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8(Wed)

雁金準一生平簡介

雁金 準一(Karigane Junichi, 1879=明治12年7月30日 - 1959年=昭和34年2月21日)
 
是日本明治到昭和時期的圍棋棋士,棋力九段。原本的姓氏是岩瀨,東京人士.起初拜師於中川龜三郎一世門下,後來進入方圓社,最後投入本因坊家,成為本因坊秀榮的弟子。
曾是日本棋院創始成員,但後來脫離成立棋正社,成為棋正社的總帥,與日本棋院進行了所謂的院社對抗戰。與本因坊秀哉是競爭關係。最後創立了瓊韻社。
 
出生
 
雁金準一是出生於東京本鄉(位於著名的東京文教區--文京區,東京大學就在本鄉三丁目),家裡是曾在三河國豐橋藩藩邸出仕的武士階級。四歲時由喜歡圍棋的父親教會下棋,並且和來家裏拜訪的客人對弈後,棋力突飛猛進。由於擔心會影響學業,一度被父親禁止下棋,但私底下還是偷偷鑽研「國技觀光」(本因坊丈和著)等圍棋經典,最後還是得到父親的允許,得以繼續下棋。十二、三歲左右已經於家鄉附近無敵。由於父親生病的關係,家中一度貧困起來,後來受到河北耕之助的朋友小野述信的援助,於明治26年(1893年)進入方圓社旁聽學習,並且於隔年入段。
 
之後,受到伊藤博文的眷顧,住進伊藤家中,並跟著伊藤前往廣島、下關(馬關)等地,而以「下棋小僧」的綽號為人所知。三年後,正當自立維生之際,於是回到本鄉開設圍棋教室。1896年正式加入方圓社的塾生,隨著中川龜三郎一世的退休而成為其內弟子,並陪同中川前往各地遊歷。
 
1898年(明治31年)昇上二段。同一年開始參加第19世本因坊秀榮主持的研究會「四象會」。1899年(明治32年)年,隨著日下義雄一起前往韓國一個月。並和韓國京城高手並且也是中樞院議官的白南奎對戰,結果將之降級到四子(以朝鮮規則算是讓二子),因而被稱為「神童來」。1900年開始和秀榮進行十局賽(雁金受二子,結果是秀榮六比四獲勝,但雁金一度打到先二,可見實力不凡)。1905年離開方圓社,加入當年秀榮所發起的「日本圍棋會」,成為秀榮門下弟子並且被授與五段段位。1907年(明治40年)一月升上六段。在六段升段慶祝會上,伊藤博文提贈了一首五言絕句給他:
 
「東西分局勢 黑白鬥雌雄 坐看輸贏跡 賢愚老此中」 。
 
爭奪本因坊繼承權
 
正當此時,秀榮的繼承人人選共有雁金與比他年長五歲的田村保壽。論實力是田村較強,但秀榮很討厭田村的個性(小氣),所以遲遲沒有決定繼承者。而且當時田村在七段昇段紀念棋中(1905年),命令對手的雁金五段故意下成和棋,結果此事被秀榮從棋譜中看出異狀而揭穿,據說也是田村在秀榮心中失去信任的一個原因。
 
1907年二月秀榮在遺命雁金繼承本因坊後去世,但出現了各自擁立六段的雁金與七段的田村擔任本因坊的派別分裂對抗,因此暫定由秀榮之弟、秀和的三男秀元來擔任第二十世本因坊。雁金雖然是以敲玉會來構成秀榮遺孀派的主力,但隔年秀元卻把本因坊大位讓給了田村,田村因而成為第二十一世本因坊,而敲玉會也因為雁金的離去而解散(如上所述,雁金派的支持者還有政界的伊藤博文,實力可說是非常強大.但據說雁金本人並無競爭意願,所以最後自然為田村搶得先機)。但雁金還是出席了同年秀哉昇上八段並且繼承本因坊的慶祝會,還和廣瀨平治郎五段在會中對弈.但從此之後,就失去正式對局的機會了。雁金此時不過接近三十歲,雖是棋界的第二號人物,卻只能過著和業餘棋士下指導棋的半退休生活.
 
到棋正社時代之間
 
1915年,雁金成為1907年發起的關西圍棋研究會(關西圍棋會)的會員。到了1917年,甚至有擁立雁金作井上家繼承人之決議出現,不過最後還是在1920年由惠下田榮芳正式繼承第十六世井上因碩。
 
