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2(Mon)

大棋士的安靜退場

憶高川秀格名譽本因坊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三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當我還是菜鳥的時候,每個月都會去高川先生家中採訪。同行的還有當時新銳棋士的佐藤昌晴六段(當時)與總編。我們請高川先生與佐藤六段徹底檢討古譜,然後再由我整理之後,發表到「棋道」雜誌上。

 

對於高川先生的檢討,我們真是要低頭致敬。幾乎都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而這個檢討的成果,每每都反映則雜誌頁面上。例如像這樣的情況:「佐藤老弟,右下攻殺之處,如果尖一手的話會如何?」高川先生指點出來的手段,往往都是對局者沒注意到的妙手。

 

最令人高興的莫過於採訪之後的閒聊了。我們常常會問他本因坊九連霸時代的故事。據他本人說,在九連霸期間,最讓他頭痛的,就是前夜祭的宴席了。如果照現在大家都是站著吃自助式餐點的話還好,以前是採取在大宴會間中上好一道道料理,大家坐下來一起吃的宴會方式。往往地方上的名士會交替前來高川先生的位子敬酒:「高川老師,喝一杯吧」。其實高川先生是滴酒不沾的,甚至還會盡量避免通過酒店門口哩。但是名士們的敬酒又不便拒絕,所以高川老師就想了一招妙手。他請旅館的人先幫他準備了一個小盆子,然後敬酒時,表面上做出喝酒的樣子,其實卻是倒在餐桌底下的這個小盆子裡面。

 

其實他在棋盤上偶爾也會有糊塗的時候。九連霸之中有一局對手的棋已經無法做活,只要他再下一著就可以吃掉結束比賽。於是就有人問:「請問那是在催促對手投子嗎?」高川先生卻回答「我做人還沒惡劣到會催促對手投降,只是單純的沒算出死活而已」。

 

我去高川先生家中採訪持續了整整一年,其中有一次他跟我說:「我被推舉為住民運動的領袖了」。原來是附近要蓋起高樓式公寓,會影響到附近住家的日照權,於是當地住民與建商對立起來。而身為名士的高川先生就被推為反對同盟的會長。然而數個月後,高川先生卻是一副憤恨不平的樣子。結果是:「反對同盟的全體成員都被建商用錢收買,而被對方操縱了。只有我一人不知情。我從來沒被人這樣耍過,所以我就不幹了」。

我實際看過高川先生對局的,只有日本棋院選手權與天元戰的兩次比賽。當時雖然已經過了高川先生的全盛時期,但那種悠揚不迫的對局神情卻還是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尤其他在點目時,右腳趾還會順勢一起動著,特別讓我印象深刻。

 

然而,先生終於因為前列腺的問題,身體變得越來越差。那時我真是希望這是騙人的,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想要請教他,但卻是事實。昭和59年(1984年)春天天元戰本戰,他接受繼續和宮本義久九段對弈一局,不論勝敗都會確定就此退休。這算是給棋迷或我們記者的熱情大招待吧。

 

這一局的觀戰記者並不是由我負責,但我還是同時趕到現場,因為怎麼可以錯過代表昭和時代的大棋士之最後一局呢?和我有同樣想法的夥伴還有好幾人也一起來了。我們就在對局室與記者室之間來來往往,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盤上進展。記者本應該保持絕對中立,但今天不管是誰都希望高川先生獲勝。我想感受到這種氣氛的宮本九段應該會覺得很難下吧?

 

第十期天元戰本賽 昭和59329

高川秀格名譽本因坊(貼五目半) 宮本義久九段
tenngenn_takagawa.png

145手止,黑不計勝

 

請大家觀賞一下黑65斷的超強氣魄。不過接下來三子卻被白70吃掉。這在記者室中引起了大騷動,因為大家都在猜,這是高川先生看錯棋,還是故意讓白吃掉留有味道的預訂行動。後來結束後問他,他說是單純的看錯。高川先生笑道:「連初學者都不會下出這種笨著」。但即使看錯棋,高川先生在後半盤全力以赴,結果輕鬆獲勝。左下黑141145的下法,就是漂亮的結束。

 

在宮下九段離開後,我們紛紛擠進只剩高川先生一人的對局室。不知是誰問起:「退休後會不會覺得很寂寞?」

 

「不會,這樣也很輕鬆喔。」高川先生如是說。

 

然後,像這樣的閒聊大約持續了十分鐘後,高川先生說了聲:「累了,該走了」,就這麼站起來。我們提議要拍手歡送他,但卻被婉拒;只好深深致上一禮而目送他離去。這就是大棋士安安靜靜退場的最後一幕。

 

兩年之後的昭和61年(1986年)1126日,我接到了高川先生的去世通知,享年七十一歲。

 

2011-09-14(Wed)

腦海中清楚的偉大木谷身影

~木谷實九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九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這次先從在我以圍棋寫作維生之前非常久的個人回憶開始聊吧。

 

剛進大學沒多久的我,立刻就把學業拋在一邊,而把全部的心力都放在打工上。當時我每天都跑去還在高輪的日本棋院,主要負責的工作是替「棋道」雜誌的段級位認定測驗計分。真是非常棒的打工。當然,計分這件工作本身很無聊,但三不五時可以翹班跑去偷看職業棋士對局就很開心了。因為那裏可是有著高川、坂田、藤澤秀行等高高在上的大棋士喔。

 

我還記得那天是非常炎熱的夏日。我一如往常地隨便翹班跑去對局室偷看。然而,如果是只有放著冰柱的大廳式對局室的話,還可以輕鬆地偷瞄;但對於設有冷氣的特別對局室來說可就不行,光要拉開紙門就需要勇氣了。這次我的目標是正在舉行木谷實對藤澤朋齋之戰的特別對局室,所以我只敢在午餐和晚餐休息的時候跑去偷看。而這場當時的循環圈賽是時限各十小時的二日制對局。

 

到了第二天晚上的夜戰,對局室突然開始騷動起來。就連在紙門外關心狀況的我也知道發生了異常狀況了。詢問之後,才知道是木老師棄權輸掉。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傻事?這已經是木老師在名人循環圈的最後一局,而且木老師在循環圈中是居於領先狀態,只要贏了這一局,則獲得挑戰權的可能性非常之高。怎麼會就這樣棄權呢?

