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8(Wed)

林海峰半生自傳:我的履歷書(九)

履歷書(八)父之死

 

記得那大約是入段考試完接近一個月左右的事。已經陷入沮喪的我收到了院生導師的瀨川良雄老師本人來的意外通知。就是告訴我已經「合格」了。這真讓我非常驚訝。

 

似乎是瀨川老師去東京開入段審查會時,主張應該讓關西有複數入段名額的樣子。當老師給我「請努力到最後」的忠告時,也許就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了吧。結果這一年,連第三名的天宅信雄先生也跟著入段了。

 

關西地區能夠有三人入段,是至今為止也算是例外中的例外呢。雖然瀨川老師是判斷這次的入段考試是高水準的競爭所以才會爭取多人入段的機會,但對當事人的我來說卻是再意外不過的幸運。就連現在我都還覺得我是附贈入段的呢。至於先生和台灣的父親聽到了我入段的通知後的喜悅,那就更不用說了。

 

要是沒有瀨川老師的好意,而依照往年通例只有一人入段的話,真不知我後還會變怎樣呢。畢竟我已經被台北的父親通告「不想好好努力的話,就給我立刻回來」,心中就全是無法悠哉游哉的意識了。雖然當時我有打算再努力個一兩年的,但是否真的能打到晉段就不知道了。

 

然而,雖說我是被「附贈」而成為職業棋士的,但在晉段後的棋賽卻是相當順利地贏了下去。很快就在入段半年之後,就到了要下關係升二段的重要對局,結果我也獲勝了。

 

在這一局結束後,我卻收到了一個打擊很大的通知。就是我父親已經在一週前去世了。雖然照顧我的朱潤義先生早就收到這個消息,但剛好發生在這場重要的對局之前,所以故意不敢讓我知道。

 

父親的死因是心臟病。其實似乎是從以前就狀況不太好的樣子。後來聽我哥哥說,父親只要在身體不舒服的日子裡摸到棋子心情就會變得很好,據說最後一次心臟病發作的當天都還找了棋敵來家中下棋。到了隔天,身體稍微轉好後,醫生跟他說「別再下棋」時,他還回嘴說「只看看可以嗎?」,總之父親就是這麼喜歡圍棋。再隔一天,他就去世了。雖然他才六十一歲,但這樣的死法說不定正如他所願呢。

 

然而對於想要把升段消息第一個通知他的我來說,知道他去世還是深受打擊。真的好想看到他聽到我報告時的笑容啊。

 

原本半年前,我曲曲折折下仍然被通知晉段時,就想至少拿這個消息去孝順他一下的。結果,我最後一次見到父親,竟然還是當初他送我去台北機場的時候。

 

就在我升上二段隔年的1956年,我藉著替父親掃墓的機會首次回到台北返鄉省親。因為我是首位台灣出身的職業棋士,所以當地充滿了祝賀的氣氛。而且還辦了一個由我對以前在台北時代指導過我的十位業餘強豪的棋賽。這是我讓二子或三子、用不貼目的局差來下的對局。

 

結果一上來我就連輸兩局,我自己雖不覺得怎樣,但父親的好友袁惕素先生卻跟我說:「拜託你要贏棋,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所以我也不想再讓可以自豪的人變多,而開始用強來下,結果剩下的棋局都贏了。似乎也讓他們對我有點改觀。

 

當時,送我回日本的周至柔先生和我約好,當我下次升段回台灣時一定會來接我並給我獎勵。這個約定,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鼓勵。

===

前一篇在此:
http://koubokukei.blog128.fc2.com/blog-entry-1071.html

trackback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trackback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