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28(Mon)

綠色棋石‧女子職業棋士交流會之特別座談會

綠色棋石‧女子職業棋士交流會之特別座談會


與會者:芮迺偉九段、江鑄久九段&林海峰名譽天元

譯自碁世界2010年十月號 無責任翻譯 Tony

可以互相學習的交流會


編:「綠色棋石‧女子職業棋士交流會」在盛況中結束了。林海峰老師,您怎麼看這個新企劃呢?

林:真是個獨特且精彩的企劃。我想除了讓女子職業棋士們有個很好學習的機會,也能讓棋迷們提高關心的興致。

編:芮九段,您怎麼看比賽的結果呢?

芮:一如賽前預期,既沒有全勝也沒也全敗;五勝一敗的成績還算是可以滿意了。不過,直到最後一局才輸掉,所以不算十分滿意。(笑)

江:就內容來看,也不能說一定可以拿到五勝的說因為完勝之局可以說是一局也沒有。

林:從下過這六局來看,你覺得日本的女棋士的應手如何?

芮:打頭陣的鈴木步小姐或是謝依旻等,大家都很厲害。尤其是謝小姐很早就用完基本用時了,在讀秒聲中卻幾乎都下得非常正確。反倒是我下錯一堆呢。

江:這對芮迺偉來說也是個很好的經驗,又學到了不少東西。當下完前半段的三局回到韓國後,成績跟著也變好了。

芮:回到韓國後,就是女流名人戰的三局衛冕賽,結果以二勝一敗擊敗了對手趙惠蓮而衛冕成功。

林:輸的那一局還是違規敗嗎? (笑)

芮:是的。第一局中我忘了找劫材就提劫,而被判違規輸掉。這是我當棋士以來首次發生的糗事。(笑)

韓國的研究會

林:芮九段,你平常是怎麼練棋的?

芮:之前我也提過,就在韓國棋院的旁邊,大家租了一間公寓來進行研究會。我主要就在那裡研究。大家合出每個月的月費,然後舉辦循環賽或研究會,大概不論是誰每天都會過來。

江:那裡很寬闊,大約是日本棋院三樓的大廳那樣的程度吧。

林:這樣真好,真想讓日本的棋士們也來見習看看。那麼平常會有多少人來呢?

江:大概有五、六十人吧。小朋友棋士們在有比賽的日子時,還是會先來這個研究會才去韓國棋院呢。

編:再請教一次,這個研究會的名稱是?

芮:現在雖然叫「笑笑會」,其實就是以前李昌鎬與劉昌赫他們開始的「沖岩會」。只要是入段的小朋友們,都可以自動入會。

江:像三年前贏得富士通杯的补永訓九段等人,幾乎是每天都會來報到。午餐就叫外賣,然後從早到晚都在練棋研究。

林:韓國的對局時間比較短,似乎都是下午才開始比賽吧。

芮:基本時限三小時的比賽,只有國手戰與女流國手戰,其他大約都是兩小時或一小時的比賽。也有的比賽是一開始就直接讀秒的。

江:電視的圍棋專門頻道,也會實況轉播兩小時的比賽。

林:光這樣就知道大家都很重視平時的研究與練習呢。

與吳清源老師的淵源

編:林老師、芮九段都與吳清源老師很有淵源,所以想要請教兩位一些關於吳老師的事情。

芮:這次比賽第一輪結束後,在回韓國之前,我們才和牛力力女士三人一起去過小田原問候吳老師呢。

林:我也差不多在十天前,帶著全家去箱根時順便去拜訪了吳老師家。只要一提到圍棋的事,現場氣氛立刻就熱了起來。

芮:我也把第一局和鈴木步小姐下的棋拿給老師看。結果老師指摘了不少我完全沒注意到的地方,讓我又學了不少。

編:可以具體說明一下嗎?

芮:好的。請見參考圖:左下角的折衝中,當白1打吃後,雙方都手拔他投。但就像吳老師所說的,黑棋應該要A黏下厚,然後白再B虎。

參考圖

Green_Go1.png  

江:黑棋如果不A黏被白棋A提取一子時,就要C位縮進去而很痛苦。

芮:其實,我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問題。

編:想請教一下芮九段您是怎樣成為吳老師的弟子的?

芮:1991年來到日本時,一個月會去一次吳老師那時在信濃町的家,那裡的研究會就是我成為老師的徒弟之契機。

林:正是這樣,吳老師的徒弟就只有我和芮九段兩人,所以我們是師兄妹喔。(笑)

芮:最初只有我一個人去,後來王立誠先生、小川誠子女士、麥克雷蒙九段等也都來參加了。

編:有實際和吳老師下指導棋嗎?