 

現在,我查過當時的觀戰記和「我的碁」一書(木谷實著)後,終於明白了。木老師是這麼寫的:

 

「我自己雖然覺得還好,但一旁的人看起來卻是非常疲累的樣子。因此相關的記者們很擔心我的狀況,連朋齋先生也建議我:『休息一下比較好』,所以就請外診的醫生過來看看。結果量了血壓之後,醫生說:『血壓實在太高,已經沒辦法繼續對局下去了』。此時就算我想要貫徹自己的意志下下去,可能也會造成對手與相關人士的困擾,我也只好放棄,變成了棄權」。(節錄自「我的碁」)

 

當時的棋譜,請參照下圖。

 

第三期名人戰循環圈 昭和39年(1964年)712

黑 木谷實九段(貼五目) 白 藤澤朋齋九段
3meinjinn_kitani.png

 

69手止,黑棄權負

 

說到進入第二天的夜戰,就是中盤戰的階段。雖然此刻大部分的意見是希望持黑,但現在論斷優劣似乎還太早。此時,木老師五十五歲。之後,他也不得不在各大新聞棋賽中因病缺席。在這四年之後,我又再度看到了木老師的對局。昭和四十三年(1968年)十二月,成為偉大木老師絕局的第六屆專家十傑戰對本田邦久七段(當時)之戰登場了。對局處是位於四谷的割烹旅館。至於為何我會出現在那裏,我自己也記不清了。我想大概是幫忙編輯「圍棋春秋」雜誌的關係,而去拿田村龍騎兵先生的原稿吧。

 

由於無法看到對局室的狀況,我只好暫時待在檢討室,不過卻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對局的氣氛。偉大木老師那宛若慈愛的一著一著,都由舉止端正的本田青年爽快地應接著。由於木谷道場就在這附近(當時木谷道場設在四谷),所以有很多木谷門生也趕來觀看。其中當然也有關心父親身體狀況而來幫忙的木谷(小林)禮子小姐的身影。其實昭和三十九年對藤澤朋齋的一戰,禮子小姐也在一旁陪侍。為防萬一,所以醫生也到場了。另外,我還有印象的是武宮正樹先生的父親也來了。

 

後來再次見到偉大木老師,是昭和四十九年末(1974年),去平塚的木谷宅邸,請趙治勳先生進行自戰解說的事了。此時趙先生說:「我想給老師看看這一局棋並請他評論,所以我們去老師的房間檢討吧」。但在接近兩個小時的採訪中,木老師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在旁靜靜地守候著。這檢討的模樣,在日本棋院選手權的觀戰記中,也有提到。

 

然而,最令人感動的還是採訪結束後的光景。木谷老師的午飯是吃鰻魚,但因為身體不方便的關係而沒辦法拿筷子。此刻,是趙先生拿起筷子,將鰻魚夾到木谷老師嘴中的。

 

我從木谷老師房間退出來時,只見木谷老師右手輕輕上舉(的樣子)。不知道這是不是木谷老師在向我道別?總之,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木谷老師了。

 

一年後的昭和五十年(1975年)十二月十九日,木谷老師在自己家中去世,享年六十有六。其實這已經是非常久之前的事了,但現在木谷老師的身影卻還清楚地刻在我的腦海中,永遠不會消失。

2011-12-10(Sat)

追憶小西泰三八段

同時身為棋士與平常人

~小西泰三八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四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最令我害怕的其中一項事情,就是有棋士過世了。明明此專欄才剛剛開始沒多久,小西泰三八段卻去世了。以我和他的私交之深,卻要寫些紀念小西先生的文章就令我非常悲苦。也許小西先生在天上會說:「我不是名棋士,卻要讓你排入其中,真是不好意思啊」。說實話,我們的確很難將他列入名棋士的範疇中,但小西先生卻是人生的達人,自然沒有不將他列入本專欄的理由。

 

小西先生是昭和十四年(1939年)出生於長崎縣的佐世保,在他中學生時,就已經是九州第一流的棋力了。為了當上職業棋士而來到東京成為院生,就在十五歲前後入段目標即將達成之際,因為某些緣故不得不在門檻前繞了一大串路。原來是某天看到小西少年進行院生對局的某院生導師,突然臉色大變生起氣來:「你這渾蛋,圍棋是用右手下的!」。小西先生正是左撇子。現在的棋壇以井山名人為首(當時)頗有不少人是慣用左手下棋的,但當時卻是不用右手來下就不可原諒的環境。更糟的是導師說的也太過火了,只要警告一下叫他改回用右手下就好了,他卻突然罵出「渾蛋」二字,所以小西少年也不多做辯解,二話不說就辭掉院生離開棋界。

 

我想,他辭去院生後的十年雖說是苦難,但也是形成他精采人生的豐饒期。由於他很喜歡看法語片,希望能夠不看字幕也知道影片在演些甚麼,於是進入了早稻田大學的法文系就讀。然而,他在那裏學到的不僅僅是法文而已。根據當時去過他公寓拜訪的棋士說:「在他那狹窄的房間中卻擺滿了總共四十幾本的幸田露伴(著名日本小說家)全集,真讓人驚訝」。

 

雖然他學了一身好教養,但也不能拿這些東西當飯吃。於是他在麻將店工作一陣子後,去到了藤澤秀行大師的辦公室上班,從事起不動產事業。不用說,他獲得了藤澤老師全面性的信賴。小西先生曾說:「我想寫些只有我知道的藤澤先生給大家看看」,結果卻壯志未酬。當然,他也沒拋下圍棋,仍然進步到最強院生等級的棋力。昭和四十一年(1966年),他以外來的身分挑戰了職業入段考試,一舉通過測試。不過,這十年的空白還是讓人相當遺憾,所以他也早早放棄了成為比賽型棋士的夢想,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圍棋教學與寫作上了。

 

當我開始踏入此世界時,就被小西先生給看上了(我猜)。而我也常常受邀和他一起去喝酒,沉醉於小西先生有趣的話題之中。從歷史、文學、美術、音樂開始到賭博為止,都可以算是他的「守備範圍」。他也曾替產經新聞寫過觀戰記,文章相當簡潔明瞭。雖然他自己也是職業棋士,然而卻沒有因為對局者的身分是誰而下筆有所收斂,總是爽快地有話直寫。也是這樣,有時會惹來其他棋士的不高興,不過他卻仍然貫徹著想寫就寫的態度。

 

