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2(Wed)

馬克‧紐奇歐(Mark Nuccio)專訪

* 原文取自The Clarinet雜誌2005春季號Vol.17
 
人生中各式各樣的經驗都是詮釋音樂的材料
 
~馬克‧紐奇歐(Mark Nuccio)專訪
 
                                                                                採訪:橋田春奈(日本豎笛家,暫譯)
不負責翻譯:Tony Huang 
nuccio_mark_CL_0607.jpg
豎笛家 馬克‧紐奇歐(引自紐約愛樂官網)
 
 
<前言>
 
馬克‧紐奇歐先生從1999年開始擔任紐約愛樂的副首席與降E調豎笛的獨奏,而成為其傳統音色之核心。說到紐約愛樂,正是由突破重重難關爭取到唯一職缺的世界級頂尖演奏家所構成的精銳團體。可以說是美國首屈一指的樂團。去年(譯註:2004年)十月,配合紐約愛樂來日的行程,馬克‧紐奇歐也開了室內樂的音樂會,其溫暖的音色、乾淨俐落的技巧令人印象十分深刻。因此,我們特別邀請受過紐奇歐薰陶的演奏家橋田春奈來訪問紐奇歐先生的來歷及對音樂的想法。
 
突破難關後從舞台上贏得溫暖的回應
 
採訪:
您好。百忙之中還來接受我們的訪問,真是感激不盡。紐奇歐老師這一次是第幾次來日本呢?
 
紐奇歐:
第四次了。我還是匹茲堡交響樂團的團員時,就來過兩次。和紐約愛樂一起來過兩次。
 
說真的,來的越多次就越喜歡上日本。這次我們還特別在福井縣為小朋友們開了一場音樂會。這是紐約愛樂除了在紐約以外首次嘗試為小朋友辦音樂會,而日本小朋友也真是非常捧場,讓我們非常感謝。他們雖然只是安靜的聽著,卻能接受到我們的音樂,讓我們非常開心。日本小朋友對於古典音樂的關心程度以及在音樂會禮儀的表現上,可是比紐約的成人們還好呢。
 
我也慢慢的開始了解東京的風貌了。第一次來日本時,連壽司都沒吃過,就有一種還不太對胃的感覺,現在卻已經是非常喜歡壽司了。上次來和這次來日本,我都是一大早就起來跑去築地市場逛(譯註:築地是東京著名的海鮮市場),我還有和巨大的黑鮪魚一起拍照喔。此外,常去的地方就是銀座或是六本木周邊了。
 
採訪:
六本木嗎?(譯註:銀座與六本木都是夜店聚集之處。)
 
紐奇歐:
我懂,你是要說那裏很危險是嗎?不過,我們只是去吃飯和小酌一下而已。不是去夜遊的啦!還有就是去皇居附近晨跑,在那裏晨跑還真是蠻舒服的呢。
 
採訪:
說到這裏,您也參加過紐約馬拉松比賽是嗎?
 
紐奇歐:
沒錯。上一次跑的時候還創下了自己的最快紀錄,三小時二十七分。這在三萬五千人的參賽者中,算是排前10%的成績。不錯吧?不過,今年剛好因為要來日本而沒法參加….
 
採訪:
啊,真是對不起。那麼,接下來起您談一談關於紐約愛樂的部分好嗎?
 
紐奇歐:
能夠進入紐約愛樂,是我音樂人生中最重大的一件事。光參加甄試就很辛苦了。第一次甄試是吹協奏曲,第二次則是吹管弦樂片段,第三次是吹降E調豎笛,決選則是進到紐約愛樂的木管分部中,要連吹三個小時半左右的第一部豎笛與降E調豎笛的分譜。
 
採訪:
哇,真辛苦。那前來甄試的大概有多少人?
 
紐奇歐:
聽說是四百人左右。從通過資料與錄音審查之後開始第一次甄試,一直到決選為止,總共進行了兩週左右。
 
因為我當時已經是匹茲堡交響樂團的團員,所以可以直接參加第一次甄試,但即使如此,也還是長期抗戰呢。
 
採訪:
那結果是馬上就知道了嗎?
 
