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30(Fri)

[緊急墊檔]橋本宇太郎的故事(1)


今天臨時有事, 很晚才回家. 來個緊急墊檔吧.
引自飛揚圍棋網, 我做了一些錯字校訂, 以及用詞的修改.

===========================================================

http://weichyi.ihost.tw/WENZHANG/QBYTL/00-qbytl.htm

http://weichyi.ihost.tw/30-pro.htm

 

 

橋本宇太郎的圍棋世界

 

原著 志智嘉九郎

譯 李中南、姚順欽、張健        網路繁中版校訂:Tony Huang

 

* 繁中校訂按:志智嘉九郎也是「現代圍棋大系~橋本宇太郎篇」的作者,本書可能就是由該書翻譯編輯而來。另外實體書版有附上各時期棋譜,網路版則無。

 

大佛之光---訪華觀感

 

橋本宇太郎

 

19839月的某一天,我們乘上駛往大同的列車。躺在軟臥車廂裡,經過一夜的顛簸,我剛要入睡,一抹晨曦己在車窗外現出了倩影。

 

突然,黝黑的山嶺上那巨蟒般盤繞的萬里長城映入眼簾,我禁不住貪婪地眺望。然而,除了長城以外,山是光禿禿的,沒有綠樹,空氣也非常乾燥,缺少水份,遠處還偶爾翻起一股黃塵。這裡的景色和剛剛告別的北京竟然那麼不同,這裡的長城也和周圍的景物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我不由得暗自發問:在這麼荒蕪人煙的山嶺野外,耗費傾國的人力財力而壘起這道孤零零的城牆,古代中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據說,古代中國以農耕為主的漢民族性喜安居樂業,從不北上打擾遊牧民族,而棲息在北方草原上的騎射民族卻總是不時地南下進犯,兩個民族的一攻一防就使一道高牆在邊境線上躺到了今天。

 

早晨7時列車抵達大同。我們這個旅遊團住進了大同市郊某工廠的招待所。那時中國的旅遊業還不發達,許多賓客還常常抱怨賓館、商店的服務員態度冷淡,但這個小小招待所的女服務員卻是笑臉相迎,格外熱情。

 

此次訪華觀光與圍棋絲毫無關,我可是樂得輕鬆自在。回想從1928年開始,為了考察吳清源的棋力而首次訪華以來,這是我的第10次訪華。前9次都是走到哪跑到哪,沒有一次能像此行這樣舒適痛快。一行中除了團長志智嘉九先生一人會下棋之外,其餘的如山田畫家、小谷漫畫家等人都是從不摸棋盤的。每天山南海北的閒談中,很少有關於圍棋的話題。像這樣突然間遠離我熟悉的世界,可以說是我真正懂事以來的第1次。這趟異國漫遊,我彷彿瞬間變成了另一個人。

 

抵達大同的當日上午,我們參觀了善化寺與上、下華嚴寺。其中,善化寺是唐代建的,已有1200多年的歷史。上、下華嚴寺則是建於九百年前的遼代,兩處據說都經過了重修。熟譜中國文化與歷史的志智團長說:遼國原是生活在內蒙古西刺木倫河流域的契丹族,其逐漸強大後便不斷向南進犯,侵占了漢族的大片沃土,由於僅靠武力難以維持,於是就利用佛教這一手段來加強統治。隨著推崇佛教政策的成功,不僅使許多漢人信佛之風漸盛,連遼國的契丹族也放棄了原來的宗教而改信佛教,大量的財力、人力都用於佛寺、佛塔、佛像的建造上。但隨著佛教極盛時代的到來,國力也日漸衰微。

 

我們發現寺內觀光的中國人寥寥無幾,而且都是專心遊玩;並不像日本人那樣與佛教界關係密切。但我無意中看見兩三個中國人面朝佛像跪拜叩首,樣子也不失虔誠。於是,我也快步跟在那幾人身後,深深地叩拜起來。

 

下午,我們來到離大同市16公里外的佛教聖地––雲崗石窟。

 

當武周山麓那層層疊疊宛如蜂窩的洞窟群映入眼簾時,我們全都嚇呆了:「人的力量真偉大!宗教能使人創奇跡!」隨著這個念頭在腦海中閃現,我頓時感到自己渺小得像是武周山下的一顆砂礫,如今活著只是為了充當一枚小棋子。

 

數不清的洞窟裡鑿刻著大大小小、形態各異的無數佛像。第20窟的一尊大佛倚山而坐,高達17公尺,形態既莊重又美麗。天庭飽滿的圓臉龐上高聳的鼻梁線條垂直而鮮明,兩隻大耳垂立在寬肩上,厚闊的胸膛一半掩在斜披的袈裟裡,即使透過厚實的衣飾,仍然能感到那機體的豐滿、柔美和彈性。這是一尊以成熟男性為化身的堂堂丈夫式的佛像。

 