大概是七年前吧,他覺得牙齒有些異狀,在家裡附近的牙醫診斷過後,被介紹去大醫院轉診。由於小西先生的父親與兩位哥哥都是醫生,因此他也察覺到這樣的安排必定事有蹊蹺而相當愕然。果不其然,大醫院的診斷是口腔癌,而且宣告他壽命僅僅剩下幾個月了。好在抗癌劑奇蹟似地發揮效果,一度看起來像是治癒了,然而四年前卻發現癌症轉移到肺部去了。絕不哭喪過日的小西先生卻還是照常工作、喝酒、抽菸、賭馬。但是到了去年夏天之後,我們就幾乎沒有碰面的機會了,而他也從產經新聞的觀戰記工作中退了下來,我想這是他在為臨死而做準備了吧。終於,他在今年二月六日一去不返了。

 

小西先生的作品雖然不多,但卻常寫俳句。這裡且介紹一首給大家欣賞:

 

朝寒或至富士之白使人傷痛。

 

句中的朝寒是晚秋的用語,時節上和現在的春季並不相符,但卻是吟詩用的好詞。而傷痛至富士之白是形容心痛的感覺吧?現在已經無從得知他的真義了。

 

寫到這裡,我才注意到幾乎沒有寫些關於小西先生棋士生涯的部分。和他交情不錯的福井正明九段評他是「快腳步且巧妙的棋」。雖然會讓人可惜他要是沒有那十年的空白該有多好,但對小西先生來說,那也不是無意義的吧。

 

2011-12-18(Sun)

呵欠事件的始末

呵欠事件的始末

~梶原武雄九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十一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在我菜鳥階段,雖然不是我負責的棋賽,也常去現場觀戰。而且我不是坐在記者席,而是在對局者後方安靜地觀看好幾個小時。有時候就會被稱讚「你很熱心呢」(其實是你很煩吧?),而我也總是回答「因為可以學到功夫」。其實,只不過是單純喜歡看棋而已。

 

然而,我卻有一局恐怖的觀戰體驗。我忘了那局棋是哪項比賽了,但確定是梶原武雄對大平修三之戰。由於我平常和兩位老師的交情不錯,自然很容易獲得觀戰的機會。我就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默默地坐在梶原先生的後方。

 

不過長時間的觀戰並不輕鬆。腳麻還可以忍耐,但打呵欠或想睡是怎樣都擋不住的。終於我在昏昏欲睡中打了一個很大的呵欠。我很慌忙地用手遮住嘴巴,但不知道來不來得及。一瞬間,梶原先生立刻尖銳地說了一句:

 

「我的棋是會讓人打哈欠的棋嗎?」。

 

這可讓我徹底被打敗了。就在我陷入慌亂答不出話的狀況中,大平先生伸出援手:「這、這當然不是老師的棋會讓人打呵欠,是我的棋讓人打呵欠啦」。於是梶原先生說:「是喔,是這樣吧。哈哈哈」。就這樣無事落幕了。不過要是仔細考慮的話,就會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不論是梶原先生的棋或是大平先生的棋,不都是同一局棋嗎?而且,還有更奇怪的呢。因為我的呵欠已經好好地吞下肚去了,應該也是聽不到聲音,我又坐在梶原先生後面,他應該也看不到我的動作才對。為什麼他會知道我打呵欠呢?難道梶原先生背後有長眼睛嗎?這已經變成我心中永久的謎了。更好玩的是,後來我去跟梶原先生道歉時,他竟然說:「有這回事嗎?」

 

梶原先生是第一期本因坊利仙(關山利一)的徒弟。在昭和十八年(1943年)的第二期本因坊戰中,本因坊利仙只下了第一局後就因為生病而棄權輸掉。當時,作為老師代理人的梶原五段(當時)希望能和橋本宇太郎七段(當時)對戰;如果梶原獲勝的話,就讓本因坊頭銜暫時給主辦單位保管,等利仙病癒後,再重新舉行本因坊挑戰賽。這還真是符合梶原青年二十歲的衝勁呢。當時我就

很想找他確認這件事的真相。結果講話不喜歡囉嗦的梶原先生只回了一句:「那是年輕氣盛的衝動啦」。接下來對於我質疑他如果輸掉該怎麼辦時,他回答我:「那我應該只能切腹了吧」。他真是品格高潔的人呢。

 

講到梶原先生,就不能忘記三榮會。所謂的三榮會,就是在四谷三榮町的木谷道場研究會。其實是木谷實老師拜託梶原先生,請他擔任道場的導師來幫忙指導學生。而我也曾去三榮會去參觀過一次。當時從加藤正夫、石田芳夫、武宮正樹到小林光一、趙治勳等木谷一門全員到齊。但我卻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就是誰也不敢坐在梶原先生的旁邊。關於這點的原因,加藤正夫先生是這麼說的:

 

「因為他會用扇子敲我們的大腿會膝蓋。通常會被敲到紅腫起來,嚴重的時候還會出現血痕呢」。

 

如果只是用扇子敲就算了,他們還常常會被罵:「給我收拾好行李滾回國去」呢。(譯註:木谷道場當然有不少外國學生,不過現在的日本各縣在江戶時代以前可是被稱為「國」的,所以這句話對日本學生一樣適用)

 

不過,木谷道場的新銳就是被他這樣鍛鍊起來的。除了木谷道場以外,他也在京都的龍安寺指導關西棋院的新人,也去菊池康郎先生的綠星學園上過課。甚至可以說就是梶原先生的訓練支撐著日本棋界呢。

 

梶原先生常常會被說成是「鑽頭」或「局部感覺銳利」,其實我對這樣的評論很不滿。我以為能像梶原先生那樣可以看透全盤的人應該不多才對。這句評論應該要改成「全局感覺銳利」才對。甚至連那偉大的藤澤秀行先生都說過:「像我們這樣的棋,一百年之後都不會留下。但梶原先生可不一樣。他的棋在百年之後應該會受到更高的評價」。(譯註:ㄟ,這句話好像曾經在那裡聽過哩XD…藤澤大師會不會太常用百年造句啦。)

 

在這裡我想請大家來欣賞一下梶原先生的良好全局感覺棋譜。

 

第一屆名人戰最終預賽 1976/2/19

黑 梶原武雄九段 - 白 大平修三九段
kajiwara.png

黑七目勝

 

老實說我雖然記不清楚了,但似乎這一局就是呵欠事件那一局呢。這是梶原先生一口氣把左邊模樣變成實空的會心之譜呢。

 

