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6(Tue)

第一線連爬九手

譯自「天下的奇譜與奇手」
 
天下的奇譜之十四:一線連爬九手
原著                九段 高木祥一 
不負責翻譯    Tony
 
 
問題圖
Yasui5_Aihara_0.png
 
這是黑△斷,白接起來的場面。白棋被分斷的五子與三子都是四氣,但黑棋六子只有三氣,所以攻殺無法獲勝。但也不是說這樣就不行了,黑棋還是有非常手段…不,搞不好該說是異常手段藏在腦海中,所以才會在黑△處斷。
 
 
天文四年(1739年)六月十四日  
 
先著 五世安井仙角相原可碩
 
 
第一譜(1~34 問題多多
Yasui5_Aihara_1.png 
 
這是江戶時代中期的棋局。在這個時代,還看不到文化文政時代(譯註:十九世紀初期,以本因坊家來看,大約是元丈、丈和的時代)之後的高超棋藝水準。
 
相原可碩在這段本因坊家衰微的時代中,相當於是坊門的帶頭大哥而活躍著(譯註:相原從小就被召入德川家,與幕府關係良好)。少年時代和琉球來的屋良里之子對弈,持白贏了兩目而相當有名。
 
至於對手的五世安井仙角,就不能說是達到一流境界的棋手了。在本局之中也無可否認地看出實力與可碩相差一截。本局雖然只寫著五世安井仙角持黑,但實際上和相原的局差可能是被讓先。
 
譜中黑11如果想要下在左下角的話,應該要下在譜中A位才是正著。
 
17也有問題,應該下在譜中21尖附近才對。
 
第二譜(35~67)問題多多(續)
Yasui5_Aihara_2.png
3537是不下為妙。
 
42可以說是可碩的銳利之處,但這手棋是好是壞就很難講。所以黑43也該於1圖那樣連續壓出,追究白棋的問題手。
 
1
Yasui5_Aihara_3.png
 
51也太過遲緩了,再怎樣也該於譜中A位虎吧。
 
67從型態上來看,應該要在譜中B位斷才對,但白棋有在譜中C肩衝、黑D、白E的騰挪手段,所以也很難動手。
 
整體來說,棋局是在白棋掌握著大勢下進行著。
 
第三譜(68~100) 死線之譜
Yasui5_Aihara_4.png
6870整理成好型。黑73也只能說是不急的一著,是非常醒目的緩手。
 
76如果在譜中A位吃棋的話,會被黑棋於譜中B位占便宜。但也正因為白76如此應,後續才會在這裡出現異變。
 
左上白80也該於譜中85位黏才對,如實戰的進行只是幫黑棋補強。黑棋在這裡稍稍扳回一些劣勢。
 
 
第四譜(101~118) 死線之譜(續)
Yasui5_Aihara_5.png 
 
進入第四譜後,如果黑1下在譜中A位、白18、黑B圍的話,雖說是黑棋形勢不利,但局面卻相當細微。
 
接著局面一直進行到白18止,安井老師終於看出再這樣下去會輸掉了。然而雖說不再弄點手段出來不行,不過卻找不出甚麼起死回生的妙著。但如果黑棋在左下角C位衝出會怎樣呢?不知道安井老師是在這個局面下發現這裡有手段呢?還是在更前面就發現了?
 
常有人說第四線是勢力線,而第三線是實利線。那第二線該怎麼稱呼哩?撇開為了確保根據不算,在第二線上連爬數手,每一手只能增加一目地,所以該叫做「敗線」。
 
那麼第一線呢?我想直接就叫「死線」好了。所以本局可以說是死線之譜。
 
之所以要在第一線上連爬,其理由究竟為何?能想到的理由就只有一個:忍氣吞聲在地上爬,只為了讓死棋復生。這樣的手段倒底有沒有效要看不同的棋局狀況而定,但光看棋形的話是糟到不行。這樣蠻幹下去,如果贏了就能得救,在第一線上連爬可能還會被稱讚為好棋。要是輸了的話,就讓人看到其窘無比的狀況。幾乎可以說是可恥之譜。即便不想讓人看到這樣的棋譜,但因為有記錄的關係,還是很無奈的會被流傳下來。
 
第五譜(119~148) 黑棋毫無好轉
Yasui5_Aihara_6.png 
 
黑棋終於下定決心衝下去了。搞不好對手的可碩老師也嘖嘖數聲而把身體向前靠往棋盤呢。
 
1921衝斷時,白22立下就成為攻殺白勝之形。但黑27先斷一手後再29以下往右上爬過去,企圖與遙遠的右上友軍連結。
 
黑棋這樣下白棋也無可奈何,沒辦法用跳一手(例如白36下在譜38位)的方式來擋住黑棋。
 
終於,黑棋終於到45時連接成功,真是可喜可賀啊。而且這樣右上角也恰好有一眼,黑棋剛好能兩眼活。換句話說,黑棋把斷開來的右下角四子與五子也通通吃掉,總計捕獲九子。
 
如果只看這樣的話,黑棋真是一舉取得大戰果,但實際上並非如此。到白44為止白棋也衝入右邊黑陣,黑地全部化為烏有,而且白46還能把黑方中央的散子一起收下。這樣的交換在互相相減後,黑棋並無所得。真是遺憾啊,仙角老師。
 