紐奇歐:
是的。就在長達三小時半的決選後,大家就先離開舞台。然後,我被叫了回去,在場的已經有樂團的負責人、各個樂團職員與木管聲部的全部成員,還有一些我不認識的人。這些人在舞台上站成一排朝著我,中央就是洛林‧馬捷爾大師(Lorin Maazel。譯註:當紐奇歐還在匹茲堡交響樂團時,指揮就是馬捷爾)。然後他們說:「歡迎加入我們的行列」這樣來恭賀我。樂團團員們用這樣的方式來歡迎我,真是讓我畢生難忘。在美國,不管哪個樂團都很難考,光是能夠參加甄試就算非常幸運了。但是一般來說,即使考上了,也不過就是通知:「你已經合格錄取了」而已。像這樣的歡迎方式,是我過去考上的樂團從來沒有過的,讓我印象相當深刻。
 
採訪:
真是一段佳話啊。是不是也和紐約愛樂的團員在職時間都相當長有關係呢?
 
紐奇歐:
嗯,單就豎笛而言,史丹利‧杜拉克(Stanley Drucker)就當了五十五年的豎笛首席。連這個甄試本身都已經三十五年沒辦了呢。(譯註:根據資料,杜拉克先生是1948年進入紐約愛樂,1960年升上首席,終於在2008年退休。生涯總共待在紐約愛樂一甲子,其中首席當了四十八年。所以上述的五十五年應是記憶錯誤。不過,杜拉克老先生直到八十歲的時候還能演奏柯普蘭的豎笛協奏曲,被金氏世界紀錄列為演奏此曲的最高齡紀錄。如果,上你家水管去看他八十歲演奏韋伯的豎笛小協奏曲,將會發現他根本不像八十歲的阿伯。)
 
採訪:
這真是恐怖啊。
 
接觸到許多令人興奮的音樂機會
 
採訪:
可否請您也稍微說一下紐約愛樂的特色?
 
紐奇歐:
團員們全部都是非常優秀的音樂家。大家互相聆聽配合,以做出美好的音樂。紐約愛樂每週都會演奏不同的曲目。所以一個月四套曲目,一週演出四場音樂會,一年一共要準備三十七種曲目。也因此,大家都必須很快把樂曲完全準備好,在第一次彩排時就能演奏出如同正式上台一樣的水準。這樣的排練是每天持續不斷著。然後,我們也常演出室內樂,或者是替電影的配樂、電視脫口秀以及廣告錄音等等,都是很有意思的工作。
 
搬到紐約來後,就更能接觸到許多令人興奮的音樂機會。我演奏了從古到今的許許多多樂曲,也有很多機會和從遠方而來的舊識或朋友一起演出。如果去到卡內基音樂廳,還能聽到許多的優秀樂團或音樂家的演出。此外,也得到教導非常多優秀學生的機會。
 
採訪:
那能請教一下您一天的生活大約是怎樣的形式?
 
紐奇歐:
早上五點起床先練一個小時左右的樂器。然後再去慢跑45英里左右(約68公里),然後吃早餐。八點半離開家門,去到樂團的練習場地時大約九點半。然後經過三十分鐘左右的暖身練習後,十點開始樂團的排練。到十二點半排練完畢後吃午餐。下午一點到五點是我和學生上課的時間,然後再吃晚餐。晚上七點半或八點是樂團的正式演出。音樂會大約十點或十點半結束,我就回家立刻上床睡覺。然後隔天早上又是五點起床如此每天反覆地進行著。
 
採訪:
五點就起床練習?會不會太厲害了
 
紐奇歐:
(笑著說)你也應該這樣啊。這樣才能有效利用時間喔。
 
採訪:
。那老師您在當上職業音樂家前,學生時代大概每天練多久呢?
 
紐奇歐:
我想可能還是不要說比較好(笑)。其實啊,在我進大學之前,我並沒有花很多時間練習。大概是三十分鐘,長一點的話也不過一個小時。那時是即使不想練也不得不練,就這樣每天還有持續在練。不過,上了大學後,卻靠豎笛拿到獎學金。所以呢
 
採訪:
覺得也許可以走這條路?
 