晚年的梶原先生還是被逼入了退休之途。他自己說:「因為醫生說我一下棋血壓就會升高,他可不保證我的性命」,語氣中略帶寂寥之意。最後他在平成二十一年(2009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去世,享年八十六歲。

2012-01-14(Sat)

心地善良而行徑直率的藤澤朋齋九段

心地善良而行徑直率

~藤澤朋齋九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五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我認為老師是非常心地善良的人。當四十五年前我還是關東學生圍棋聯盟的幹事時,藤澤朋齋九段說:「學生們沒有錢,很難拿到段位證書」,所以他替大家鼓吹出了學生證書而可以低價獲得段位的制度。而且他為大家做的還不只如此,他還特別把各大學圍棋社主副將級集合起來,下了兩次一對十的指導棋。局差不是授先或是二子。不過,我記得結果是學生們一勝十九敗。

 

經過了若干年後,我開始了以圍棋報導維生的工作,並擔任了日本棋院選手權賽(天元戰)的觀戰記者。當時我有兩個強烈的回憶。其一是昭和四十九年(1974年)初的日本棋院選手權挑戰賽(坂田榮男選手權對加藤正夫八段)中舉行的慶功宴。當時大致喝了一點酒之後,藤澤朋齋九段和梶原武雄九段就開始為了棋盤上之事爭吵起來。就像是以下這樣的對話…。

 

「梶原你很吵耶,你這傢伙的棋力至少差我二子!」

 

「太棒了,庫之助(朋齋先生的本名)。這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以後你和我下棋時,都給我先擺兩顆子出來。」

 

還是菜鳥記者的我,恐怕到現在都會擔心這是不是馬上就要開始幹架了。不過,坂田先生或加藤先生卻是若無其事地在旁靜靜地看著。這時我才覺得,原來這種光景對棋士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讓我受到了不小的文化衝擊呢。

 

另外一件事也是同年的日本棋院選手權戰,本戰的第一輪中,藤澤朋齋九段對趙治勳六段之局鏖戰到深夜才結束,然後局後檢討又持續到了凌晨三點左右。再之後我回到了當時在日本棋院中的旅館房間準備要睡覺,卻聽到隔壁房間傳來棋石之響與彷彿泣淚之聲。後來,我確認隔壁就是藤澤九段。應該是他一面悔恨一面在打譜的聲音吧。讓我感受到他對一局棋的執念。

 

我和藤澤九段之間也曾鬧出過事來。差不多就在上述事件的一年後,我在日本棋院的編輯室被叫住:「K君,我有些話想跟你談談…」。因為他叫錯名字(譯註:秋山的日語發音是A開頭),所以我回他說「我是A啦」,但卻被藤澤九段誤以為我在耍他,於是就點燃了藤澤先生的熊熊怒火。我雖沒被打到,但為他那毫無所懼的氣勢,嚇得我落荒而逃。

 

後來此一事件是在當時的「圍棋俱樂部」雜誌的編輯長仲裁下,以雙方把酒言歡落幕。但在乾杯喝酒後,藤澤老師開口的第一句話卻還是:「K君,真是對不住啊」。

 

之後,藤澤老師就和我相處得非常好,接受了我許許多多的採訪。在這些採訪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兩句話:「我是個大輸家,所以沒有說三道四的資格」以及「即使是千萬年都算不清的變化,我也想要把它算清楚。也許我是個大傻瓜吧?」。所謂的「輸家」,指的是他兩度在升降十局賽中敗給吳清源九段,一路從半先被打到讓先之事吧。但如果大家仔細去看十局賽每一局的內容,可以說都是藤澤老師的好局呢。這裡我們就舉個例子來看:下譜中,局後認為黑89應該在90位擋住分斷才對。結果白96打入以後,看起來白棋是把千萬年都算不清的變化算清了。特別是白120更是把所有攻殺都算清楚了的強手,豪爽地把右上角吃掉而決定了勝負。

 

吳‧藤澤升降十局賽第四局 1952年1月31日~2月2日

 

黑 吳清源九段   白 藤澤朋齋九段

Go_Fujisawa_4_1.png

 

130手以下略,白不計勝

 

然而從第五局開始,連續在讀秒聲中失誤而被逆轉敗,而在第九局被吳先生降成了半先。而後來的第二次十局賽中又被降到屈辱的讓先,藤澤先生只好黯然退出了日本棋院。(他在六年之後才重新回到日本棋院)

 

他說他是輸家也許沒錯,但必須在這句話前加個補充吧:史上最強的大輸家。

 

晚年的藤澤老師頻頻苦於病痛,對局的內容有欠精彩。對於算不清的地方也要拼命算清的態度也不見了,反而讓人驚訝他都下得非常快。這每每都讓人看得非常心痛。我想如果讓全盛期的藤澤老師和晚年的藤澤老師對弈的話,恐怕有三子左右的差距吧。

 

即使如此,他還是一如往常的每天來到日本棋院,替院生的少年少女們好好指導。只是不知這些小朋友們是否知道他們眼前的這位老人就是大手合制度下所產生的第一位九段大棋士呢?

 

藤澤先生在平成4年(1992年)八月去世,享年73歲。直到最後,他都是心地善良的大好人。

 

2012-01-25(Wed)

我是輸棋時的安慰角色?

~加藤正夫九段(上)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六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我成為自由圍棋記者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和加藤正夫先生一起合作的。這是在圍棋雜誌委託下,請加藤先生解說十幾局業餘棋士對局內容的工作。當時加藤先生擔任了還在四谷木谷道場的內弟子集訓班的班長,在我過了正午後不久前往道場打擾準備要開始取材時,加藤先生一聲號令:「大家過來這裡」,就把所以的師弟集合起來,就是要他們一面聽他的解說、一面好好學習。就在充實的五小時採訪結束後,加藤先生還親自送我到玄關外,跟我說:「你也辛苦了,下次我們一起去新宿喝酒吧」。因為此事,就讓我這個新人記者完全成為了加藤先生的棋迷了。

 

