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0(Fri)

[翻譯連載]我與柏林愛樂的四分之一世紀(6)

那麼,1959年九月,我加入了柏林愛樂,並且和這個樂團開始共同演奏,這一刻對我來說會有怎樣的心情,大家應該不難想像吧?許多當時團員們的面貌,直到今天都還栩栩如生的出現在我腦海中。當然,有不少人直到現在也還在樂壇上活躍著。
 
在這裡面首先會進入我視線的,當然就是樂團首席(Concert Master)的密歇爾‧舒瓦貝(Michel Scwalbe)先生了。直到今天,我還是認為他是柏林愛樂核心的卓越人物。能和這樣的音樂家同台演出,特別是在理查‧史特勞斯的「英雄的生涯」(Richard StraussEin Heldenleben)或「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中,他的小提琴獨奏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現在為止,我還找不到能夠超越他那樣美麗的演奏。
(譯者擁有的柏林愛樂與卡拉揚在DG發行的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專輯中,擔任小提琴獨奏的正是這位舒瓦貝先生。這個版本中豎笛的音色聽起來也像是Karl Leister演奏的,不過CD的解說上並未明記,所以不敢確定)
 
再來,我還會想到另一位音樂家的姓名,就是羅特‧寇赫(Lothar Koch)先生。我認為他是這個樂團中最優秀的音樂家之一。他那種美麗溫暖又厚重的雙簧管音色,到現在也沒改變而健在著。而另外一位首席雙簧管演奏家的卡爾‧史坦斯(Karl Steins)也很值得一提,特別在莫札特的作品中,他能在漂亮的音色中表現出感性,其演奏也充滿了輕妙性。
Lothar Koch 
            照片: Lothar Koch
 
(譯注:我也與Karl Leister一樣,非常喜歡Koch的音色。真的可以說是天下一品。Koch也可以說是柏林愛樂的代表明星之一,他和卡拉揚合作的理查史特勞斯雙簧管協奏曲是企鵝三星的名演,值得一買。據說,他也很受卡拉揚的信賴,當年長笛家詹姆斯‧高威想要退出柏林愛樂時,就被卡拉揚派去慰留---雖然還是失敗。至於另外一位Steins雖然名氣不如Koch---許多柏林愛樂演奏的CD中雙簧管獨奏都被誤認為是Koch演奏的,其實都是他吹的。而且他可是福特萬格勒時代就入團的大老,據說某些重要的錄音,卡拉揚都會指定由Stein來擔任第一部雙簧管。這兩位大演奏家如今都已過世,其中年輕的Koch2003年就先走了,反而年長近20歲的Steins是今年才過世,高壽90。)
 
我在柏林愛樂的活動就從九月一日開始。首先就是卡拉揚指揮的兩場音樂會。第一場音樂會的曲目是貝多芬的第七號交響曲與法國作曲家梅湘(Olivier Messiaen)的作品。梅湘這位作曲家,很喜歡在音樂中加入很多模仿鳥類叫聲的樂段。這是柏林藝術節中的一場音樂會,而第二場卡拉揚指揮的也是柏林藝術節的音樂會。第二場音樂會的曲目是舒曼的第四號交響曲。對這首曲子,我也有些有趣的回憶。
 
舒曼的第四號交響曲,其第一到第三樂章是使用Bb調豎笛,但第四樂章卻要使用A調豎笛。在彩排時,演完第一到第三樂章後,終於要進入第四樂章前,我就準備要把Bb調豎笛換成A調豎笛,然而此時卻發現我的A調豎笛不見了。於是我往我的右邊看過去,前輩畢爾克納坐在第二部豎笛的位置上,而他卻對我說:「來,就用Bb調豎笛移調吹下去吧。」原來,是他把我的A調豎笛拿走了,就是要我做移調的練習。然而我可是嚇了一大跳。雖然很拼命移調,但彩排的過程中還是錯了不少音。當天回家後我很不甘心,所以睡不著。滿腦子想的是要在下次彩排與正式演奏時,正確的移調吹出第四樂章給前輩看,連夢中都在練習豎笛分譜。(這次的經驗,可以說對後來各式各樣需要移調的場合有很大的助益。所以我到今天都很感謝畢爾克納這次給我的特訓。)
 
譯者曰:Bb調與A調豎笛音高相差半音,所以一旦要互相移調,就是要加上五個升降記號。但因為Bb調豎笛無法吹出A調豎笛最低的E音,所以一般想要一支豎笛走江湖的人,都是用A調豎笛移bB調才對。所以這個故事想要成立,必須整個樂章都沒有出現豎笛最低的E音才行;雖然就第一部豎笛的樂譜來說,是有可能不會出現最低的E音啦。另外,我覺得如果真要特訓,應該可以事先講,臨時才把豎笛藏起來,怎麼看都比較像是惡整學弟咧~~~。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一笛走天涯"?

你好,你的blog真的很有趣,謝謝。

關於"一笛走天涯"多是用A調的說法,我有些困惑呃。以Manuel Gomez(LSO早期團員)為例,就是用多出Eb音的full bohem吹所有曲子。據說這做法在西班牙等國家還滿常見。

這也合理些吧,畢竟Bb比A常用。假若是用A笛的話,開獨奏會時又要吹一支平常不吹的Bb,也很困擾吧。

這只是我少少的看法。謝謝。

Re: "一笛走天涯"?

> 你好,你的blog真的很有趣,謝謝。
>
> 關於"一笛走天涯"多是用A調的說法,我有些困惑呃。以Manuel Gomez(LSO早期團員)為例,就是用多出Eb音的full bohem吹所有曲子。據說這做法在西班牙等國家還滿常見。
>
> 這也合理些吧,畢竟Bb比A常用。假若是用A笛的話,開獨奏會時又要吹一支平常不吹的Bb,也很困擾吧。
>
> 這只是我少少的看法。謝謝。

您沒說錯,一般來說要"一把打天下"的話(換個說法XD),的確就是用一把能吹出Eb的 Full Boehm來演奏,但其實使用最多Full Boehm的是義大利的樣子。即使是今天都還有人用:)

不過,我覺得這種多加按鍵的作法會增加指法操作性的困難(特別是右手小指),而且音色上我個人喜歡A勝於Bb(應該很多人來說都是這樣吧?),最高音域上管弦樂團的曲子又不太可能出現三點Do以上的曲子(聽說還是有啦@@),所以用A調不是比較好嗎? 我是這樣想的啦....

真要說使用A調拚到底的缺點,我想可能是視譜上升高半音好像比降低半音困難吧? (照理說應該是一樣,但我就是覺得這樣)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