紐奇歐:
沒錯!我當時才開始想,也許我可以當職業音樂家?!從此就開始每天漸漸增加練習量,到了大四時,我每天練四個小時左右。之後,我進到西北大學和羅伯特‧馬瑟勒斯(Robert Marcellus)先生學習時,一天要練七到十個小時。
 
吹出正確的豎笛音色是非常重要的事
 
採訪:
果然最後還是要苦練呢。那,您覺得練習時特別需要注意的重點是?
 
紐奇歐:
如果希望能獲得莫大的成就,就必須實在地做好基礎練習。對豎笛來說,就是嘴形、舌頭的位置、控制氣息、手的位置與形狀、不要太過用力(放鬆)、樂器的角度、音準是否有控制正確等等。不是單單把氣吹進樂器裏就好,仔細聽聽發出來的聲音是非常重要的。
 
採訪:
能否請您說的再具體一點嗎?
 
紐奇歐:
就是每天都要練音階與琶音。一開始先放慢練,以確認手的位置是否正確,然後再慢慢加快。然後千萬不能用力咬竹片,因為這樣反而會阻礙竹片的振動。當然,要能好好含住吹嘴還是需要適當的壓力。基本上,不過分咬竹片與運氣的集中度就決定了你的豎笛會發出怎樣的音色。至於有沒有用力咬竹片,就要請豎笛老師來幫忙確認。
 
採訪:
不要咬竹片是老師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個重點呢。除此以外,是否也能請您詳細說明控制氣息的部分?
 
紐奇歐:
氣在進入樂器之前,就必須集中。空氣進入口腔後不要鼓頰,然後好好地從齒間吹入樂器中。通常不是會用很細的吸管來攪拌咖啡嗎?氣息的集中度就好像能通過那樣細的吸管一樣。如果氣息是像能通過麥當勞那種大型的吸管,就太不集中了。另外,必須靠腹部的肌肉而不是胸部來施加壓力。而且不是只有腹部前方施力而已,請用大約在繫皮帶高度左右的整圈腹部一起用力。請將雙手放在靠近腰部的背上試試看,如果吸氣時腹部肌肉有跟著膨脹起來的感覺時就對了。
 
採訪:
(一面測著遞過來的吸管)這吸管的直徑是3公釐,全長約12~13公分。比這還粗的吸管就不行了是吧。那麼,在豎笛的演奏技術以外,還有甚麼應該注意的地方?
 
紐奇歐:
我聽說日本的管樂音樂也非常興盛。我認為管樂團的練習中,教導節奏的正確性是非常有效的訓練。我在小的時候,也加入過父親指導的管樂團中演奏,就在節奏上受到大家許許多的指導。實際上在樂器發出聲音之前,我們會被要求先將拍子細分,然後配合音高唱出來。就像OneTwoand Thre-eFo-u-r一樣。我們並沒有教甚麼特別難的視唱練習喔。那些視唱練習對中小學生來說太過困難了。其實我自己也沒有上過視唱練習課,我覺得只要有學到基本的東西就很足夠了。
 
採訪:
您剛才說沒有上過視唱練習,還真是給大家不小的鼓舞。我還以為您從小有受過甚麼特別的音樂課程呢。不過,令尊不也是豎笛演奏家嗎?
 
紐奇歐:
父親在開始當管樂團教練前是在軍樂隊中演奏豎笛,我母親也在大學主修豎笛。所以我的確很自然會受到父親的影響,但我小的時候,覺得打打棒球、幫忙洗洗車、割割草,要做甚麼都無所謂。但不管做甚麼,認真練習都是必要的。如果沒有好好練習豎笛,演出前就會被別人說你必須要好好準備才行。不過,就算演出沒法達到完美,能盡到全力才是更重要的。因為,沒有人可以一生下來就可以完美的演奏樂器。此時,就算不能像電視或CD那樣演奏的那麼好,只要能樂在音樂之中就好。也就是說,身邊的大人要給予小孩子們適當的鼓勵是很重要的。
 
要能成為優秀的音樂家,只靠練習是不夠的
 
採訪:
為了要能演奏出好的音樂,還需要注意甚麼重要的東西?
 