意外的是所謂的「下次」,竟然很快就出現了。就在我負責的日本棋院選手權賽(天元戰的前身)的第一輪還是第二輪結束後,他就邀我一起去喝酒了。他其實是個愛笑到不行的好人,而且我們年紀又相近,所以很談得來。記憶中當時有個加藤先生突然要找我比腕力的離譜小故事。加藤先生說:「我可是日本棋院腕力最差的棋士喔」,真不知這有甚麼好自豪的。至於我雖然也是沒甚麼力氣的人,但卻對腕力有點自信。於是,這兩個人比起來,可說是勢均力敵、不相上下。剛開始時雙方都很拼命,但後來卻也都慢慢手軟起來。一旁看不下去的老闆娘(這是家只有老闆娘一人的小酒店)就說:「你們兩個都和我比比看吧」。我們兩個竟然都不是老闆娘的對手而慘敗給她。一問之下,原來老闆娘曾經是在高中體育大賽中拿過標槍獎項的好手哩。

 

加藤先生在那一期的日本棋院選手權賽中一路過關斬將,結果奪下了向衛冕的坂田榮男先生挑戰之機會。挑戰賽的第一、二局又是完勝,眼看第一個大頭銜就要到手了,但第三、第四局又被坂田先生反擊扳平,而要面對最後的第五局。

 

第五局的對局場所是日本棋院的「幽玄之間」。在第一天的棋賽中是加藤先生的白棋領先。如下譜所示,白74到78這幾手,頗有藉殺力擊倒對手的感覺。然而比賽進入第二天後,由於欠缺給對手的致命一擊,棋局變為混戰狀態。接下來加藤先生就下出了命運的大錯著。白114斷,形成了超級大劫爭。而之後的白116就是無法解釋的失誤。據說他是誤以為黑117只是單純叫吃,接著白棋只要再於106位提仍然還是劫爭。

 

第21期日本棋院選手權賽第五局

昭和49年(1974年)2月12、13日

黑 坂田榮男日本棋院選手權者        白 加藤正夫八段

(時限各九小時,黑貼四目半)

katoh1.png  

117手以下略,黑6目半勝

 

從白114開始到黑117的這幾手棋,在時間上也不過是兩三秒而已。當時我是在記者室中以轉播螢幕靜靜地看著棋賽的進行,只見雙方的手在棋盤上交互指點著,和往常對局的模樣大不相同。後來不知是誰突然叫了出來:「比賽是不是結束了?」我們才慌忙地衝入對局室中。此刻其實尚未終局,但雙方卻對左邊的折衝開始檢討感想起來了。坂田先生說:「是打了瞎劫吧…」,加藤先生則抱著頭說:「不,我以為黑117之後還是劫爭…」。在對局之中就開始進行起「感想戰」,這恐怕是空前絕後的創舉吧。

 

白116這手棋,至少損失二十目以上,就算此時舉起白旗認輸也不奇怪,但加藤先生卻選擇繼續默默地下下去,寧可以目數大差的結果輸掉。結果那天晚上我就陪他在新宿不知喝了多少攤,最後道別時已經快天亮了。

 

在這次日本棋院選手權賽的隔年,他又和年方十八歲的趙治勳先生在專家十傑賽的決賽五局賽中相爭冠軍,卻遭到了直落三慘敗。這一次他又是喝到爛醉。當時加藤先生已經從木谷道場獨立出來,一個人住在公寓中。當我和他一起回到公寓時,又是黎明之時了。我到快中午起床時,已經不見加藤先生的人影,卻聽到有棋石的聲音。我跑到隔壁一看,原來加藤先生正默默地打著昨天輸掉的棋譜。讓我頗有看到了不該看的光景之感。

 

其實,棋士和記者之間好到像我們這種程度也是特例。記者前輩常虧我說,當加藤先生輸掉時,我就是負責安慰他的角色。不過,我才不是安慰他呢,只是陪他喝酒而已啦。後來,加藤先生的「票源」突然擴展開來,陸陸續續拿到了大頭銜,我和他喝起來就像是品嘗絕美佳釀一樣呢。

 

加藤先生曾在頭銜挑戰賽或是決賽中遭到了八連敗,而被人取了「萬年老二」的不名譽綽號,那也是加藤先生最煩惱痛苦的時期。後來,我從石田芳夫先生那裏聽到了以下的故事:

 

「那時我正好是名人本因坊,加藤先生來找我諮詢該怎樣在頭銜賽中獲勝。我的回答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加藤先生對各方面都太過認真了。所以我反而請他要多遊戲人間一點。」

 

之後,加藤先生也很忠實地把這番建議給聽進去了。

2012-03-25(Sun)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加藤正夫九段(中)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七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加藤先生開始忠實地接受石田芳夫先生的建議———加藤在任何方面上都太過認真了,請要多遊戲人間一點。於是他就從昭和49年(1974年)開始到昭和51年(1976年)之間好好地玩了三年。遊玩的內容主要是以「喝」為主,「打」的部分比較少。這裡所謂的「打」並不是指下圍棋,而是「賭博」(譯註:日語中下圍棋的動詞是「打」,與打麻將的講法相同,所以作者故意弄了個雙關語)。其實加藤先生對於賭博完全是外行,但雖然是初學者,卻對於麻將或賭馬有超強的勝負運。至於喝酒的部分,他酒量也不是太好,所以是以喝一休一的方式去各家喝。而每去個幾次就有一次會找我去一起喝。關於這點,我和加藤先生也有不成文的默契,就是原則上酒錢是各付各的。不過,由於我們的收入相差太大,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各自付錢,而是貴的酒店就拜託加藤先生,而便宜的店才由我來買單。而往往我被帶去喝的酒店,都是那種光坐下就要付五萬塊日幣的高級俱樂部。在那裡,我們一面看著店裡的表演、一面和陪酒小姐喝酒,反而酒喝得不多。但是僅僅這樣,兩個人就得花上十幾萬日圓。我想加藤先生在拿到大頭銜前的棋賽收入,幾乎都在這種酒錢中給燃燒殆盡了吧?