芮:在研究會的初期,由於只有我和老師兩人,所以常和老師下快棋。通常在佈局階段我就已經落居下風了,不過老師要我不要投子而勉強撐到中盤才中止。大致上都是這樣的棋局。

林:吳老師即使是下快棋,只要一開始下臉色就會改變,馬上變得精氣十足的樣子。

芮:老師從以前開始,就是看一下盤面,很快就能反應出該怎麼下。常常我們都還搞不清楚他打算要怎麼下呢

林:的確,老師在一看到局面後找到答案的速度是非常之快。

江:林老師,您和吳老師的對局大概有多少?

林:指導棋大概有六子、三子、二子各一局吧?正式棋賽則是名人戰循環圈的兩局。

編:江先生,您和吳老師下過棋嗎?

芮:在第一屆中日超級擂台賽結束後,我們邀請吳老師與1985年來到中國,然後集合了參加超級擂台賽的成員們,請他指導我們許許多多的功夫。

林:那時江先生連勝五局,可是一炮而紅呢。

江:嗯,就是因為成績還不錯,所以吳老師給我指導了兩局快棋,真是非常光榮呢。

台灣的圍棋狀況

江:當父親開始教我下棋時,正好是林老師在名人戰中擊敗了坂田榮男老師左右。當時在台灣應該非常轟動吧。

編:那時您幾歲了?

江:那是我六歲的時候。就我們那個年代的人來看,前期的圍棋英雄是吳老師,後期的英雄就是林老師了。

編:那兩位是什麼時候開始學棋的?

林:我是八歲。

芮:我則是十歲。

編:現在中國和台灣的交流非常熱烈,芮九段有去過台灣嗎?

芮:1992年的應氏杯準決賽和大竹英雄老師對局時,是我第一次去到台灣。

林:準決賽是三局賽。

芮:很遺憾的是我以一勝二負輸掉。

編:林先生,最近常聽說台灣的兒童圍棋非常興盛呢。

林:雖然有一度走下坡,但現在有很多以小學生為主要對象的兒童圍棋教室而興盛起來。

芮:但是,應該有很多人上了中學後就不下了

林:本來家長們的目的就不是打算讓小孩子成為職業棋士,而是當成像鋼琴或游泳一樣的學習科目來讓他們學圍棋。然後到了中學後,就會停止學棋而專心升學。似乎是這樣的趨勢。

編:在台灣的職業世界中,似乎也有些年輕好手持續成長著。

林:雖有曾經拿過LG杯世界冠軍的周俊勳、今年代表台灣出賽富士通杯的陳詩淵、林至涵等年輕好手活躍著,不過還有待努力。

芮:陳詩淵曾在韓國學過棋喔。

林:是的。他在韓國學了八年,然後入段。後來回到台灣當職業棋士,今年則是拿到了富士通杯的台灣代表權。

編:好像也有不少職業棋戰吧。

林:主要是由台灣棋院來辦職業棋賽。而我的「海峰棋院」主要是辦學生、女性、一般業餘棋士的比賽,不過最近也開始舉辦職業棋賽了。

中韓的教練制

編:關於中國、韓國的女子棋力變強的理由,可以說是導入了教練制的關係吧。

芮:在韓國,雖然有像前面說過「笑笑會」的研究會,但也有專為女子棋士團隊成立的總監、教練制度。

江:從前女性和男性下棋的機會,就只有正式比賽的對局。再來就是想辦法籌出經費舉辦和男性棋士的對局比賽、講評等等。

芮:現在這些娘子軍的總監是曾經得過頭銜的梁宰豪九段、而教練則是尹盛炫九段。

江:尹教練在女子棋士對局時,總是自始至終在盤側眼中閃閃發光地觀看著。(笑)

芮:韓國的女子棋士現在正為了201011月的亞運會舉辦了一週三天、一天兩局的嚴格循環賽對局呢。

江:到了傍晚五點左右,就有韓國排名前十名左右的男性棋士來指導的檢討會。

林:整天都泡在棋裡面,當然就應該會變強吧。

編:那在中國,又是怎樣的狀況呢?

芮:中國女子棋士大概到兩年前左右為止,完全贏不了韓國。而在過去拿過亞洲電視快棋賽冠軍等常常活躍於國際棋壇的俞斌九段擔任起教練後,中國女子棋士就開始突飛猛進了。俞九段是每天早上九點半就會到場了。

江:俞斌先生,是看到出現某個棋形就可以說出「此形是誰最清楚」的博聞之士。他的熱心是當在研究中,如果出現了自己也無法說明下去的狀況時,就會找來以古力九段為首、對這個棋形很熟的棋士來共同研究。正是他很得人望,所以非常適合教練的職位。

芮:拜他之賜,這一年半來中國女子棋士的棋力更上層樓,現在已經到了可以打敗韓國的程度了。

江:現在女子隊的教練換成了王磊八段,而俞斌則改當上了男性的總教練了。

編:這樣我們明白很中國、韓國的教練制,的確是把女子棋力往上推進的動力了。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