日本也有數不清的佛像,慈善的、美麗的、精巧的,然而像這樣倚山而坐、氣勢磅薄的堂堂丈夫式的大佛則無處可尋。當我和妻子站在大佛前,有一種皮膚清涼,心裡格外豁亮的感覺。難道大佛那慈悲之懷這麼快就能使人淨化?我還來不及細想,就只顧著更虔誠地注視他的尊容。

 

這時,我注意到大佛處於動態,好像是禪定後剛一睜開雙眼的剎那間,他正欲向苦海人間釋放強大無比的能量,巨掌一翻,就能把我抓過去,嘴唇一動,雷聲就會把我震碎。我被大佛懾服了、麻醉了,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長達半個多小時。

 

據說,這群石窟主要刻造於5世紀的北魏,即鮮卑族稱王的時代。而鮮卑族的種族源頭,竟然是土耳其族的一支。北魏將國都南遷至洛陽後,又在龍門鑿刻了石窟。為了宗教信仰,那時的人竟是如此勤奮、不遺餘力。但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創造了如此燦爛文化的北魏,僅僅統治了中國北方150多年就土崩瓦解了。那些極力倡導信佛的人,終究還是未能得到佛的拯救。

 

916,我們一行來到離大同東南方70公里的懸空寺。這裡地處五嶽之一的北嶽恆山,因寺廟建在懸崖絕壁上而得名。當我眺望著真實世界裡的這群「空中樓閣」時,不禁又一次被佛的神秘融化,為古人那離奇怪誕的佈局構思而痴迷。

 

離開懸空寺後,我們踏上歸途。汽車飛駛在北國荒漠的大地上,我的心

也仍然是一片茫然、空空蕩蕩的,好像對局時不知往哪裡落子似地長考著、迷戀著,腳下仍然是一落千丈的懸空絕壁.....

 

917,列車把我們送到呼和浩特,後來又馬不停蹄地越過陰山,踏

上了一望無際的內蒙古大草原。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些從前只是在詩中、夢中見過的景像,如今不再是詩、不再是夢了。

 

在一位身著蒙古族服裝的美麗少女引導下,我們住進了蒙古包,在滿天繁星、螢飛蟲吟的草原上,伴著馬頭琴聲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朝陽從地平線上升起,天空碧藍無雲,我們鑽出帳蓬,迎來了草原上的

第一個早晨。

 

突然,遠方傳來了一陣馬蹄聲,只見特別為觀光客表演賽馬、賽駱駝的隊伍疾馳而來。

 

馬蹄聲將我們帶到了古老的帝國時代,眼前呈現出成吉思汗揮師遠征、席

卷歐亞大地的壯麗畫卷。

 

望著內蒙青年們精彩的馬術表演,我想,這萬里無疆的大草原上,成吉思汗的子孫們生活得多麼豪邁。相比之下,在尺大的棋盤上,為了爭奪那1目半目,我竟然耗費了半個多世紀的心血,結果得到的時空卻是那麼的狹小。

 

參拜了五塔寺之後,我們又向昭君墓駛去。來到大黑河畔,絕代佳人安眠的墳墓就在眼前。這時,志智嘉九郎團長即景吟道:

 

北海陰風動地來,君上望龍堆。

骷髏盡是長城卒,日暮沙場飛作灰。

 

我於昭君墓前停立良久,苦澀的心中浮現出絕境佳人的仙姿。在一片靜謐之中,又感覺到腳下有陣陣顫動。不知這是匈奴窮兵黷武、震撼山河的餘波尚未平息,還是傾國傾城的昭君悄悄傾訴歷史的悲劇?

 

難忘的旅行就要結束,於是我們觀光團的一行乘車駛向首都機場。

 

北京這舉世聞名的古都、天安門、紫禁城,都將與我們暫別。車在向前飛馳,我的心卻在追憶過去。圍棋史已有幾千年,而真正的中日圍棋交流卻剛剛翻開扉頁。

 

昭和25年(1950年),我隨瀨越憲作老師以「第一次圍棋使節團」的名義訪問了中國。在尚未恢復邦交正常化的艱難歲月裡,圍棋作為最早的訪華先鋒敲開了中國的外交大門。現在回想起來,隨後各種民間交流團體的頻頻訪華終於促成了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勝利之果。這成就可離不開瀨老師自籌經費、親率棋士訪華的「投石問路」之壯舉。瀨老師真是太令人敬佩了。

 

我和吳清源都是瀨老師的閉門弟子。昭和3年(1928年),我奉師命來北京與吳先生弈了兩局「試驗棋」,並將棋譜交瀨老師過目後,才決定讓吳清源東渡日本的。因此,在長達半個多世紀裡,我與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我深感

肩負著促進日中文化交流的重大責任。今後,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繼承瀨老師的遺願,沿著前賢先哲們始終一貫的道路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飛機衝上了雲霄。中國那廣闊而又神秘的大地從機翼下掠過。忽然,我又看到盤亙於荒山禿嶺上的萬里長城,還有它身旁閃閃發光的許多風景點---陰山北的大草原、昭君墓、懸空寺、承德外八廟、大同。然而,雲崗石窟的大佛卻在我的腦海中永久地屹立著,巋然獨存。

 

大佛之光照亮了一切。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