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2(Fri)

禁衛軍管樂團首席群專訪

* 原文取自The Clarinet雜誌2002春季號Vol.8
 
法國禁衛軍管樂團首席專訪
 
獨奏豎笛:希爾薇‧郁(Sylvie Hue
樂團豎笛首席:希爾凡‧馬紐里尼(Sylvain Magnolini
薩克斯風首席:強‧皮耶‧巴拉格里歐里(Jean Pierre Baraglioli
 
 
採訪:大浦綾子(東京佼成管樂團團員)
不負責翻譯:Tony Huang
 
優秀的作品與共演者
 
大浦(以下以O表示):
這次貴團第八次來日本巡迴(2001年)演出,其中特色之一,就是和三位獨奏者合作協奏曲。想請教一下你們對他們的印象如何?
 
馬紐里尼(以下以M表示):
這三位都是具有高超技術的高水準演奏家。此外,我們對於能夠演奏未知的曲子也非常有興趣。其中納卡里亞可夫(Sergei Nakariakov)所演奏的阿魯圖尼亞小號協奏曲(Alexandre AroutounianTrumpet Concerto)是我們演奏過很多次的曲子,但是須川展也先生擔任獨奏、長生淳作曲的「英雄的時代」以及林英哲先生擔任獨奏、松下功先生作曲的「飛天遊」就是我們完全不知道的曲子。我想這對拓展本團的演奏曲目來說,具有很大的意義。
 
O:
想請教你們對於這兩位日本作曲家寫的作品有何看法?
 
巴拉格里歐里(以下以B表示):
真是寓意深遠的曲子呢。尤其長生淳先生的曲子對獨奏者來說以及對我們來說都是難度非常高的大曲。而須川先生以非常高超的技巧演奏得非常棒。
 
郁(以下以H表示):
至於林先生的日式大鼓演奏讓我們認識了日本的傳統樂器,真是非常有意思。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日式大鼓。最令我們感動的是,他是用全身的力量來演奏,真是非常有勁且非常精彩的演奏。
 
O:
先生也在音樂會中和你們共同演出了拉威爾的「波麗露」(Bolero),他是怎樣在波麗露中加入日式大鼓演奏呢?
 
H:
我們讓他採用即興演奏。首先,在他以波麗露的節奏即興演奏大鼓之後,我們再開始原曲的演奏。曲子中在長號獨奏結束要進入樂團齊奏前,我們再讓他加入一段日式大鼓即興演奏。
 
與管弦樂團同樣的聲部排列方式是禁衛軍管樂團的傳統
 
O:
禁衛軍管樂團是直屬法國總統府下共和國禁衛軍的樂團,所以各位團員的身分都是軍人嗎?
 
M:
沒錯,就是這樣。
 
H:
只不過看起來不像而以。
 
B:
特別是希爾薇‧郁。(笑)
 
O:
入團很困難嗎?
 
H:
我想和其他的管絃樂團差不多吧。如果某個聲部有缺人,就舉辦徵選會選擇其中最好的人進來。
 
O:
樂團全部一共有多少位團員?
 
B:
應該是七十人左右吧?
 
M:
不,更多才對。大約是八十人吧?此外,如果是以管弦樂團的形式演出時,還會加上四十人左右的弦樂演奏者進來。
 
O:
你們也有管弦樂團的編制對吧。
 
H:
我想日本的觀眾可能不知道,不過我們在法國也會舉行管弦樂團的音樂會。
 
O:
我在巴黎求學的時候,曾去聽過禁衛軍的管弦樂團與郁小姐合作莫札特豎笛協奏曲的音樂會喔。
 
H:
咦?是嗎?不過,我們的確偶而會安排這樣的演出。(笑)
 
O:
外國人可以去考禁衛軍樂團嗎?
 
M:
不,不行。只有法國人才能加入。
 
B:
很可惜是吧。不過,這個規定也許將會改也說不定。
 
H:
不過,曾經有一位日本人混進來禁衛軍管樂團吹過喔。
 
O:
咦?真的嗎?
 
H:
是的。我記得發音上是叫“Hosono”(譯註:寫成漢字的話,應該是“細野”),他在和多里亞爾(Henri Druart,前巴黎管絃樂團首席,本身也曾是禁衛軍管樂團團員)老師或是郎斯洛(Jacques Lancelot)老師學習的時候對禁衛軍管樂團非常有興趣,拜託我們無論如何要讓他加入練習,所以他就參加了我們好幾次的團練。雖然他不能正式上台演出,不過也是個罕見的例子就是了。
 
O:
你們一年會舉行多少場音樂會?
 
