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2(Fri)

林海峰半生自傳:我的履歷書(四十三)

履歷書(­二十五)清峰會

 

圍棋這種遊戲是就算雙方棋力有差距,也可以因為加上讓子而下起來很開心。對於業餘棋友而言,和職業棋士對弈應該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就算是職業棋士本身,也能透過「手談」而毫不費力地結交知己。而「清峰會」就是為了能讓棋士和棋友們交流而成立的。其名稱就是由吳清源老師的「清」字與我的「峰」字所組合而成的。

 

這個清峰會的發足是在我二十歲左右開始的。發起人是富士通公司的池田敏雄先生(後來成為該公司董事)與印刷公司光邦公司的前田隆治先生。然後他們又邀請了東洋墨水製造公司的永島豐次郎社長(當時)參加,並且最先是使用該公司位於京橋的一間會議室來當作清峰會的舉行會場。加上我們長年拜託三堀將先生來當顧問,可以說這個會是託這位四位之福才弄起來的呢。

 

這個每週一次棋會結果持續了三十多年。成員總共有五、六十人。經常參加的則有二十多人,甚至也常常一起去箱根等地舉行棋會。這個會吳老師和我每個月會各出現一次,另外的兩個禮拜則會有別的職業棋士前來教學。其中小林光一先生或安倍吉輝先生、現在是韓國職業棋士的曹薰鉉先生等人就很常來幫忙教棋。其中在參加者之間風評不太好的是先生。因為他是以一對多下指導棋,看起來好像並不是很認真思考的樣子,卻是連連下出嚴厲的著手,讓一個一個棋友輸得非常悽慘,當然就讓大家不開心了。跟他比起來,我就算是比較「仁慈」的下法吧。對業餘棋友我不會勉強去求勝,相對地,也不會刻意放水。怎麼說,可以算是順其自然的下法吧?

 

在我當上名人之時,曾經有雜誌策畫我和財界人士、作家等棋力還算不錯的名家來下三到五子的授子棋。雖然是和十幾位棋友下棋,但我卻幾乎沒有輸棋。偶爾輸掉時,對方還會請吃飯。我雖然明白打贏職業棋士對於業餘棋友來說會非常高興的心情,但我們也不會下這種故意讓對方很光榮的輸法。

 

和清峰會同樣的交流棋會,還有一個「吳林會」。這當然也是吳老師和我會出席的棋會,這個棋會則是以留園這家中華餐廳的老闆為中心組成的,目標是可以一面吃到中菜、一面用圍棋增進感情。到了1977年,甚至以這個棋會為主體,辦了一個以年輕新秀棋士為參賽對象的棋賽「留園杯」。前後總共持續了十年。

 

除此以外,我在京都時代,因為導師藤田梧郎的關係,所以我和學生圍棋棋賽的主辦單位關係很好。藤老師為了設立全日本學生圍棋聯盟而盡心盡力,在那個完全沒有任何預算的年代,他可是自費而為了實現交流棋賽而奔走。後來他也當上聯盟的副會長,讓很多學生棋賽能上軌道。

 

其中京都大學的高坂正堯老師是和藤田老師在京都大學念書時就認識了。他非常愛下圍棋,總是會想辦法在忙碌的行程中抽空參加圍棋社的校友會對局。

 

而他的弟弟高坂節三先生也是京都大學圍棋社的成員,現在則是學生圍棋聯盟的副會長。因為這樣的緣分,讓我也擔任過這個聯盟七年的副會長。這個聯盟的副會長唯一的工作就是替學生圍棋大的男女冠軍下指導棋,但能和這些還在成長進步的年輕人下棋,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開心的事。

 

後來,我和也是長年擔任聯盟副會長的中央大學名譽教授所雄先生一起從副會長的位置上退下來,但以擔任聯盟會長的松田昌士先生(JR東日本會長)為首,大家對於想辦法讓學生圍棋更加興盛的心情卻是不變的。2003年,終於產生了第一個國際學生圍棋大賽的世界學生圍棋王座賽(日本經濟新聞社主辦),正是因為這個緣故,真是非常令人高興。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1111.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