。

 

羽根:現在,日本變成只能依賴井山先生一人在世界賽中努力的狀態。如果能多幾位和井山先生同年代可以在世界賽中一戰的棋士,就會令人安心一些…。

 

記者:您覺得中國、韓國強嗎?

 

羽根:嗯,很強。當然我們得要更加努力,提升世界賽的成績。不過,如果這樣變成壓力的話,反而只有負面的作用。我認為日本還是要穩穩地求進步會比較好。

 

記者:聽說羽根家又要誕生第五位小孩了呢。

 

羽根:是的,預產期是明年一月。

 

記者:羽根先生在家中是怎樣的父親?

 

羽根:哈哈,我是非常普通的把拔。罵人的責任就交給內人,而我則是希望盡量能和小孩多玩在一起。

 

記者:尊夫人(羽根茂子初段───暫譯)不在家時,您會自己煮飯嗎?

 

羽根:不會,我沒有這樣的能力。(笑)

 

記者:您希望自己的小孩成為棋士嗎?

 

羽根:我沒有特別這樣想。但就在我注意到時,才發覺他已經成為院生了。大致上是這樣的感覺。

 

記者:多謝您接受採訪。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又有个小问题呢……
“原本是王座戰第五局的自戰解說,這裡僅翻譯專訪部份。”

应该是碁圣战不是王座战吧?

No title

多謝指正,已修正:)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