紐奇歐:
這不是說不用練習就可以了,但我認為人生中各式各樣的經驗全部都是演奏音樂的材料。所以旅行也好、打棒球也好、去參觀動物園也行,全部都和你未來是否能為好的音樂家發生關連。只靠練習是絕對不可能成為好的音樂家的,經歷各種不同的人生經驗也是非常重要的。
 
採訪:
也就是說,享受各種人生經驗和認真練樂器都是非常重要的呀。那麼,您認為怎樣才算是音樂上的成功呢?
 
紐奇歐:
我自己到現在為止,一共參加過十五次的樂團甄試。其中五次有考上,五次進入決選,但也有五次完全不受青睞。用這樣的比率來看,我自然還算是成功的喔。不過,所謂音樂上的成功,並不單指是做為演奏家的成功。例如,教出好的學生也是一項非常偉大的工作。我認為比起做為演奏家的成功,能讓大家享受音樂的美好才是更重要的。就好比這次能有在橫濱演出的機會(編註:20041020日在橫濱未來港音樂廳舉行了紐約愛樂豎笛室內樂。由技藝精湛的演奏家們,演奏了莫札特與布拉姆斯的豎笛五重奏,讓大家欣賞到美妙的音樂),主辦單位費盡心思做了許多的準備,讓我非常感激。我想,這也可以說是一種音樂上的成功吧。一個人不管是教學也好,演奏也好,或者是在各種機關裏工作都能對音樂有所貢獻。只要能讓大家更接近音樂,就算是莫大的成功了。
 
採訪:
那最後請老師把您對音樂的想法,簡單地跟讀者們分享一下好嗎?
 
紐奇歐:
音樂對我來說,是一種表現感情的手段。特別是能和好朋友一起演奏美好的音樂,是任何事都無法相比的!希望大家都能用真心來演奏,就像這次在橫濱未來港音樂廳的演出一樣。是的,這次的演出剛好遇上颱風直撲而來,簡直就是在狂風暴雨的正中心一樣;但仍然有許多觀眾前來,只有真正的樂迷才會如此。而且從觀眾席感受到對音樂的強烈熱情,到現在都還深印在我心之中。像這樣美好的夜晚,是絕對無法抄襲出來的。我想其他的工作恐怕也無法獲得像我這樣的感覺吧。所以音樂對我來說,真是非常特別的東西。而當天全體演出人員也都是真心演奏,也讓我非常高興。我衷心期盼,日本的觀眾們能在兩年之後,再來聽我們的音樂會。
 
採訪:
今天非常感謝您能接受我們的訪問。
 
紐奇歐:
不客氣,也謝謝大家。
 
 
<馬克‧紐奇歐簡介>
 
1999年當上紐約愛樂副豎笛首席以及獨奏降E調豎笛。在這之前,也曾是匹茲堡交響樂團、丹佛交響樂團、明尼蘇達管弦樂團等美國一流樂團的團員。並且和洛林‧馬捷爾、庫特‧馬索、祖賓‧梅塔、里卡多‧慕提、克勞迪亞‧阿巴多等世界著名的指揮家合作演出,並贏得絕佳的聲譽。
 
紐奇歐先生在室內樂上常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等地定期舉行音樂會,並參加科羅拉多等地的音樂節,也受邀成國際豎笛協會的特別藝術家於世界各地演出。2001年在卡內基音樂廳、2002年在德國與日本等地舉行獨奏會,廣受好評。另外他也常以錄音室音樂家而活躍著。2003年他還獲邀在紐約市葛萊美獎中演出。在美國的紅牌節目「大衛‧萊特曼秀(The David Letterman Show)」或許多的電影配樂中都可以聽到他的樂聲。現在,他也在曼哈頓音樂院與曼尼斯音樂院指導後進。他目前也是巴菲特(Buffet Crampon)樂器公司的專屬豎笛家與顧問。
 
其樂器與相關配備如下:
bB/A調豎笛:Buffet R-13
調音管(Barrel):Moennig
吹嘴:Charles Chedeville
束圈:Peter Spriggs
 
bE調豎笛:Buffet RC Prestige
吹嘴:Zinner
束圈:Bonade
竹片全部自己手工製作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