 

不過也真的是拜遊戲人間所賜,過去在頭銜挑戰中連戰連敗之加藤先生的春天也跟著到來。昭和51年,他先獲得了碁聖與十段兩個頭銜,終於打開了他的大「票倉」。當然,在這樣的場合裡他也好好的享受了美酒。當時他說了一句我忘也忘不了的一句話:「以前總是在輸掉的場合拉你去喝酒,真是抱歉啊」。

 

但從那時開始,我和加藤先生的生活也開始改變,一起到處喝酒的場合也越來越少了。因為我剛結婚,而加藤先生自己也半開玩笑的說:「我也要見習準備結婚了」。這很像加藤先生一般的口吻,因為他雖然有個心有所屬的對象,但如果自己連一個頭銜都沒有,實在也很難開口去求婚。聽說他和女方是相親認識的,所以加藤先生非常擔心無法贏得芳心。萬一他在之前的碁聖戰與十段戰都輸掉的話,恐怕會打算就此放棄這段緣份吧?幸好,他終於在最後一刻趕上訂婚的機會。

 

接著昭和五十二年(1977年)他又打敗了武宮正樹先生而拿下了本因坊頭銜。其中的最後一局,我剛好要替「棋道」雜誌採訪而也去到了對局現場的山形縣赤湯溫泉。就在要參加慶功宴之前,加藤先生跑去打公共電話。由於不是聽得很清楚,所以只聽得到他說:「嗯,我贏了」這樣而已。於是我問他打給誰,他則很害臊的說是「未婚妻」,也就是佐佐木泉小姐。

 

在之後沒多久他又請我去喝一攤,理由是「我想要請田村龍騎兵(譯註:朝日新聞的名圍棋記者,寫過許多名人戰的觀戰記),來當婚禮的主持人,但我一個人不敢去,可以陪我一起邀請他嗎?」。對我來說,這個忙真是再簡單不過了。畢竟,田村龍騎兵先生本來就是和我有深交的大前輩,而我自己結婚也是找他幫我說媒。所以我就幫加藤先生實現了這場三方會談,而龍騎兵先生也毫不猶豫地立刻答應。而這場婚禮,也是我參加過的婚宴中最豪華但最溫馨的一場呢。至於他們夫妻在市谷的新家,我也常去叨擾並且接受加藤夫人的好料理手藝招待。味道雖然是絕品風味,但對於吃的不多,一天只在家吃一餐半左右的男主人來說,卻沒有擺出一副很好吃的模樣,因為他說這樣怕老婆每天都要準備太辛苦呢。

 

在這段期間,棋盤上最值得回憶的大概就是昭和53年(1978年)的棋聖戰七局挑戰賽了。當時,也是「棋道」雜誌派遣我去盛岡現場採訪。輸掉第七局的加藤先生,隔天早上原本是要搭飛機回去的,卻臨時改成和我一起搭汽車回去。在上車前,我們再加上安藤武夫七段(當時安藤先生是日本棋院負責對外的理事)三人湊在一起打麻將,而我也毫不客氣地讓加藤先生輸得很慘。上了車後,因此加藤先生一句話也不說,就只是思考前一天輸棋的敗著而已了。

 

至於另外一件值得回憶的事,則是昭和61年(1986年)的名人戰第二局,本局我沒有親眼看到,就引用從目擊者龍騎兵先生那邊聽來的敘述吧。

 

「當時,加藤君很明顯身體出現異常狀況,雙眼深陷一副非常疲憊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壞肚子而從兩天前開始就沒進食的關係?只要旅館負責招待的小姐請他吃一點東西,他就會露出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然而,棋盤上的對局卻是靠著韌性而最後半目獲勝。結果在慶功宴上,他就笑咪咪的好好吃了一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第11期名人戰第二局 1986年9月17、18日

黑 小林光一名人 白 加藤正夫王座

kobayashi_Kato_1.png

 

256手 白黏半劫半目勝

 

此局中黑217提劫是敗著。如果下在譜218位,白若233應,黑再下219,則是小林光一名人半目勝。對於成為名人契機的本局來說,後來加藤先生自己也是這麼說的:「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2012-03-31(Sat)

五十五歲奪回本因坊,但‥‥

~加藤正夫九段(下)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八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我們兩人過了五十歲之後,像過去那樣一起到處逛酒店小酌的機會便少了許多。但就在平成十四年(2002年)初,我結束了觀戰的工作後,順便去日本棋院的記者室看看時,等在那兒的加藤正夫先生卻跟我說「要一起去嗎?」。這是他每次都要找我去喝酒時的標準台詞,而我也覺得差不多要該去聚一聚的時候了。結果他帶我去的,是我們兩人二十多年前常去、加藤先生很喜歡的新宿酒吧。加藤先生的說話方式總是這麼直來直往。

 

「接下來我想擔任日本棋院的理事」。

 

當時,加藤先生訴求日本棋院的改革而要出馬參與理事選舉的傳聞已經在流傳了。但我卻無法聽到這樣的話就說贊成這個想法。

 

「加藤正夫仍然還是寶刀未老的可下之士。一旦做了棋院理事,計畫要拿下棋聖達成棋士生涯大滿貫的重大目標該怎麼辦?」

 

我雖然知道他是一旦打定主意就不會輕易改變的人,但我還是試著拼命說服他打消此意。但加藤先生對我勸說之反論卻非常精彩:日本棋院的營運狀態已經到了令人忍無可忍的程度、國際棋戰中也被中國或韓國拋在後頭、年輕世代的人離圍棋越來越遠等等。在頭頭是道理路清楚的加藤先生之前,我的論點變得毫無說服力。於是,我提出了兩個條件:希望短時間內就辭去理事之職、並且要把對局放在第一位。他也回覆:「我明白了」。

 

然而,理事選舉中當選的加藤先生還被推舉為副理事長,從此就開始了他每天為棋院東奔西走的日子。期間我也問過他心力上在對局與日本棋院營運之間是怎麼調配的,他回答我:「如果說副理事長花的心力是十,那對局就是一或二了吧」。這等於是把和我約定的對局第一當成空話了。然而不可思議的是,應該是只有一到二的心力,但在對局上也有相當好的成績。他在平成十四年度的本因坊戰循環圈拿到了第一,成為挑戰者。而且,後來又在挑戰賽中二連敗後取得四連勝,擊敗了王銘琬本因坊。

 

這裡請大家看一下其中的最終局。黑25開始到黑31、33是加藤先生過於輕視的好手順,到了黑41斷開後,白棋陷入苦戰。然而,加藤先生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看起來他還想好好振作而不給黑棋下出決定勝負之著。黑81如果在譜中112位退是最強手;而如果黑棋要貫徹取地的作戰方針的話,黑83也該先下在84位扳,逼白112位應後再於83長才對。白84是雙方的必爭點,搶到此處後白棋就可以一面威脅黑棋一面在104位大圍左邊,形勢可說就此逆轉了。

 

第五十七期本因坊戰第六局 平成十四年(2002年)七月十日、十一日

oh_katoh_1.png

112手以下略,白1目半勝

 

