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1(Sun)

林海峰半生自傳:我的履歷書(十一)

履歷書(十)第二度上京

 

1960年末,在台灣當公務員、比我大十二歲的哥哥海濤轉調到東京的貿易相關派駐地來上班了。雖然這是很突然決定的事,但我也跟著搬去東京和哥哥一起住了。

 

當時我以為哥哥的轉調是碰巧決定的,但後來我才聽說是其目的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為促成我搬去東京而計畫的。

 

而公務員能夠實現轉調去海外的願望,其背景還是我的姑丈,也就是我父親的妹妹的丈夫吳崇慶先生在台灣政府中擔任要職的關係。自從父親過世之後,我哥和吳先生等很多親戚就開始關心起「要讓我能成為有前途棋士的方策」了。

 

總之,這第二次的移居東京對我來說,是我棋士生涯的一大轉機。

 

在1961年12月,就在我六段之時轉移回日本棋院的東京本院了。雖說同樣都是職業棋士的世界,東京卻有當時宛如天上閃亮繁星的頂尖棋士群,光是能直接見到他們就夠讓人興奮的了。特別是能夠近距離見到爭奪頭銜的五局賽或七局賽等「多局挑戰賽(番棋)」,就是很好的刺激。

 

至於讀賣新聞主辦的名人戰(舊)剛好就是在隔年開始舉辦。

 

而這個比賽的第一屆是以循環戰的方式來爭奪冠軍。在最終局進行之前,跑在前面領先的是當時的藤澤秀行八段。比賽的進行狀況是吳清源九段與坂田榮男本因坊在後追趕,但只要藤澤八段能在和橋本昌二九段的對局中獲勝就能拿到名人頭銜。要是輸了的話,就和吳-坂田之戰的勝者並列第一名,然後要舉行加賽決定頭銜誰屬。

 

當時是在千代田區紀尾井町的福田家舉行藤澤-橋本之戰、而在港區芝明舟町的福田家進行吳-坂田之戰,於是我就兩邊趕場來觀看這兩局棋。

 

在紀尾井町那邊藤澤八段早早就輸給了橋本九段,於是明舟町的動向就更受人注目了,但沒想到這邊卻有了戲劇性的變化。就是吳老師最後下成了「和棋白勝」。

 

在有貼目(黑棋要扣除的先手優勢)的狀況下的「和棋白勝」,其實和現在的「半目勝」是同樣的意思,但當時的名人戰採取了和棋勝比普通勝利要略差的獨特規定。

 

於是這就決定了藤澤八段不用加賽就能獲得名人賽冠軍,但重要的當事人卻一直以為會較進行加賽而跑去喝悶酒,因而下落不明。這個讓相關負責的工作人員慌亂起來的光景真是讓我一生難忘。另一方面,被大家視為大熱門的吳老師卻沒能登上初代名人的寶座,也是僅差一目就出現了明暗之分。這可是讓我親眼見證了勝負本身的戲劇性。

 

而我自己也在這一年,因為拿到大手合第一部的冠軍而開始躍上第一線的對局之中。實際上,因為我搬來東京的關係,讓我覺得下棋的內容也有相當大的改變。

 

圍棋雖然是一種比誰圍的地多的遊戲,但我原本的棋風就是「打架棋(戰鬥棋)」,只想著要藉由戰鬥將對手的大龍吃掉而獲勝。然而,每當聽了頂尖棋士們的對局檢討感想,才知道圍棋並不是想贏就可以贏,只有戰鬥力其實是不行的。於是漸漸學到了「等待(忍耐)」重要性。後來,我的棋被人稱作是「二枚腰」、具有韌性強大的本質,但原本我的棋風一開始完全不是這樣的。

 

這種關係到頭銜的重要對局,其實頂尖棋士們都是如字面一樣是拼命在下的。往往進入對局結束的對局室時,吸到同樣的空氣就覺得自己有些成長呢。另一方面,每當我漂亮地贏了強手時,就自覺到棋力又有成長。這是因為能從很多高強的前輩棋士身上吸收到很多東西的關係。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1074.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