B:
沒數過耶。(笑)
 
M:
管樂團和管弦樂團合計起來,一年大概有六十場吧?
 
H:
大約是這麼多吧。此外,雖然次數不多,但也會舉辦室內樂或重奏行式的音樂會。
 
O:
想請教一下禁衛軍管樂團傳統上的特色?
 
H:
我想應該是聲部的排列方式。由於我們主要是演奏管絃樂曲改編的曲子,所以希望盡量接近原曲的安排,採用類似管弦樂團的聲部排列方式。也就是獨奏管樂器以及打擊樂器的位置完全與管弦樂團一樣,而原本管弦樂團弦樂的位置上,則是配置了齊奏的豎笛群與薩克斯風群。
 
M:
這個排列方式是不會變的,即使在演奏管樂原創的曲子時也是一樣。
 
O:
樂團中有中音豎笛(Alto Clarinet)或巴賽管(Basset Horn)的編制嗎?
 
H:
我們和美式的管樂團不同,一般來說不會有人吹中音豎笛或巴賽管。當然,如果樂曲需要的話,我們就會安排人來演奏。
 
O:
平常是怎樣的練習形式呢?
 
M:
每週有固定的練習日。但也常常會因為有音樂會而增加團練次數,然後下一週再減少的情形出現。
 
H:
除此以外,也會有分部練習。例如齊奏豎笛群與齊奏薩克斯風群會一起分部練習,而獨奏木管和銅管聲部一起練習…等等。當遇到要排練比較難的曲子或是新的曲目時,我們就會做這樣的分部練習。
 
 
能在禁衛軍管樂團中演奏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事
 
O:
想請教你們自己覺得禁衛軍管樂團的魅力在哪裡?
 
M:
禁衛軍管樂團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幾乎都是以上述的聲部排列方式及我們獨自的編曲來演奏傳統的法國音樂,例如德布西、拉威爾等人的音樂。
 
H:
我們的編曲精神,就是在盡量忠於原曲。所以改編出來的調性與獨奏樂器的樂句都與原曲一模一樣。這對我們團員本身來說,也是最具有魅力的地方。這也是禁衛軍管樂團創設以來所留下來的風格。
 
B:
再來就是每個團員的演奏技術都非常厲害。不只是擔任獨奏聲部的團員而已,而是全體團員都具備高超的技巧。能在這樣的樂團中演奏,對我來說是非常開心的事,所以吹的時候是非常快樂的。在練習的時候,也可以明確的感受到演奏上是越變越好喔。尤其對我們來說,因為一般管弦樂曲中沒有薩克斯風的配器,所以能透過禁衛軍管樂團的演奏來接觸到偉大的管弦樂曲作品,更是非常棒的事。
 
O:
最後,想請各位給我們的讀者說一些話。
 
M:
如果,禁衛軍管樂團去到大家居住的城市演奏時,請務必前來一聽。我們的曲目與音色是獨特的,我們自信有別的樂團聽不到的演奏魅力。
 
H:
我也認為這個樂團的確具備只有我們才有的音色。
 
B:
我們來到日本演奏時,不管在哪裡演出都是大爆滿,大家都非常踴躍前來欣賞。這裡熱愛音樂的人真的非常多呢。
 
H:
不過有一點遺憾的地方是,自我從1988年開始定期前往日本演奏以來,從來都沒有和您所屬的「東京佼成管樂團」直接交流的機會。看看能不能辦個甚麼共同交流會或是聯合音樂會等兩個職業樂團可以做的交流?
 
O:
聽到您說從來都沒有辦過交流活動,我也非常吃驚。真是令人遺憾啊。
 
H:
我兩年前在台灣聽過你們樂團的演出(譯註:郁女士曾經來台灣辦過獨奏會,應該是那時順便一起去聽的吧?),演奏品質非常高,讓我驚訝到日本竟然也有這麼高水準的樂團,真是非常感動。
 
O:
真是非常感謝您的讚許。那麼今天就當作是我們第一次的交流會吧。
 
H、M、B:
沒錯!(笑)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