就這樣,他在五十五歲這年獲得了本因坊頭銜。加藤先生自己說:「因為太忙而沒時間考慮有的沒的事,反而更能專心在盤上,這樣還真不錯」。隔年的平成十五年(2003年)雖然屈服在年輕的張栩挑戰之下,但我認為內容上是平分秋色以上的好表現。

 

平成十六年(2004年),加藤先生就任日本棋院的理事長。

 

然而,該年年末的名人就位儀式上,加藤理事長卻未現身,其祝賀詞是由副理事長工藤紀夫九段代讀的。看起來似乎是發生了甚麼怪事,平常的話都應該是理事長要先趕到現場致詞的。後來我去問了工藤先生,才知道發生了最糟糕的狀況:「如果不問我也不會特別說,不過加藤先生因為腦梗塞倒下了,剛動完手術。弄不好的話,可能會有甚麼不測...」。

 

幾天之後,我去醫院探望他,加藤夫人一面握著加藤先生的手,一面大聲的喊著:「親愛的,秋山先生來看你了」。而加藤先生雖然偶爾也會有握緊手的回應,但病情看起來並不像是往好的方向進行。終於三天之後的十二月三十日,他就駕鶴西歸了。

 

當時,我就對自己為何沒有阻止加藤先生當理事下去,心中感到萬分遺憾。不過加藤夫人的一句話讓我得以釋懷:「當上副理事長、理事長的加藤活得非常充實。他後來也說,到了六十歲他就要辭掉理事長,專心來拚棋聖頭銜呢」。

 

加藤先生過世後,我就常常夢見他。他總是在酒席中開開心心的出現。偶爾也會夢到他打電話的樣子。但往往就在我要告訴他「加藤先生你其實已經死了」時,我就會醒來。果然即使在夢中也不能隨便說他死掉了啊。

 

即使是現在,我也常常想打個電話給他,所以在我的手機聯絡人名單中,仍然還保有加藤先生的名字。

 

 


2012-04-08(Sun)

身兼四職的全力付出

~小林禮子七段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十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寫完木谷大師之後,就該輪到其女小林禮子女士了。明明她已經過世超過十五年了,但她在我心目中的記憶卻一點也沒有變淡。其中最鮮明的印象就是「電話」了。當是禮子女士打電話來我家時,內人一定會幫我準備好香菸與菸灰缸,並且幫我泡好茶。因為,內人知道只要是她打來,短則三十分鐘,長的話會超過一個小時呢。

有一次,是我的觀戰記中寫錯了,她立刻打電話來給我指正,讓我嚇了一跳。這是小林光一對大竹英雄的名人戰挑戰賽的一局,我在觀戰記中介紹了大竹先生自言自語地說「這裡就算想一百五十萬年也想不通」的花絮。並且在後面補充說,因為老師木谷大師的口頭禪是「就算想一百萬年也想不通」,所以大竹先生很有做弟子的樣子而再追加了五十萬年。

不過,禮子女士卻說:「才不是一百萬年呢,我父親是說就算想一百萬光年也想不通」。原來是這樣的啊!百萬年的話,不過是單純的時間長而已;如果是百萬光年的話,除了有時間長遠外,也讓人有龐大無盡空間的印象呢。所以差了一個字,言語上的氣魄就完全不同了。像這種的長時間電話,就讓人很開心。因為接下來她就會跟我說關於木谷大師的一些回憶,還有很多棋界的八卦話題。除了電話以外,禮子女士也在很多方面照顧了我不少。由於我常去小林家採訪,常常可以吃到她用盡心思做的料理,其中有一次端出的是烏龍麵,據說這是初學做烏龍麵條的禮子女士自己打出來的麵條。麵條粗細雖然不太一致,但說是好吃的話就是好吃。畢竟像那樣的烏龍麵,不管在哪間號稱多美味的麵店都吃不到呢。

在昭和四十八年(1973年)末的日本棋院選手權挑戰賽中,擔任報紙解說的大平修三九段跟我私下說了悄悄話:「哇,真是嚇死人了。小林光一君要結婚了,你知道新娘是誰嗎?」這位會讓大平先生嚇到的是大家意想不到的人,我想其本身一定也會是棋士才對。於是隨口一猜說:「是禮子小姐吧?」結果大平先生說:「你怎麼知道的?明明還是秘密的說」。嗯,明明答案就已經寫在大平先生的臉上了說。這就好像打麻將時臉上已經露出聽牌的樣子,馬上就會被人看穿一樣呢。

接下來的部分,是直接從禮子女士那邊聽來的故事。當時她要和年輕的小林光一先生結婚時,周遭的人都非常反對。於是煩惱不已的禮子小姐就和病床上的木谷大師討論此事。筆談之中,大師用筆寫下「就請當小林禮子吧」。真是一段佳話啊。大師就好像擺出了詰棋的正解圖一樣來開示,據說當時讓禮子小姐淚流不止呢。

之後,她就以棋士、木谷大師的女兒、小林光一的妻子與兩個小孩的媽的四重身分,開始了她宛如大車輪旋轉不停的忙碌人生。就在禮子女士去世沒多久,其女小林泉美開始登上女流棋界的巔峰而大為活躍起來,此時小林光一先生卻說:「現在的泉美和過去的禮子比起來,恐怕還是禮子比較強吧」。面對歪著頭有點懷疑的我,小林先生就列舉許多禮子女士的實戰譜來說明佐證。

其一是昭和四十六年(1971年)的專家十傑戰。這個專家十傑戰是請參加過業餘十傑戰出賽的業餘棋友來進行投票選出得票最高的十六人,再和從預賽勝出的十六人共同競技的特殊比賽。這一年,禮子小姐在投票中獲得第十六名而進入本賽成為種子,第一戰就打贏了岩田達明九段,然後在第二輪遇上了高川格九段。這一戰關係了是否能成為第一位打入十傑的女子棋士,所以是眾所注目的一局。

第八屆專家十傑戰第二輪 1971年1月28日

黑 木谷禮子六段 白 高川格九段

kitani_reiko1.png

133手以下略,黑不計勝

其中,黑17是大受好評的好感覺。但黑19似乎要在譜中24位長才對。當白38開始侵消時,黑39開始是禮子女士拼命式的攻擊。高川先生也許是覺得這樣的大龍應該不可能會死而有點大意,因此白94可是是敗著。此棋應該要在100掛、黑95退、白98覷、黑99黏,然後白棋再於100之上一路並就可以處理成功。實戰白棋雖然撿回一命,但卻讓黑117點入開劫而大勢底定。黑131是味好加補,然後再133跨入追擊確定勝勢。最後禮子女士拿到了十傑戰的第八傑,可以說是相當於打入兩大循環圈的重大成就呢。

