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30(Thu)

林海峰半生自傳:我的履歷書(三十)

履歷書(二十)竹林

 

進入昭和五十年代(1975年開始)左右,我和頭銜挑戰賽的緣分就越來越遠了。雖然不是陷入低潮,但就是不知為何打不上去。

 

但在那段時期中,我卻在1977年、1978年連續兩年和大竹英雄先生爭奪名人寶座。大竹先生和我的年齡幾乎一樣,所以長年以來我們兩人一直都被並稱為「竹林」。

 

我最先和大竹先生在盤上相會是在1960年,我還在京都的時候。為了仿效相撲界的「柏鵬(大鵬、柏戶)時代」用詞,圍棋界也開始把我們兩人稱為「竹林」;於是朝日新聞就策劃了一場由我們兩位東西新銳棋士對決的三局賽。而獲勝者還有能夠和吳清源老師對弈的附贈特獎。下這場三局賽的第一局時,就我是六段,而大竹先生是四段。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在京都下的第一局。還沒下到二十手左右,就陷入非常難解的局面。正當我在考慮時,卻聽到大竹先生在離棋盤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跟負責的工作人員說:「我可以投降了嗎?」。由於他是那種說話有點大聲的人,所以不難聽到他這麼說。

 

也許這是大竹先生一流的「時尚美感」,但我卻是完完全全被這樣的話給嚇到了。明明完全是形勢不明的階段,我卻因為他的這句話而動搖起來而東想西想起來,最後就這樣自滅了。結果這個三局賽也以我的二敗一和收場。

 

在頭銜賽中,這次的名人戰則是首次的竹林對決。就如同「大竹美學」這句話一樣,大竹先生的棋,總是形態優美,而且細算很快又銳利。相反地,即便出現微差的局面,也可能爽快投降。這和練了一身終盤堅忍不拔功夫地我,正好是一大對比。

 

1977年,在我們下第一局時,報紙上寫著這是場「中年對決」時,讓我很受打擊。畢竟我倆都才35歲,感覺還算年輕才對。而也是這樣的報導幾乎要讓大竹先生去找負責記者抗議,雖然這樣的報導並不會讓人覺得有造成「大竹美學」錯亂的問題,但結果還是我以四勝零敗贏得了頭銜。

 

隔年則是大竹先生以四勝二敗獲勝。所以用頭銜賽來看,整體是我們以一勝一敗打平。而在那之後,就沒有頭銜賽中竹林對決的機會了。頭銜總計是大竹先生獲得了四十八個,而我是獲得了三十五個;而且以雙方都在頭銜賽的最前線上奮鬥了很久來看,似乎很有可能多出現幾次「直接對決」,但很不可思議的就是對不上。

 

就這點來看雖然有點可惜,但其實雙方對弈的局數也不少,還是多年相交玩在一起的好友啦。而且我們也都是「栗子會」這個圍棋棋士構成的高爾夫球會的創始會員呢。

 

雖然不是可以拿出來講的揮桿成績,但我們在球會中倒是出現過兩人同桿並列最低桿的狀況,而只好討論起兩人到底誰比較大的問題。因為這個比賽的規則是同桿時由年長者獲勝。

 

結果比起生日,我是1942年5月6日生,而大竹英雄先生是5月12日生,所以表面上是我比較「年長」。最後就決定由我獲得冠軍的獎品,但在慶功宴上才發現我的生日是農曆生日,換算成陽曆其實是我晚大竹先生一個月左右生才對呢。如果再出現一次同樣的狀況,可能雙方就會為此爭執起來,但不知是有幸還是不幸,後來也再也沒出現過這樣的巧合了。

 

在2002年秋,出現了舉辦大竹先生的名譽碁聖和我的名譽天元就任的同時慶祝會的機會,讓我非常開心。大竹先生是從1980年起達成了碁聖六連霸,而我是從1989年開始達成了天元五連霸,因此雙雙獲得名譽頭銜資格。根據日本棋院的規定,我們到了六十歲就可以使用名譽頭銜的稱號。

 

既然現在已經到了這樣的階段,我就很希望實現由擁有名譽頭銜稱號的棋士進行真正頭銜賽對決的機會。雖然我要追上大竹先生頭銜數量應該是沒機會了。但總是希望能把名人戰中的「痛恨打和」成績比出個高下出來啊。

===

前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1098.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