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8(Fri)

林海峰國手半生自傳---我的履歷書(序)

鬥將 林海峰 (自戰記二十二局+我的履歷書)

 

~本書是以200371731於日經新聞日報連載的「我的履歷書」為基礎,再加上林海峰名譽天元自戰記二十二局重新編輯而成的~

 

原著 林海峰

無責任翻譯 Tony

 

履歷書(一)寫在前頭

 

20043月末我參加CSK杯亞洲圍棋對抗賽下了三局以後,我的總計對局數剛好達到了兩千局。我從入段以來,到今天已經邁入了第五十個年頭,但這個兩千局對局數似乎還是日本圍棋界第一個達成的紀錄。其中包含了124775012無勝負---勝率六成二,據說累計勝局數也是第一名。不過,這個累計勝局數和加藤正夫先生比起來只領先一點點(譯註:當時加藤正夫先生尚未去世)。雖然包含對局數在內的紀錄在內,早晚會被超越過去,但我想這個成績還算過得去吧。

 

我不知道十歲從台灣來到日本時,到底具有怎樣的資質。不過,比常人強一倍的不服輸性格,也許是非常適合勝負的世界呢。

 

雖然有程度上的差異,但是我只要輸了棋心情就真的會變得很差。特別是我明明覺得下的很好的棋結果卻輸掉時,心裡真是超不愉快。要是因為我下了什麼失著,反而還會比較甘願一點。如果就是搞不懂原因的話,就非常非常的討厭。

 

我很容易一頭栽入局後的「感想戰」,可能也和這樣的性格有關。我會做了很多不同的變化圖,然後反覆不停地進行各式各樣的檢討。往往因此檢討到深夜,甚至黎明才罷休。

 

十幾年前,我竟然跑去隔壁的趙治勳-牛之濱撮雄之戰的局後檢討,跟著「參戰」起來了,結果也是檢討到隔天早上。由於現場還要進行下一場的對局,我們雖被趕了出去,但我還是無法認同檢討的結果。牛之濱先生由於還要回大阪去,所以我就拉著先生一起到我家進行感想戰的「續攤」。弄到這種程度,恐怕已經超越「熱心學習」的程度了吧?順便要說的是,雖然先生口裡嚷嚷著:「我是被人強行誘拐啦」,但在我看來他只不過是開開心心的乖乖跟我走而已。

 

不過,說是不服輸,但若要說是不是因為要獲勝而努力,好像也不對。因為我的本性還是超級樂觀派。所以總是抱持著「為了要變成怎樣就怎樣做」的態度,也許這樣的性格也對棋士來說很適合吧。

 

大約在五年前左右,我因為頸椎手術而入院大約三週的時間。每天就只能躺在病床上不能動彈。此時把我從應該是窮極無聊的窘境中救出來的,結果還是圍棋。當時我腦海中浮現了許許多多的棋局。即使是三、四十年前下的棋,也彷彿像是昨天下的一樣而回憶出來。也不知是什麼緣故,想起來的棋中還是輸的比贏的多---「哎呀,怎麼會下出那一手棋呀~~」。

 

然而,即使一直想著敗因是什麼,卻很不可思議的不會走向負面的情緒去。不知是因為懷著對圍棋的感謝,還是作為棋士就能湧出很正面心態的關係?

 

我在醫院中也想過,只要能健健康康的下棋就好,是贏是輸都沒關係。可是一旦出了院,回到勝負的世界中,還是不可思議的跑出單單只想贏的欲望呢。

 

我的老師吳清源先生在20045月滿了九十高壽。從他由第一線棋士退休下來明明已經超過二十年了,但現在還是進行研究,甚至有了新下法的提案。真的是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不過對我來說,大概是做不到這樣的程度吧。因為我無法想像失去了實戰的我會是什麼樣子。雖然我現在已經可以開始使用名譽稱號了(譯註:年滿六十歲,就可以因為連續獲得某項比賽五次頭銜或累計十次頭銜而得到該比賽的名譽頭銜),但反而更加湧出面對棋盤的鬥志,也因為這樣的鬥志,讓我覺得我還能繼續以棋士的身分走下去。並且還有想繼續獲得頭銜的目標。

 

以圍棋來做比喻的話,我的人生才不過是中盤戰鬥剛結束的階段吧?既然還有可以戰鬥之處,我可不想就這麼早早的走入收官階段。所以我還不想做回顧全體的「自戰解說」。

 

可是哩,不論怎樣的階段,作好形勢判斷都非常重要。而且我自己雖然沒什麼感覺,但已經過了六十關卡這一點還是不能否認的事實。所以我還是想盡量寫寫我這個抽掉圍棋就幾乎什麼都不剩的人生之「棋譜」。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