我最後一次見到禮子女士是在他去世那一年的冬天。我正在走向小林家的路上,騎著腳踏車的禮子女士叫住了我。當時的確有她罹患癌症的傳言出現,不過她看起來氣色卻很不錯。最後她在平成八年(1996年)四月十六日去世。生前她雖然說:「我要靠意志力治好癌症給大家看」,但最後還是未能如願。

2012-04-24(Tue)

看到善良的本質

看到善良的本質

~藤澤秀行名譽棋聖

 

原作:秋山賢司

譯自碁世界月刊2011年十二月號 令人懷念的名棋士專欄

 

 

藤澤秀行老師第一次正式地接受我的採訪是他獲得第一期天元頭銜之時。當時我去了他在代代木的辦公室時(藤澤先生當時在經營不動產公司),他給了我一個喝熱茶用的小茶杯。原本以為他要倒茶進去的,結果他注入的卻是威士忌,然後叫我「喝下去吧」。由於我不討厭喝酒而就這樣一乾而盡,結果他又倒了一杯給我。就在這樣反覆的灌酒中,我雖然是聽了他講解天元戰的第一局,但聽到一半左右他就打算收工,所以我根本無法工作下去。當中我雖然也想提出一些問題,他卻說:「你就別問那些沒水準的問題啦,畢竟你已經在這個世界中混了好幾年的飯吃了吧」。我雖然以「我還是菜鳥喔」為由來稍稍抵抗他的拒絕發問,但還是沒有效果。結果,就在這樣的狀況下結束了採訪。在我要回去之前,藤澤老師說了一句讓我有點害怕的話:「我很期待你會寫出怎樣的報導喔」。

 

如果想要把那篇報導寫出來,還真是有點心虛呢。當時雖然有記下簡單的筆記,但我卻已經認不出自己的字了。嗯,但該做的工作還是得做,所以我就乾脆重新隨便寫些東西出來。以下就來介紹一下當年「棋道」雜誌(1976年2月號)的藤澤老師自戰解說之開頭部分吧:

 

「雖然不是突然感覺到,但卻發現最近他的棋藝又變得更加厲害了。今年他就是這樣,似乎打算到處贏下去的樣子。除了拿到天元戰為首,名人、本因坊、十段以及下到一半左右的新創設棋賽棋聖戰等,他都想要收刮為囊中物呢。(中略)這樣的秀行,似乎是想要告訴大家:只要我認真起來就會變成這種樣子」。

 

全文大概都是這樣的口吻,完全沒有寫些深入的細節,簡直就可以說是很另類的自戰解說。不過令人意外的,這篇文章的反應卻還不賴。藤澤老師給我的評分應該也是及格才對(我是這樣想的啦),所以以後我就能偶爾順利地採訪他。

 

下圖就是那一年的天元戰。完全就是從頭到尾展現藤澤式風格,說他技藝變得更加高強的大話其實並不誇張。首先是白24一碰就先馳得點,而30再碰又是值得注目的好棋。周遭之人也對本局有很高的評價。當時我用奇怪的筆鋒在自戰解說中寫著:「雖然我很意外這種程度的棋就被誇成這樣,但這也是只有本人我才下得出來的棋吧」。

 

第一期天元戰五局挑戰賽 1975年12月11日

 

黑 大平修三九段       白 藤澤秀行九段
1st_tenngenn1.png

126以下略,白八目半勝

 

平常就像是打雷一樣令人害怕的藤澤老師,其實是非常善良好心的人。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冬,我為了「棋道」雜誌的解說採訪(第八期棋聖戰的趙治勳對林海峰之局),跑去了藤澤老師的府上拜訪。但我卻出了大差錯。原本應該在小田急線的讀賣樂園站下車的,我卻跑到了京王線的讀賣樂園站。這雖然是走幾步路或改搭計程車就可以彌補回來的距離,但當天卻下著雪,根本就走不動。而且也一直叫不到計程車。那該怎麼辦呢?於是我只好先打電話給藤澤老師道歉說會遲到,然後搭原路線撤回新宿站,再重新換車到小田急線。不料,受到當天大雪的影響,電車也遲遲無法開動。結果到達藤澤老師家時,已經接近晚上六點,離約定的下午一點整整遲到了快五個小時。

 

此時,我心裡已有遭受藤澤老師打雷般破口大罵的覺悟。然而,他卻說:「在這樣的大雪中你能來到真好,可見你這傢伙的韌性很不錯哩」,並且還請我喝威士忌呢。這杯暖暖的威士忌真是打從心底讓我全身舒暢起來,我幾乎感動到要流下淚來了。他真是個好心腸的老師啊。

 

我對他的回憶真是想也想不完。當第一屆應式杯(1988年)開辦時,他因為罹患淋巴癌而接受放射線治療的關係,所以根本無法把飯吃飽,因為他的食道只能吞下烏龍麵而已。所以我就替藤澤老師準備好烏龍麵,陪著他轉戰北京、漢城各地。在準決賽中因為下出大暴投而輸給聶衛平九段的當晚,他敞開心胸說出這樣的話:「圍棋真好,即便下出暴投的臭棋,責任還是自己扛起就好了。但同樣的情形如果發生在棒球上就糟糕了。一旦在最關鍵處發生失誤,真不知會被說些甚麼難聽的話呢」。

 

這樣的藤澤老師即使在最晚年,也都不錯過任何一次的研究會與集訓,可以他對這些年輕新秀是多麼的照顧。最後他在平成二十一年(2009年)五月八日去世,享年八十五歲。像他這樣破天荒優異卻又心地善良的棋士,恐怕以後再也找不到了吧?

 

坂田榮男、藤澤朋齋、橋本宇太郎老師...等等我想要懷念的大棋士實在是太多了,但這個專欄只能先在這裡告一段落。後續就請大家期待續集的到來囉。

自我介紹

Tony BC Huang

Author:Tony BC Huang
天秤 AB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類別
統計
訪客累計人数:
部落軌道
搜尋欄
工商服務頻道
廣告
連結
RSS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