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3(Sun)

細川俊夫自述其法國號協奏曲「開花之時」(二)

我的音樂是「從內心中開花」

 

採訪:

這首法國號協奏曲的標題是「開花之時~Moment of Blossoming」,這是把法國號獨奏視為蓮花,描寫出蓮花從花苞到漸漸開花的樣子吧。

 

細川:

我把我自己的音樂稱呼為「從內心中開花」的形式,而以這樣的主題寫了不少曲子,這首曲子也是這一系列作品的其中一首。

 

而「從內心中開花」一詞,有一部份是受到夏目漱石的話所啟發的。在夏目漱石先生的「現代日本的開化」有名演講中,提到:「日本現代的開化是皮相上滑動式的開化」。其意義是,日本從明治時代以來雖然採納了西洋的文明,但那只不果是表面上的模仿而已。而我認為即使經過了一百年到了現在,漱石先生這句話描述的狀況也沒有太大的改變。我們要將西洋音樂吸收到自身內心深處,而使之紮根並開出音樂的花朵,其實到了現在也是非常困難的。

 

另一方面,歐洲作曲家是把創作音樂看成像建築一樣,以慢慢堆積基石構築一顆顆樂音的方式來作曲;但以我來說,則是希望在音樂之中找尋讓樂曲像生命一樣,成為植物式成長的型態。這是我稱呼我的音樂是「從內心中開花」的另一個理由。就像大家會了解到佛像是立於蓮花之上一樣,蓮花本身在佛教中也具有許許多多象徵的涵義。蓮花雖然是在水面上開花,然而蓮花之根卻是紮在水面下非常幽暗的泥中世界裏。其根莖從泥中世界伸出水面,才能讓我們看到水面上有美麗的花朵開放著。而這也仰賴於月光之賜,才能開出美麗的蓮花。這是佛教中啟發頓悟的一種象徵。我想把這種從內心深處的開花景象用音樂表現出來,所以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出來。

 

當我收到柏林愛樂的作曲邀約時,剛好想到柏林愛樂廳(作為柏林愛樂大本營的音樂廳)的五角造型彷彿就像蓮花的花瓣一樣,於是利用這一點,把舞台上除了獨奏者以外的另外三個觀眾席方向上配置了樂團演奏者,想要以這樣的配置表現出四片花瓣漸漸開花的姿態。我在寫作協奏曲時,是把獨奏者想像成人類,而把樂團當作人類內外的自然與宇宙之象徵來作曲的。

 

這首曲子是從樂團靜靜地持續演奏降E的長音開始,這象徵著水面的意思。然後花苞(獨奏法國號)開始稍微動了一動,在水面上輕輕地搖動著。這首協奏曲和同一系列作品中的每一首曲子一樣,總是以成為中心的中音域開始慢慢出現象徵花朵的旋律。因此要請聽眾們想像最初的音是水面,在這之下的音是水底、或是為淤泥所埋的幽暗世界;而在這之上的音是表示空氣、天空與大氣。其中月光會從上照下來映入水面,賦予花苞開花的能量。

 

不過,花苞並不是只是靜靜地立於水上,也會遭遇到大風暴。因為自然界不只是給予花朵營養與能量,同時也要讓花苞經歷激烈殘暴的世界,才能開出美麗的花朵。這就花朵的「人生」。

 

採訪:

曲中是怎樣描寫月光的?

 

細川:

弦樂以顫音從高音域下行的部分,就象徵著月亮;同時也會有從下往上行的音出現,兩者在花瓣處交會。這是代表著「陽」與「音」,也就是光亮與暗影。雖說是光亮,以我來說,總是描寫月光;但歐洲人的話,說到光亮就會認為是日光。

 

採訪:

在曲子的某些片段也可以聽到美麗的和諧和聲呢。

 

細川:

就和人的一生一樣,剛出生時是和自然界和諧相處,而最後的目標也是追求協和,所以這首曲子最後也會湧現出降E大調和諧和聲的漂亮音色。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