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0(Tue)

[翻譯連載]我與柏林愛樂的四分之一世紀(54)

柏林愛樂的首次訪問蘇聯之行

 

五月二十七日,柏林愛樂搭乘飛機往莫斯科前去。這是柏林愛樂第一次訪問蘇聯的值得紀念之旅。這次的蘇聯之行預定要在莫斯科與列寧格勒(現改回舊名聖彼得堡了)舉行音樂會。為了能夠實現這趟旅行,必然需要克服種種的問題。特別在政治上,就有數不清的問題要解決,就好像東西德眼在咫尺卻遠如天涯一樣的狀況,到現在也幾乎沒有改變。

 

柏林愛樂一行人到達莫斯科後,就在機場搭乘巴士,直接被送去旅館。這家旅館可是蘇聯全國最大的旅館,這棟建築物甚至讓我們在當場有點懷疑那是不是世界最大的旅館。這家旅館就叫做「俄羅斯旅館」,當然要建成最大的。這座旅館正面對著紅色廣場,克里姆林宮的圍牆與列寧廟也就在旁邊。我們到達旅館後,就被告知是兩位團員住一間房。也就是說,完全沒有個人獨自住一間房的事,誰都必須找到搭檔一起住。到此刻為止,我們的巡迴一般都是一個人住一間,然而卻在莫斯科中這麼大的旅館卻不能一個人住一間,於是就引起了大家的騷動。當時我們樂團的管理總監修得列傑曼,為了這件事開始拼命奔走,而此次巡迴中準備音樂會的仲介也一起拼命的交涉起來,然而一樣沒有進展。最後是找出西德大使館的人來幫忙交涉,但還是搞不定。這段期間整個樂團就在大廳待了好幾小時,但即使是我們柏林愛樂,也無法打破俄國一定要兩人住一間的慣例。也因為如此,最後我和第二部小提琴的一位團員共住一間房間。

 

我們在莫斯科的第一場音樂會是在五月二十八日舉行,曲目是整場的貝多芬作品。而在音樂會開始的幾小時前,為了防止買到不票的年輕人闖入音樂廳,官方就封鎖了音樂廳的周邊。即便如此,還是有大學生沿著音樂廳的屋頂爬入音樂廳的窗口偷跑進來。關於這件事,我最近聽說了一個有趣的故事。一九八五年的一月,為了代替生病的穆蒂(Riccardo Muti,著名義大利指揮家),我們請來了一位過去指揮過柏林愛樂的指揮家畢許可夫(Semyon Bychkov,俄國指揮家)來。而這位畢許可夫現在可是美國某樂團的首席指揮,但據說當時他也是沿著屋頂從窗戶爬入音樂廳的學生之一。這些學生想了很多躲藏的地方(大概都是廁所之類的地方),但在音樂會開始之前,還是被警察找到了。不過,警察還是允許他們繼續聽音樂會,等到音樂會結束後才逮捕他們,加以拘禁。

 

總之,我們在莫斯科的音樂會非常成功。第二場音樂會在隔天二十九日舉行。這場音樂會中,我們演奏了蕭士塔高維契的第十號交響曲。音樂會中蕭士塔高維契本人也到了現場,是最令人難忘的回憶。他坐在音樂廳的第一排。當時他已經六十三歲了。有一陣子他還要擔心被俄國國內放逐,是個歷盡風霜的老人。

 

演奏結束後,蕭士塔高維契接受我們的邀請,走上了舞台。聽眾送給他無法形容的歡呼聲,我們全體團員也給他最大的掌聲。站在他身旁的卡拉揚也同享了這份榮耀。這可以說是我們人生所經歷到最難得的一瞬間。我們於五月三十日舉行了在莫斯科的最後一場音樂會,演奏了由我們樂團首席密歇爾‧舒瓦貝負責獨奏之「英雄的生涯」。


PDR_0034.jpg

在莫斯科音樂會結束後向觀眾答禮的卡拉揚與蕭士塔高維契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