1919年在時事新報的主辦下,和林德藏三段對局(局差是先二,該局是授二子,結果雁金不計勝),這是雁金歷經十三年的沉潛以來首次的對局。同年,又和關源吉、吉澤道三、小林鍵太郎等人共同設立大正圍棋會。之後,政財界的有力人士之間開始了讓雁金進行比賽的討論,於是在1920年三月,由細川護立(當時是貴族院議員)主辦下,和1914年登上名人大位的秀哉對局;在經過13次的打掛後於1月30日終局,結果是黑棋的雁金6目勝(由於秀哉是名人,所以局差是受先)。此局在1980年代左右,由故坂田榮男九段於棋道雜誌作講評。坂田九段的評論是:「雙方氣魄上互不相讓,讓人覺得幾乎是血淚盡出的壯烈感。而且更令人敬佩的是全局幾乎找不到什麼惡手。我們從此局當中可以學習到許許多多的東西。現在雖然有時間等許多限制而不能下得過猛,但也完全找不到像此局一樣把變化都算透了的棋局」。在同年四月的久保松勝喜代的五段昇段慶祝會中,也和秀哉對弈了一盤,結果秀哉33手就打掛了。但在同年五月時事新報所主辦和秀哉正式對戰的一局中,結果經過19次打掛後於12月28日終局,是秀哉(白)不計勝。
 
此時一度當上方圓社的理事,但在1922年再度離去,和高部道平、鈴木為次、瀨越憲作等四位棋士共同設立了稗聖會。在稗聖會中,所有的對局一律分先貼目,並且開始導入限時制等規定。在這之中,還是雁金的成績最佳,其次才是瀨越。(雁金八勝三敗一和,瀨越六勝五敗一和)
 
後來在高部道平等人的運作下,加入了因1924年棋界大整合而成立的日本棋院。然而,在同年中雁金、鈴木為次郎、高部道平、加藤信、小野田千代郎卻因為違反日本棋院的規定,自行和報知新聞訂定了個人契約而被除名。據說,雁金真正脫離日本棋院的董事對其無禮。(有某個日本棋院的董事在棋院的玄關命令雁金:雁金君,給我拿帽子來。)於是這五位棋士成立了棋正社。隔年雁金升上了七段。不過鈴木、加藤卻在1926年又脫離了棋正社回到日本棋院。
 
1926年經過讀賣新聞的居間聯絡,棋正社和日本棋院開始了所謂的院社對抗戰(正式名稱是日本棋院對棋正社擂台賽),此對抗戰被稱為大正大爭棋。第一局由秀哉對上雁金(先),結果254手止是雁金超時負。之後的擂台賽,雖然棋正社加入了有常勝將軍的野澤竹朝,但到1929年比賽結束時棋正社的成績只有14勝26敗2和(其中雁金4勝9敗)。刊登這場院社對抗戰棋譜的讀賣新聞可是舉全社之力進行比賽的宣傳,又找來村松梢風等著名文人來寫觀戰記;再加上秀哉與雁金一戰從佈局階段就開始大亂戰之助,發行數量一口氣增加了三倍。
 
瓊韻社之後
院社對抗戰之後,由於成績不理想,慢慢就從棋界舞台上淡出了。
 
1933年,昇上八段。
 
1941年,由於和高部道平對立,率領門下弟子脫離棋正社,自行成立了瓊韻社。該年雁金62歲,開始和日本棋院的吳清源七段進行升降十局賽。對於比賽的局差,雖然雁金是八段,但是日本棋院有所質疑,而雁金自己也願意和吳以分先來對弈,所以無事解決。戰績上,到隔年為止是雁金的一勝四敗,考慮到雁金的名譽因而中止。但如果細看內容,可以看到雁金每一局的奮鬥,令人動容。特別是第二局可以說是雁金的名局,但在三日制十四小時限時的折磨下,六十三歲的老人畢竟還是吃不消而敗下陣來。此外,其徒弟瓊韻社的渡邊昇吉六段也和藤澤庫之助六段進行了十局賽,但也在藤澤三連勝後中止比賽。
 
之後,偶而也會和日本棋院棋士進行交流比賽,也有人去運作讓雁金回到日本棋院,但最後他還是留在瓊韻社。1944年,六十五歲高齡的他竟然又在讀賣主辦的準名人賽(參賽者是當時所有的八段八人)中白棋逼和了吳清源。而1952年,他又參加了全本因坊全八段賽(參賽者是現任與前任的本因坊,以及八段棋士),也僅以白棋輸給了橋本宇太郎半目。到了1953年,他又贏得了三長老賽的冠軍。
 
1959年1月,被推舉為九段。同年2月21日去世。日本棋院立刻拋去過往恩怨,追贈名譽九段。其墓所位於顯本寺(一樣在東京文京區)。當初,秀榮評論雁金是細算精深型的棋士。而且常被人稱讚是性格溫厚、人格高潔。
 
門下弟子有:渡邊昇吉九段、富田忠夫八段等人。鄒海石七段、笠井浩二七段也在少年時代和雁金下過受子棋(八子或九子)。由於富田的弟子有鄭銘瑝九段以及黃孟正九段等人。而曾徒孫的謝依旻(黃孟正九段的弟子)現在則是囊括了日本女子棋界的所有頭銜---當然也包括了女子本因坊頭銜。
 
参考
維基百科日文版(http://ja.wikipedia.org/wiki/%E9%9B%81%E9%87%91%E6%BA%96%E4%B8%80
碁世界月刊2010年8~9月號,秋山賢司:遊戲圍棋史
福井正明:圍棋史偵探出動
沙濟琯:日本圍棋史話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