但黑棋在下19之前,如果照2圖先覷一手呢?如果白老實在圖中4位接,則黑棋就照譜中的順序走,白棋就沒辦法在譜中46位吃掉黑棋中央數子了。但是在這一瞬間,白棋也有白2的好手,以下黑3到白6告一段落,就像大山一樣無可撼動。白棋優勢的局面仍未改變。
 
2
Yasui5_Aihara_7.png
順帶一提,黑47下在3圖黑1則是無理。被白4攻來,黑棋無家可歸。
 
3
Yasui5_Aihara_8.png
第六譜(149~232 爬在第一線上的成功案例
Yasui5_Aihara_9.png
全譜的手順沒有記錄到最後,只知道本局最後是白棋十一目勝的結果。不知道對局雙方在第一線上連爬時是怎樣的表情?大概是互相苦笑吧。
 
這裡補充一個在第一線上爬的成功案例。
 
4圖是昭和四十九年(1974年)的林海峰‧小林光一戰。小林持黑。
 
白棋在優勢的局面下,下出圖中13扳虎,是確定勝利的下法。接下來黑棋如果再被白棋在A位扳到的話就完蛋了,所以必須於4打用強,只此一手。
 
然而白3卻是一兼二顧的好棋。白5開始拐出漂亮地於第一線上連爬,讓死子復活,則勝負已定。黑棋無計可施,只能投降。在這樣的場合下,就會覺得第一線上爬很讚,並且有「果然不愧是林老師」的感覺。
 
4
Yasui5_Aihara_10.png
5圖是稍微有趣的補充枝節。該局中右下角是以圖中的手順走出來的。如果此圖中的黑3下在A位的話,不知會如何?因為這樣的話,4圖白棋的手段就不成立了。
 
5
Yasui5_Aihara_11.png  
不過,如果黑棋這樣下(△),白1就可以做活。黑2以下如果想要破眼,到白11止還是失敗。所以白1時,黑棋只好9擋,讓白棋於6位做活。這和4圖黑1415相比,白棋可以多長一手才做活。如此黑棋不滿。這是小林先生的自戰解說中講的。
 
6
Yasui5_Aihara_12.png
 
另外再講一個實戰例。
 
7圖是丈和‧安節(幻庵)之戰中,丈和持黑。由於黑棋勝定,所以以下已經沒有甚麼好關心輸贏之處了。然而黑△接後,白棋大龍只有一眼。此處只有一種可以考慮的處理手段。
 
7 
Yasui5_Aihara_13.png
8圖是實戰的經過。白13後,可以把做活和渡過當作相等之點。不過到白21止,大概沒有比這更悲慘的情況了。黑2224是先手,而白下A後終於做出兩眼。安節老師,明明在該投降之時卻不投降,只能說因為對手是互為冤家的丈和啊。
 
8
Yasui5_Aihara_14.png 
 
總譜(1~232
Yasui5_Aihara_15.png 
 
232手以下不明,白11目勝
 
譯註:
 
這裡順便補充一下相原可碩的生平。(資料引用自維基百科日文版---中文版並無相原的資料,且中文版中關於本因坊知伯、秀伯的記述錯誤頗多,順便補充一下)
 
相原可碩(元祿11年=1698年出生,沒年不詳)是日本江戶幕府時代的圍棋棋士,出生於伊予國(今四國愛媛縣一帶),原本是四世井上道節因碩門下,最終段位是七段。其著名事蹟為和琉球來訪的棋士對弈、另外也被認為是在本因坊知伯、秀伯、伯元時代支撐著整個日本棋界。
 
幼年時拜入井上道節因碩門下。十二歲時被當時的幕府將軍德川家宣徵召陪侍,受賜150俵(一俵約0.35石),並且被視為德川家的直屬武士而拜領芝三田處的宅邸。(譯註:由於他早就具有相當於德川家直屬家臣的職位,根本就不可能去搶本因坊家的家督)
 
寶永七年(1710年)十三歲三段時,琉球國中山王貢使帶來的隨員屋良里之子在島津府邸和本因坊道知對局,相原則和陪同的島津家茶師兒玉可俊對弈,結果讓先獲勝。同時屋良里之子輸棋後,希望和道知再戰,結果監護的井上道節因碩讓道知稱病,改由可碩和屋良里之子對戰,結果屋良里之子持黑先下卻是可碩白棋二目勝。
 
在享保5年(1720年)道知想要申請名人碁所向各家商討時,可碩擔任了各家家督之間往來的使者任務。享保20年(1735年),他和五世井上春碩因碩共同升上七段。他留下了和本因坊知伯對弈四局、本因坊秀伯對弈九局、本因坊伯元六局等等的棋譜。另外,現存最古老大斜定石棋譜的對局者之一,就是相原可碩。去世之年不詳,但在寶歷十三年(1763年)還有他六十六歲和坂口仙德對弈的棋譜存在,表示他至少活到了六十六歲。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